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4]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小说]我懂得鱼们的悲伤
作者:甘典江    更新时间:2010/6/2 13:33:08    浏览次数:154

 

每一天,我都会跑去看望那些鱼:它们在水中游泳的姿态,已成为我莫名的冲动。

这些鱼,是无中生有的。

它们成群结队,浮在透明的水中,漫无目的地摆尾,吞水吐水。水池中,既没有假山供穴居,也无莲叶来隐身,就这样,鱼们暴露在没有遮蔽的液体中,应该是惶恐而忧伤的。

它们的到来,完全是因为“怡人居”。

“怡人居”,是一片楼盘的名称,与我教书的学校为邻。因为开发,这一片都在大兴土木,如蚁的民工汇聚而来,不分白天黑夜地在劳作。最早成形的,是一栋两层高的“星月”会所,开发商当作“售房部”。门口,是一块宽敞的停车场,旁边,砌着一圈水池,那些鱼,就是这样突然出现的,约有上百尾,以红色为多。

最初发现这些鱼的,是孩子们。来告诉我的,是我的女儿。那天,她放学回家,高兴极了,拉我出去看鱼,一些漂亮极了的红鱼。

有什么看头呢,不就是几条鱼吗?

我不以为然,只好陪着。

孩子们快活地在喂鱼,扔着馒头、面包或饭粒。那些鱼饿极了,张嘴抢着。我觉得吃惊,那些开发商怎能不喂自己的鱼啊?就不怕它们活活地饿死?

从此,我就喜欢上了这些鱼,一有空,就陪孩子,甚至一个人也来,成为我每天最自由的习惯。每次,我都带一砣饭来,一颗一颗地投进水去,望着它们吞食,感到很快活,似乎烦恼立刻减少减轻了。望着望着,我恍惚起来,不由痴想:这些鱼,快不快乐?

去的次数多了,那些鱼好像熟悉了我的脚步声。还未挨近,它们就争先恐后地游过来,有的还使劲地跃出水面,似乎是想给我一个惊喜的问候。

我还发现,大人们对这些鱼视而不见,他们衣冠楚楚,携着大量钞票,眼里只有商品房,开着轿车匆匆而来,签字画押成交之后即刻呼啸而去。我从没进那售房大厅,在门口,贴着一张“告示”——“衣冠不整者,恕不接待!”又蹲着两只威严的石狮子,两个保安如临大敌,一块红地毯从停车场铺进大厅。孩子奇怪地问我:为什么,那两只石狮子要戴“红领巾”?我只好胡乱回答:因为它们很听老板的话,所以得到了表扬。

没钱买房子,我只好当一个优秀的看客,每天来看鱼,免费观赏,一边数鱼,数出了186尾。像我一样,这些鱼也没有房子,它们一生都在水中流浪。它们抱怨吗?它们焦虑吗?

两年过去。

“怡人居”的房子封了顶,开盘售卖。那天,突然来了几十个人,扯着一张“买房上当,要求退钱”的横幅,广散传单,自称他们是“富源”房产另一楼盘的业主。最近,房产公司这边的施工队,竟然把他们小区的所有景观树挖出来,搬移到这边来了。今天,他们是愤怒地来讨还公道。他们一边控诉,一边用锄头去挖原本属于他们的景观树,其中,几个业主还跳下水池去捉鱼,声明这些鱼也是他们那边的。

保安去制止,打斗起来。

我看到,很多鱼被甩出池外,在水泥地面拼命挣扎,又给践踏致死,踩得稀巴烂。

我没有听见鱼的哭泣和哀号。

因为鱼不会讲话。

大队警察赶来,带走了闹事者。

几个漂亮的售楼小姐出来,打扫停车场的卫生,她们皱着眉头,把那些烂兮兮的死鱼扫干净,装袋扔进垃圾箱。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我又去池边看那些可怜的鱼。它们少了许多,全都缩在角落,不再跑出来找食抢食,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变傻变呆了,连我这个无所事事的看客也不再相信。我再次数鱼,只剩余69尾了,不再成双。

晚上,我人在教室上自习,一颗心,却被那些鱼搅乱了,尤其是那些惨死的无辜的鱼。它们,肯定是人工培育出来的品种,一辈子从没吃过野食,更不可能拥有所谓的自由,活着的意义,就是被观赏,被点缀,居然还未得安生……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个学生上讲台来问我一个成语“相濡以沫”。

我突发奇想,想到了庄子,何不让那些鱼“相忘于江湖”?

