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21]
[散文]看重自己 [1499]
刘燕成简介 [139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83]
陈平简介 [1295]
龙珍锋简介 [1264]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32]
龚经松简介 [1189]
龙月江简介 [1092]
李金福简介 [1090]
潘年英简介 [1083]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16]
[散文]姨妹老七 [952]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37]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32]
[散文]我的丑陋 [911]
[散文]春趣 [845]
写不完的乡情 [84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96]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39]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散文]故乡山中有坟茔
作者:吴国熙    更新时间:2010/7/2 0:23:52    浏览次数:201

在那荒僻的一隅,几十户人家零星地摆放在莽莽的山岳中,隐隐翘起的屋檐,让人感觉空濛而遥远,那便是我的故乡了。

或许是偏僻的缘故,许多人悄然移迁搬走,只留下了一些依恋故土的人们,我便是其中一个。房子的后边是一丛山岭,林中有一块开阔之地,裸露着横七竖八的土堆,那便是我的先祖们的安寝之处了。

那一年的清明节,我走进了墓地。

蔚蓝的苍穹下,十几个土堆胡乱摆放在杂草丛中,虽也有硕大的石碑,但经过清风浊雨的侵蚀,已长出了淡淡的青苔,呈现出被遗忘的荒寂。

许多坟前已燃有一柱清香,青烟袅袅。可在一块巴掌大的石碑坟前,却不存在一香一烛,显得空落寥寂。它的空荡,触动了我的灵犀,我掏出火机,点燃随身携带的纸钱,坟前立即呼呼地燃烧起来。我又吐着口水蘸在掌心,往石碑上一抹,文字便依稀呈现了出来——竟是开寨始祖的坟墓!

我从族谱上看到,先人迁移的年代是洪武二年,而那方石碑上所镌刻的时间是洪武十二年,整整相差十年时间,也就是说,这位开基先祖到这里十年后就过世了。从墓碑不难看出,当时修砌的匆忙,由此可看出,当年他有可能是被草草掩埋的。

先祖是洪武年间从遥远的吉安府迁徙而来的。两地相距千余公里,可以想见在那场搬迁中,祖先一路凄风苦雨地趟过来,历尽难辛。

先人未曾到这之前,此处乃为一片莽苍的森林,成群的狼虫虎豹肆虐地践踏着这方土地,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始祖固然无知。然而,当年吉安府一夜之间的哗然骤变,令他措手不及,无言为自己辩解了。那杀人越货江洋大盗的罪名紧紧地扣住了他,继而成为官府通缉的对象。机灵的他只能率先从府内奔逃出来,带着简单的行囊,没日没夜地蹿逃,一路风餐宿露,终于落泊到了这儿。待风平浪静之后,他便开始拾掇荒原里的土地了。十年过后,先人抑郁而终,他来不及搭理事后的一切,走的如此匆忙,后来人似乎对他的过去忌讳莫深,给他安了一块极不显眼的石碑。

到了清朝中叶后期,族辈里出了一位顶尖人物。他与众不同,八岁那年便能诵朗诗文,十二岁便开始吟诗作赋了。十三岁那一年,在乡试中一举夺魁,成了远近闻名的神童,在应试之前,他来到这坟地,焚烧了一大把纸钱,之后,匍匐倒地,口中默念,祈祷祖宗显灵。临别,他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或许是他的虔诚感动了先祖,考场中,他一试高中。

五年时间转瞬即过,这位祖先在翰林院当了编修,没过多久就遇到朝廷往外放任官员的机遇。更幸运的是,皇上点报的官员中,赫然有着他的名字。那一年,他赶往江南鱼米之乡赴任了,当了一个很显眼有权势的道台知州。几年后,官场得意的他,却有一件事始终萦绕心头,于脑际里挥之不去,那便是故乡的祖坟了。思前虑后,这位朝廷五品大员显然没有顾忌了,立即往家乡拔去了一笔官银,他叮咛,只留小部分给他家的老少外,剩下的全部捐往墓地。然而搭理这笔官银的是一位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谙知世故的他,为了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官家留一个好印象,除了开寨始祖的坟无碑之外,剩下的就焕然一新了。因为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是不能给一个正在官场得意的朝廷官员染上污点的。

民国十五年后,当年的那位知州大人,也静躺这儿了。而后的岁月里,随着先人的一个个离去,这坟场的坟墓不知不觉中日渐增多,许多新墓没有立上石碑,整个坟场显得孤单、颓废,惹得旁人日渐蜚语。无奈之下,族人多次商议,该给那些后来者立碑续文了。然而,族祖依赖他人立碑惯了,似乎这事毫不关已,他们自以为只要每一年的清明节去扫扫墓就是了,至于出钱修石碑那简直是用钝刀割他们的肉。到了最后,自然没有一个表态的,相互阴着脸。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两年后的一个夏天,事情竟然有了转机,族嗣里又冒出了一位国军上校,他愿意出钱修碑。当年,他离家出去当兵时,是没有先到坟地的,连坟场在哪儿都全然不知,但临行前,母亲与他挥泪告别时,把搁置神龛案上仅存的两块大洋交给他,依依难舍送他上路。那之后,在一次极为残酷的战斗中,那两块白色的银洋替他挡了子弹,他只擦破一丝外皮,并未伤及筋骨。他因此拾回了一条性命。从那以后,他认定这是祖宗的福分在背后护佑他,使他幸免于难。于是,他更加信心十足地上了战场,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到后来,他愈战愈勇,屡战屡胜,职位在不断地升迁,一直到上校团长。可让人失望的是,当时修缮石碑时,他只从清代开始,开基先祖的坟墓依然孤伶伶地躺在边缘里,让许多人生出些许伤感来……

又一年的清明节,我再一次走进了坟场。这一回,我的心情是舒畅的。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和族人抬着一块巨大的石碑走进了墓地。在族人的共同努力下,开基先祖坟前终于矗立起高高的墓碑。

当鞭炮点响,族人们的欢声笑语顿时洋溢了整个山林。六百多年后,族人以这样的方式告知地下的先辈:祖先,安息吧!



 
总访问量:108096 本月访问量:1164 今日访问量:62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