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4]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散文]遥望且兰
作者:姚 瑶    更新时间:2010/6/2 13:34:52    浏览次数:187

 

贵州的黄平我去过多次,都是来去匆忙,没有在那片土地上放牧我的思想,留下只言片语,我没有认真去想或去研究一个已经消逝的古国。在这之前,我的长辈们过多关注且兰国,并做了资料查询和记了大量的笔记,给我们留下重要的考证依据,这一点尤为珍贵。直到有一天,我才意识到,如果有机会,我会走进深深的历史隧道,去会晤遥远的人和事。

    在贵州的东南部,就在我生活的脚下,从来都不缺少神秘,缺少的是挖掘的眼睛。只是我认为,过多的关注历史,会使我们变得多情和无奈。

    作为古代且兰国的古都,旧州是一部厚重的史书。据《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汉且兰国邑,在今贵州黄平县西之老黄平,系贵州东部最大之湖迹平原,农业发展在黔东地区为最早,故秦汉时已能建成且兰王国。黄平旧州在春秋战国时已经有了文献记载:公元前279年,楚将庄乔经黔中南下,过且兰、夜郎至滇,《百越源流史》也记载:黄平旧州属且兰国,而且兰国在春秋时已存在,直到汉初。周代黄平属且兰,现广西宁明县黄山岩画,画了1300多个人、兽、器物,男女人像全部是裸体的,其中有许多男人粗大的生殖器,当许多且兰人由贵州黄平一带南迁至此。

    且兰国是一个与夜郎国同时出现在三千多年前的西南古国。夜郎,一个被历史触痛了多少年的名字。人们只是通过夜郎自大这一成语而认识神秘夜郎的,可较乎滇之于云南,蜀之于四川,楚之于两湖,夜郎自大给贵州烙上了抹不去的印记,另一个黔驴计穷也让贵州抬不起头,好在柳宗元的《黔之驴》说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贵州是没驴的,是好事者迁徙来的,不是正宗的土著驴,这么一说,贵州人心里也就坦然了。

    汉代西南邻国中,夜郎国(今在贵州西部)最大。公元前122年,西汉使者到滇国(今云南省),滇王问汉使汉孰与我大。后使者又到夜郎时,夜郎国王又用同样的话问使者汉孰与我大。关于夜郎,历史是这样记载的。

    且兰国尽管纵横了三千多年,可它就在我们眼前的贵州省黄平县旧州,可今天它的国都被历史几千年的尘埃深深地埋没在旧州原美国军用机场下了,留下的只是后人长久的怀思和历史一去不复返的感慨。

    黄平聚居着众多的苗族同胞,今天依然可以看到苗族文化在这里闪闪发光。苗族的文化与楚文化有着太深的渊源。在先楚时期,苗族被称为三苗。三苗被打败之后,新崛起的后裔又被称为荆蛮或楚蛮,意思为荆地之蛮或楚地之蛮。不论如蛮如髦如蛮如苗蛮髦音变变苗音转等等在历史文献中出现,实际上所指的都是苗族。如果你对苗族同胞说他们是苗子蛮子,他们会很不高兴,甚至会抽上你一耳光。《楚文化志》指出:所谓楚蛮,荆楚地的蛮族,其主体是三苗的遗裔。早在商朝末年,髦人曾参加了周武王伐纣。之后周成王封髦人的后代熊绎于楚蛮地建立了楚国。在《史记·楚世家》里,楚国君也公然宣言: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左传》里也说:楚虽大,非吾族也。史书可以见证,荆楚与华夏即不同族类亦不同国号,楚国虽人多地广,但不属华夏族,苗族曾是荆楚的主体民族,苗族文化曾是荆楚的主体文化。

    今天,我们只有凭借历史方才能了解消逝了三千多年的且兰国了。在贵州的舞阳河上游,有一大片平坦而宽阔的土地,因土呈黄色,苗汉人民迁徙到这里后,便名曰黄平,这是黄平地名的由来;在公元1687年(清康熙二十六年)因曾是黄平州的州治,故得名旧州。同年,清王朝统治逐渐向苗疆腹地深入,把集权政策不断扩张,把黄平州治转移到兴隆卫,也就是现在的黄平县城,渐次退出历史舞台的旧州并没有因为政治中心的转移而改变其政治权利,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很以分县的名义顽强地存在着。我想,这一切历史的因果,在隐隐约约中还遗留着且兰古国巨大的潜因和魅力。

