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07]
[散文]看重自己 [1392]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09]
刘燕成简介 [1261]
龙珍锋简介 [1139]
陈平简介 [1135]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24]
龚经松简介 [1075]
李金福简介 [994]
龙月江简介 [981]
潘年英简介 [97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07]
[散文]姨妹老七 [868]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50]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25]
[散文]我的丑陋 [820]
[散文]春趣 [738]
写不完的乡情 [737]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06]
[散文]忧郁的村庄 [670]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评论]蝴蝶的语法——《蝴蝶书签》的美学自觉
作者:姚源清    更新时间:2010/10/5 14:04:06    浏览次数:442

 

即便几次读过甘典江的小说《蝴蝶书签》,我还是应该承认,对于这类主题和表达模糊多义的经典文本,我确有束手的感慨。作为今年小说创作的收尾之作,作者似乎并没有弃绝既有的写作风格,但在文本深处,小说《蝴蝶书签》仍然继续着一场潜在的美学革命,那么对于大部分读者来说,当中是否有蛛丝马迹可寻?

应该说,甘典江的许多小说,都有直接或间接地表现人与现实的矛盾。从《纸上江湖》的徐者,到《蝴蝶书签》的禹雯雯,甘典江向我们揭示的是,其笔下的主人公与现实的关系,如果不是尖锐的对立,那么至少是紧张的对峙。而在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盛行的年代,诗意和幻想都不可避免地遭到放逐,审美也只能退居其次。在这个意义上,禹雯雯的出现则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首先,作为音乐科代表的禹雯雯,只能是个生活在现实边缘的人,她痴迷于古典音乐,尤喜《梁祝》,与一把小提琴朝夕相伴,虽不会拉,却把琴当作精神寄托,终日沉迷于古典的梦境。甚至,她对古典的追求达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学校因为要建立陈列室,指派学生捕捉蝴蝶进行标本制作,禹雯雯第一个强烈抵抗,动员学生组建了一支抗议的队伍,在学校告示栏里贴出一张“护蝶抗议书”,轰动全校。当然,“护蝶”只能是个美丽的乌托邦,当学校动用管理权采取行动后,队伍立时土崩瓦解。于是,陈列室剪彩当天出事了,穿着一袭红袍的禹雯雯从教学顶楼九层飘了下来。这场抗议,以禹雯雯的自杀而告终。

在甘典江悠和平缓的叙述语境中,似乎一切都那么地不经意。然而小说的高潮确实让人惊心动魄,从关注一只蝴蝶的尖叫,禹雯雯将一个人的抵抗进行到底,她竟把对现实的叛逆凄绝地诉诸到死亡的高度,读来着实让人震惊。蝴蝶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或者说,蝴蝶象征着什么?作者试图告诉我们,蝴蝶就是爱情、自由和诗意。蝴蝶这一古典意象,为自由、爱情和诗意创造具体的美学形态,并赋予了它的一切语法意义。故而,在禹雯雯看来,把蝴蝶制成枯干的标本,用以所谓的“直观教学”,就不仅仅再是对弱小和个体生命的戕害,甚至是对爱情、自由和一切美的亵渎。如此说来,禹雯雯就是古典爱情的守护使者,向往自由,但却无可奈何地在这个时代充当古典的守墓人。

甘典江的小说着重表意,重主观情致的传达,以此表现内心的敏感与脆弱。禹雯雯在现实的碰壁和受伤,毋宁说成是“美”的被蚕食,“美”在现实社会的不受认可。对美的疏离,直接表现为“人为物役”。这里的“物”指的是一切对“心”的束缚,这种束缚,有时候可能来自科学和物质文明。因此禹雯雯所做的抗争,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场对自我异化的反抗,以此恢复人的本性(审美本性和人性)。庄子常说“不物于物”,也就是通过摆脱“物役”获取自由。同样,哲学家海德格尔也说,“只有当我们知道了诗意,我们才能经验到我们的非诗意栖居,以及我们何以非诗意的栖居。”自由和诗意其实就是美,而审美在个人理念上的分离,美在无形中就被剥离了。《蝴蝶书签》中表现出的“美”的信仰危机,显现出我们是需要自审的一代。

