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27]
[散文]看重自己 [1412]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24]
刘燕成简介 [1280]
龙珍锋简介 [1157]
陈平简介 [1154]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41]
龚经松简介 [1093]
李金福简介 [1009]
龙月江简介 [994]
潘年英简介 [989]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21]
[散文]姨妹老七 [882]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61]
[散文]我的丑陋 [837]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34]
[散文]春趣 [754]
写不完的乡情 [748]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20]
[散文]忧郁的村庄 [685]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典江其人其画印象略记
作者:陆宗成    更新时间:2011/5/18 9:53:18    浏览次数:649

我之所以把歌德引为隔代知音,是因为他说过一句老实而可爱的话:“也许,我们并不了解美女,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无比热爱美女。”今天,我愿意化用这句话,来阐明我言说的基点以及勇气:也许,我并不了解甘典江其人其画,但这并不影响我无比热爱甘典江其人其画。

因为“并不了解”,所言难免“荒谬唐突”;因为“无比热爱”,所评不免“偶有揄扬”。门外观人,行外谈画,惴惴惶惶,伏惟祈望:唐突之处,权当隔墙放箭——误伤足下;揄扬之时,亦如临窗泼酒——错醉同行。

 

形体瘦小,但丰神俊朗;流落江湖,但心怀理想;纠结柴米,但痴迷书画;沉浮烟火,但精神浪漫;深情风清,但不诡不杂:甘兄活脱脱一古典书生是也。因文字因缘,我得以结识甘兄;因性情相投,我得以谬托知己:幸甚,幸甚。

犹记十年前,我与甘兄同居县城,衡宇相望,隔三差五,呼朋引类,或放浪斗酒,或清心赏文,或山间观瀑,或月下抚琴……似有脱俗高蹈之气象,颇得竹林贤士之乐趣。但好景不长,“纸上江湖事件”骤起,甘兄遂远走凯里。从此,河山两望,相见日稀。旧日聚会,甘兄多身兼数职:既是厅堂雍容华丽的贵妇,又是厨房操刀挥勺的主妇;既是俊逸清脱书画之作者,又是观瀑抚琴之主角。黄鹤已去,白云悠悠。一帮旧友,虽未作鸟兽散,但聚会日少。盖一曰兔虽未死,但狐已悲;一曰群龙无首,遂成散沙。从此,我亦身坠俗世,奔命于柴米油盐,精神委顿,满脸俗气。

20109月,我调入凯里,与甘兄又同居一城。把酒桑麻,恍如隔世。甘兄神清气爽,踌躇满志,丰神俊朗依旧;而我满脸沧桑,未老先衰,暮气沉沉。甘兄于书画不离不弃,技艺精进,境界别出;而我耽于俗务,移情别恋,文字早已凋零荒芜。今昔云泥,感慨横生:沧海桑田,今夕何夕?人生苦短,我何蹉跎?

 

古代称文人的极致,在“诗书画三绝”。甘兄兼擅诗、书与画,可称三绝。甘兄三绝孰先孰后,我不敢僭排,因为有鉴于此:昔宾虹翁认为“齐白石画艺胜于书法,书法胜于篆刻,篆刻又胜于诗文”,但齐白石却有言“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

鉴于常识,囿于篇幅,只论画而已。

但是,首乎说明的是:甘兄之画,实得益于书。

古有“书画同源”之说。这话的本意,似虚渺不易解,但作为实践的法门,道理却至简。往小处讲,是同用毛笔,同讲求线条的节奏,与墨的浓淡和润枯等;往大处说,则书法称的“一笔书”,或曰气势的连贯、转折与隐伏,亦为绘画构图的原则。故古来擅笔力又有形象能力的书家,又往往为画家,远如大李将军、米氏父子,近如八大、金农、赵之谦等。甘兄曾业雕塑,富形象的才能,挟书法的笔力入画,自能弃肤表而取骨理,略皮相而入义法,筋强骨健,不待多言。他笔皴多变,有斜正,有碎浑,有断续,有隐现,然皆气贯而意流;至于晕染,亦不作时人之懵懂,而有笔力运乎其下。虽然画家之患,恒在有美雅而乏气力,有气力而乏格韵,但甘兄的作品,两者是“彬彬”的。所谓“书画同源”“画为心印”,甘兄可作新的注脚。

其次,窃以为甘兄之画,当属典型的“文人画”。

此论持据有三:一为其画多取材松石、梅竹、虎鹰、瀑流、山峦、流云、隐士、茅庐等文人喜爱之物;一为其画中均带有文人特有的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特有的思想;一为其画像齐白石、金冬心、郑板桥、徐文长、石涛等大师的画作一样,多文气盎然的题跋。

甘兄之文朋画友,多参其画有隐逸之意、诗歌之趣、入禅之定、空灵之境,脱俗之气。此解自不谬;但是,除此之外,我以为其画尚有心理密码深藏其间。

伍立扬在《书法里头满是梦》里有言:“文人生当苦闷之中,又不得不发泄一下的时候,往往想到从艺术上去着笔的。哀莫大于心死,这是心尚未尽死而有所思;将心情托诸纸墨,亦即寄托梦幻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切艺术均为心情(或曰梦幻)的外化。外化的形式虽万端,但必有“相反”一式。在一幅幅简捷清醇、精微广大、脱俗高蹈的画中,甘兄是否因焦虑,故求淡定?因空茫,故求充实?因浊重,故求空灵?因孤独,故求快意?因伤痛,故求隐逸?因琐屑,故求脱俗?

风平浪静的大海埋藏着滔天的自然力量,从容淡定的甘兄隐藏着巨大的心理秘密。鲁迅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所言“正面文章须反面看”,是为了让我们找到事情的真相;我今天强作此问,不过是为了让读者体会到一种思维的乐趣而已。如果甘兄断喝一声:无知小子,怎敢妄加揣测?我会马上掷笔,并自煽两耳光——以示对想入非非、口无遮拦者的惩戒。

 

按照行文惯例,自然到了说缺点的时候了。这样的时刻既让人激动,又让人痛苦。激动是因为,说好话,只见甘兄高明,而说缺点,却足见我之高明。痛苦是因为,世人皆喜好话和套话,甚恶坏话和真话,甘兄是人,不是神,自不例外。

甘兄大才,但愿雅量,呵呵。我姑妄言之,甘兄姑妄听之,读者君姑妄评之。

甘兄之画作,多为短制,多取材传统文人喜好之题材。

惟其短,故精;惟其为传统题材,故古意盎然。但其长正是其所短:虽精巧绝伦,但因短,而难见磅礴之气势;虽古意盎然,但因题材狭窄重复,难见创新之精神和时代之风貌。

宋元以降,因文人趣味的影响,中国绘画的主题,便以山水为大宗。中国绘画的山水主题,实为文人出世与逍遥的隐喻和象征。近代以后,文人之绘画只无谓地重复古人,寄托精神的山水,便堕落为空洞的格套。

直至新知识分子出现,画风及题材始变。画家如徐悲鸿等,其绘画的主题,便由寄托私人情怀的山水,一变而为社会生活诸方面。他们的画笔,不复是沉思的、退隐的工具,而是参与公共生活的一凭借。

正是从此等意义上,我衷心希望:古典书生多画现代美女,现代美女多拥抱古典书生。

                           201149凌晨3



 
总访问量:98729 本月访问量:1271 今日访问量:50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