    黄平春秋战国时期,属羊可国地和且兰国。公元前298年,楚将庄乔率军溯沅水(舞阳河)至黄平(今旧州)登陆灭且兰后伐夜郎。唐时旧州城东建有宝相寺,佛教鼎盛,寺内有一古钟黄声响彻数里。宋理宗宝佑六年(1258)建旧州古城垣,元代改乐源县(古时设乐源县)为黄平府,后又改制为黄平州。黄平古城古时寺庙会馆祠堂众多,今尚存少数古迹,从尚存的古香古色的民居、街道,仍可窥视其舞阳河上游贸易集镇旧时昌盛繁荣。郭沫若在《芭蕉花》、《我的童年》中写到:我的母亲(杜遨贞)六十六年前是生在贵州黄平州的,我外祖父是黄平州的州官,名叫杜琢璋,听说是一位二甲进士,最初分发在云南做过两任县官,后来才升到黄平州的。《贵州通志》曾有过州官杜琢璋因匪破黄平城死亡的记载。

    193410月红军长征路过黄平,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曾留下光辉的足迹。尤其是肖克将军率先头部队进往旧州古镇,在旧州天主教学俘获传教士勃沙特而得法文《贵州地图》一张,令勃沙特为其翻译,顺利指挥红军挺进遵义,勃沙特随之参加长征到云南后离开红军。勃沙特是在黄平参加红军长征的外国人,为中国的解放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理解历史,是件很艰难的事情,为了这篇文字,我查阅诸多资料。

    历史上记载:在秦国大军压境时,楚国一方面部署军队守鄢,与秦决战;另一方面,于公元前279年前后,派庄乔将军通过黔中郡,经沅水,连续攻克且兰、夜郎(居今贵州西、北部),西攻至滇池(今云南昆明南)

    可见且兰国在当时已经是有着举足轻重了,楚国其实重视对长江上游的争夺,对且兰国用不着正眼相看的,只是企图以此来牵制秦国的攻楚行动,减轻楚国本土的压力,并开辟新的地域。

    在贵州的诸多志书上都出现牂柯地名,在《史记》、《汉书》、《华阳国志》等都记载着:公元前298年左右,楚顷襄王派遣大将庄乔带兵伐夜郎国,溯沅水,出且兰,以伐夜郎,植牂柯系船,因名且兰为牂柯。在《西南夷列传》上也曾这样记载: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大行王恢攻打东越,东越杀死东越王郢以回报汉朝。王恢凭借兵威派番阳乏唐蒙把汉朝出兵的意旨委婉地告诉了南越。南越拿蜀郡出产的杞酱给唐蒙吃,唐蒙询问徙何处得来,南越说:取道西北牂柯江而来,牂柯江宽度有几里,流过番禺城下。唐蒙回到长安,询问蜀郡商人,商人说:只有蜀郡出产枸酱,当地人多半拿着它偷偷到夜郎去卖。夜郎紧靠牂柯江,江面宽数百步,完全可以行船。南越想用财物使夜郎归属自己,可是他的势力直达西边的同师,但也没能把夜郎像臣下那样加以役使。唐蒙就上书皇上说:南越王乘坐黄屋之车,车上插着左纛之旗,他的土地东西一万多里,名义上是外臣,实际上是一州之主。如今从长沙和豫章郡前去,水路多半被阻绝,难以前行。我私下听说夜郎所拥有的精兵能有十多万,乘船沿牂柯江而下,乘其没注意而加以攻击,这是制服南越的一条奇计。《黄平州志》说:且兰,湄、翁、黄、施之交,今舞水源于旧州都凹山,故且兰即黄平旧州,牂柯江即是舞水。

 

    来到黄平旧州,你可以感觉到远古的气息,苗族老人会告诉你这里掩埋着一个古国——且兰国,这是苗族祖先创造了人类的奇迹,我来不及细细的思索,就有一种声音仿佛要穿透历史,向我而来,有如久远而旷古的召唤,恍然之间,古老的苗族先民筚路蓝缕、披风斩浪,那粗犷原始的赤脚而舞,从远古时代艰辛的跋涉而来了,我的思绪引入遥远深邃的记忆和遐思中。苗族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它的历史与汉族一样悠久。距今五千多年前,以蚩尤为首领的九黎部落联盟居住在长江中下游和黄河下游一带,后来在逐鹿被黄帝的部落打败,举世闻名的逐鹿之战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振聋发聩华夏文明的苗族大迁徙,他们退到洞庭湖一带,逐步形成三苗部落联盟。商、周时期,称为南蛮,随后发展成为战国七雄之一的楚国。秦、汉时期,在战争的逼迫下,苗民不断向西、向南搬迁,到达贵州、湖南、四川等地区。到了唐代,云南的南诏国出兵四川和贵州,抢掠了大量的财物和人口,苗族因此而流入云南。元、明时期,苗民为逃避战乱,逐步迁移到文山、红河,有的越出国界,进入越南、老挝、泰国等东南亚国家。

    距离且兰国遗址不远的天官寨,有着苗族古都之称,黄平苗人称之为王且,本意为苗王城。在这里可以俯瞰旧州千顷良田,称为苗王城可谓名不虚传,实在是王者的归宿,在苗王城还有许多人在居住,数千年来的不断改造,那些古迹极难保存下来了,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悲哀?当有一天,这些所能说明和表示的痕迹都被清除掉的话,那我们还凭借什么去了解历史?还能凭靠什么走进历史隧道?