作者对小说的高潮设置也是出人意料的,当禹雯雯从教学顶层九楼坠落下来的时候,一群美丽的蝴蝶迎飞而上,托住了她娇小的身体,它们组成一幅巨大的蝴蝶图案,像一张传说中的地毯,最后消失天际。而这些蝴蝶哪里来的?“我”(文中的古典音乐教师)在剪彩当天进入陈列室时,惊奇地发现,所有的蝴蝶标本竟然不翼而飞!只剩下标本盒和一根根插得笔直的钢针。

在这里,甘典江通过运用魔幻现实主义的写法,很好地拒绝了一般意义上的所谓“不隔”之美,故意制造歧义,通过大量的隐喻和象征,从而形成了梦幻对现实的介入,回避了文学上的“隔”与“不隔”的转换。当然,魔幻现实主义的笔法和后现代主义的风格,也让文本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在本质里,我认为小说其实也体现了庄子的某些哲思。现实与梦幻,究竟孰真孰假?在展现这个古老的命题时,中唐的李商隐就是名副其实的歧义大师,其诗作《锦瑟》从“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最后引申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曾让几代人迷惘不已。同样,甘典江的《蝴蝶书签》也有意无意地对现实与梦幻进行了探讨。比如,禹雯雯坠楼时,那些迎飞而上的蝴蝶组成一幅巨大的蝴蝶图案,像一张传说中的地毯,众人疑心不过是幻觉或者一场精心安排的魔术罢了,而当随着人流涌入陈列室时,那些被订成标本的蝴蝶,全都不见了。“我”才发觉这并不是幻觉,可见,现实与梦幻在人心中交媾时,似乎又显得彼此不分。同样,还有禹雯雯与蝴蝶的关系也让人疑惑,或多或少地,我们也可看出些许“齐物论”“庄周梦蝶”的影子来。

熟悉甘典江小说的读者都知道,他的许多小说,总是漫漶着一股浓重乌托邦情结,或隐士流的理想人格,或宗教式的追寻,而在小说《蝴蝶书签》中,作者则是通过构建美学的乌托邦作为救赎。可以说,小说既表现了“蝴蝶”这一缺席意义的美,也体现了某种浪漫现实的救赎象征,在这里我们能够看出甘典江小说的美学自觉。

小说《蝴蝶书签》里,甘典江着重提到了两个重要的意象,一个是蝴蝶,另一个则是书签,而后者往往最易为人忽略。一般意义上讲,书签作为书页间的刻尺,其意义无非是指对书籍和读者。但是以这只受伤的蝴蝶,唯一剩下的标本做成的书签,此时的意义,就不再单独和绝对,可以说,它就是时间的印证,或说是时间的琥珀,亦即对一切美追忆和挽留的载体。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还有这样一个细节,“我”在标本盒中发现了一枚还残留着的蝴蝶,它并没有幻化飞走,为什么呢?当“我”仔细查看时,原来它的一只翅膀已经残缺不全了。最后,“我”把它作为书签放在《寻找失去的时间》这部小说里。显然这是经过了作者的精心安排,别有用心。作者如此安排,无疑是想表达这样一层意思,心中向往美,然而拘囿于现实,人为物役,心便无法逍遥和超脱,无法抵达自由和美。可见,没有“心”的真正感悟,人便只能成为美学形式上的漂流者,望洋兴叹,无法抵达“美”的彼岸。于是,蝴蝶便只能蜕化为书签,上演一场对蝶化的追忆,一曲对美的悲怆挽歌。

而所有这些,正是小说《蝴蝶书签》要向我们揭示的深刻寓言,甘典江以其美学自觉拒斥了现实长久以来的欲说还休,相信,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总访问量:95783 本月访问量:724 今日访问量:14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