痛定决心,等到下课,我回家,用编织袋和撑衣竿扎成了一个捕网,溜到“怡人居”停车场的水池,悄悄捞鱼,捞了个一干二净。

我把鱼带进校园,保留下两条,放生进荷花池。很早,我就觉得,这片荷花池美是美,就是少了几尾游弋的鱼。现在有了,肯定就会出现“鱼戏莲叶间”的古典意境。

到家,妻子担心我去偷鱼,会不会被人发现?一个人民教师偷别人的鱼,实在不像话。女儿不管这些,表扬我干得好,是助人为乐的“蜘蛛侠”。妻子笑道,错了,我看是助“鱼”为乐的“梁山好汉”。女儿腾空一个菜盆,注上水,把两条红鱼放进去,一边喂饭,一边要我给鱼取名字。

这命名权,还是交给你吧。

女儿想了想,那,一只叫“大红”,一只叫“小红”。

在灯光下,蛰居塑料盆的鱼儿显得有些惊惶,四处乱窜。我理解它们,就去冰箱取出两张白菜叶,飘在水面,算是给它们遮蔽一下,增加一些安全感,压压惊。也许,适当的黑暗,也是一种宽容。

第二天下午,女儿带了一个同学来看鱼。我觉得奇怪,这个小女孩看鱼看迷了,嘴角还微微地翕动,像是在和鱼讲话。

妻子叫小女孩一起吃饭,她摇摇头,笑着跑了。

噫——你这同学叫什么名字?怎么没听见她讲一句话呢?我奇怪。

女儿笑道,她叫朱守花,是一个哑巴。

哑巴?我吃了一惊,那她怎么读书?

她听呀。女儿答,朱守花她还是我们班的劳动委员。

哦——我又问,她住在哪?

女儿神色变得严肃,她没有父母,一直跟她奶奶住,后来,她奶奶死了,她就被一个神父老奶奶收养了,住在半坡教堂。

天哪——妻子惊叫起来。

女儿说,她哑是哑,但听得见,我跟她讲了鱼的故事,她就想来看看。她还讲,她听得懂鱼的话。

胡说八道。妻子笑起来,鱼都是哑巴,哪里会讲话。你这同学在哄你,你要是相信,下一步,她就会吹她看见过上帝了。

女儿不高兴,大声争辩,妈妈,你不懂,你不了解朱守花,她真的听得懂。她那个神父老奶奶告诉她:只要相信上帝,什么奇迹都可以发生。

我慌忙圆场,有道理,有道理。

妻子笑了笑,只管摇头。

女儿说,爸爸,明天是平安夜,你陪我去教堂,好吗?朱守花告诉我们,那晚,他们教友会要开一个大型篝火晚会,要唱赞美诗,去那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收到圣诞老人赠送的平安果。

我高兴地答应。

一夜之间,学生们发现荷花池有了那么多的鱼,狂喜不已,竟纷纷去捉,有的居然还用鞭炮去炸。然后,把捉到的活鱼炸死的鱼拿去食堂炒菜吃。

在事故现场,我和女儿捡到几截被炸碎的鱼头鱼尾。连那些亭亭玉立的荷花,也被炸断炸焦不少。

女儿哭了,用荷叶把死鱼裹着,带回家。奇怪的是,家里养着的两条鱼,也萎靡不振,几乎不吃食了。我担心,它们也活不了多长。

等到天黑,我和女儿去半坡教堂。

果然,那里很热闹,男女老少都有,几个圣诞老人守在门边,分发平安果和糖,还有一卷“Happy New Year 圣诞蒙恩,以马内利”2010年历,配图是一具红色的十字架,标着一句“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场内燃着两大堆熊熊烈火,温暖无比,人们都安详地坐着或站着,等待唱诗班的歌声。

女儿找到朱守花,把鱼的灾难说了,把荷叶裹着的死鱼交给了她。小姑娘悲伤之极,眼泪涌出。她用笔在纸上写道:“这个平安夜,我要请求我的神父老奶奶为这些可怜的鱼儿举行一场基督式的葬礼,用我们的圣诗指引鱼儿的灵魂上入天堂。同时,还要祈求上帝饶恕那些作恶的灵魂,使他们得救。谢谢你!还有你的爸爸!阿门!”

我忍不住,在纸上追问了一句;“那天,你在我家和鱼讲话,你讲了什么?又听见了什么?”

朱守花作答:“我听见了鱼的哭泣,我告诉它们——不要悲伤和害怕,只要不作恶,即使是一条鱼,灵魂一样可以得救,一样地上天堂,成为快乐的天使。”

这时,音乐响起,在电子琴的伴奏下,唱诗班开始演唱。我侧耳倾听,听见那歌中赞道: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总访问量:111470 本月访问量:698 今日访问量:59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