    放眼望去,历史沉默,永远陷入深不可测的境地,而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了解又是多么的疲惫无力,历史还能证明什么呢?事物的消逝都有其充分的理由。就在现在,我站在蓝天白云下对着如海苍山有遍遍呼唤,那梳着高原发髻的身影和他们艰苦创造的古国文明,却在黄土下寂然无声了,历史永远不能原谅我的无知……

 

    消逝了的且兰国,我们是否还能透过三千年历史的尘烟去了解它的真实面目呢?中国的丝绸之路最早是在三千年前的商代开始的水上丝绸之路。其路线是四川的物资经长江还未到三峡前就转酉水经酉阳、秀山入沅陵(古黔中郡府地)的沅水通过洪江再换苗船进贵州黄平(古且兰国旧址)到达清水江的源头,再换马帮进云南入缅甸或越南,再从陆路或海上过印度洋到达西域。

那些遥远的繁华,哪里去了?

    《西南夷列传》记载: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且兰君恐远行,旁国虏其老弱,乃与其众反,杀使者及犍为太守。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会越已破,汉八校尉不下,即引兵还,行诛头兰。头兰,常隔滇道者也。已平头兰,遂平南夷为牂柯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为夜郎王。苗族是一个苦难和团结的民族,他们不会花过多的精力用于战事,而是不断随着历史的颠簸,不断寻找到生存之源,把全部精力用来组建家园,生儿育女,因为战争,他们随着多次大规模的搬迁,人口在锐减。最初是生殖器的象形,可以猜测,且兰国是一个崇拜生育的古老国度,这与残酷的战争与艰难的迁徙有关。

    大约在四千多年以前,我国黄河、长江流域一带住着许多氏族和部落,那里草肥土厚,是人类生存的好地方。人类从那时起就开创了农耕文化,开始发展畜牧业和农业,温馨地定居下来。随着逐鹿之战的暴发,苗民先祖退到洞庭湖一带,尧舜时期,苗族先祖就在洞庭湖一带把农耕文化进一步完善,并发扬光大。苗族人民靠自己聪慧的头脑和勤劳的汗水把且兰国建设成了鱼米之乡。

    与夜郎国一样,且兰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国家,既然是一个国家,那么就有一套治理国家的制度。且兰国治理的制度是什么?历史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遗留下来的种种迹象可看到,在中原集权制还没有统治之前,他们已经有了一套比较完善的公约——议榔。贵州苗族中存在两种制度,既议榔和鼓社。鼓社是规范宗族有血缘关系内部行为的,而议榔则是一个地区和范围的组织公约。随着中原统治制度的不断扩张,这种议榔和鼓社制才逐渐消失,流传下来的只是些优美的传说和歌谣,诸如《议榔词》和《仰阿瑟》,就是对议榔和鼓社制存在的有力证明。

 

    苗族先祖开创了且兰国,并在这里群居了下来,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由于沅水(舞阳河)交通便利,楚将庄乔在这里弃船登陆作战,他的到来,使黄平旧州成为贵州历史上中原集权制最早的地方,楚文化融合其间。从秦汉时期起,就不断有汉族迁来,形成苗汉杂居的局面。

    历史的进程,统一是必然的,那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然而昔日的辉煌又哪里去了?我站在苍茫了三千多年的且兰国遗址上,那些曾经驰骋的马匹和纷扬的尘土,那些一个记载在史书上鲜活的名字呢?让思绪飘走千年,浩染的三千多年,历史只是轻轻一笔就带过去了,带不走一丝一缕的牵挂。

     一切如风般逝去了!一个新的国度建立,就必然消灭另一个国度吗?历史就是这样的,我无语。

    如果楚顷襄王得知,他会不会扼腕叹息!他诚然历史一代罪人,他忘记了国恨家仇,还不知羞耻做了秦国的女婿,把屈原放逐江南外,屈原屈辱难当,无颜回看日益破碎的家园,投汨罗江自杀。众女兴谣诼,高文见苦辛;哲王终未悟,浊世若为亲;九死三湘水,千秋一放臣;平生怀美政,何意作诗人。从屈原的《九歌》中可以看出:当时屈原怀忧若苦,愁思沸郁,故通过制作祭神乐歌,以寄托自己的这种思想感情。

    历史毕竟是历史,我们都没有修改历史的可能,那么就让一切随风吧!

    但我为深深埋葬在地底下的且兰国感到欣慰了,毕竟他们创造了完整的文化体系,你们还要国家做什么,那只是一顶戴在头上的光环罢了,那些都会随风而去的,一切都会随风而去的。



 
总访问量:111479 本月访问量:707 今日访问量:68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