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66]
[散文]看重自己 [145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60]
刘燕成简介 [1334]
陈平简介 [1230]
龙珍锋简介 [1200]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81]
龚经松简介 [1142]
李金福简介 [1053]
龙月江简介 [1040]
潘年英简介 [103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62]
[散文]姨妹老七 [91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07]
[散文]我的丑陋 [88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82]
[散文]春趣 [802]
写不完的乡情 [78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48]
[散文]忧郁的村庄 [716]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小说]骨头和我的狗们
作者:陈 平    更新时间:2010/4/24 9:49:30    浏览次数:174

我喜欢养狗,不是养一只,而是养了一大群。我养狗的原因很简单,不是防盗,也不是去山上撵野兔野羊什么的,而是喜欢看它们恶斗。我每次看它们那种血淋淋的厮咬场面,就像奴隶主坐在看台上,观看奴隶们手握大砍刀互相残杀一样亢奋,那带血腥味的搏杀,总是激起我的快感。不过狗养多了,也给邻居们带来了不少烦恼。一大群狗被我关在一个院子里,白天黑夜都在汪汪地叫,惊扰得大家想睡个安稳觉也不能,再加上我有时懒惰,未及时处理狗们的粪便,那狗屎的臭味充满了整个小区,于是每天都有邻居上门诉狗的苦和提出抗议,非要我把这群狗处理了不可。我养狗取乐,邻居们受苦,其实我心里也很内疚。邻居们抗议归抗议,但自从我养了这一大群狗后,原来被小偷经常光顾的小区再也没有发生被盗的事了。以前这个小区很不安全,大白天也有小偷行盗,只要家里没人,小偷就会撬开防盗窗,钻进住宅里,将金银首饰钞票洗劫一空,如果小偷未偷得金银首饰钞票,就把你的冰柜倒过来放。经常被盗的人家,现在没有被盗了,每次碰到我,都会笑笑地喊我一声,并说要感谢我这一大群狗,有了这群狗比有保安和防盗窗还安全。每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因为我喜欢看狗们的狂斗,以血淋淋的厮咬场面来取乐,别人都在背地骂我是冷血动物,比失去人性的冷血杀手还冷酷残忍。别人的责骂我是毫不理睬的,他骂他的,我养我的狗。一旦没了狗,无所事事的我就会百无聊赖,竟不知如何打发寂寞空虚的日子,我每天都在研究如何让狗们斗得更凶,斗得更有刺激。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写一部关于怎样训练狗们恶斗的书。狗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无穷的乐趣。

其实,小时候我非常害怕狗,也恨透了狗。那是去上学,走过一家屋背,一条狗突然蹿出来,一口就咬住了我的腿肚子,后来伤口化脓,足足痛了一个多月,学也不敢去上,很多次做梦,都被狗撵狗咬。直到现在,我还能回忆得起那只狗不怀好意的目光,还有那啮牙咧嘴的凶相。自从那次被狗咬后,我一看到狗,就躲得远远的,生怕狗扑上来咬我。

让我彻底改变对狗的态度是后来的事。那已经是上中学了。正月,我去外婆家拜年,表兄表弟们和我,带着大舅的三只狗去屋后的山上撵野兔野羊。那时天刚下过大雪,漫山遍野都是厚厚的积雪和构子,天寒地冻,野兔野羊都缩在枯草丛中,狗一进山,就撵得它们满山跑,也许是被冻得老火了,野兔野羊总跑不过狗,还跑不上几分钟,狗的嘴里就会咬着一只野兔回到我们的面前。半天工夫,狗们就能捉到一只野羊或两三只野兔,我们便能大获而归。那天我们照样带着狗去山上撵野兔野羊,正当狗们捉到两只野兔时,小表弟却不见了,我们满山地喊满山地找,都未见小表弟的影子。当我们找得正急时,那只黑狗却跑来咬住大表兄的裤脚,拖着大表兄只往山谷下跑。我们跟着黑狗跑下山谷,小表弟就躺在山谷里,满脸是血,人已昏了过去。我们来不及多想,大表兄背上小表弟就往家里跑。从此,我便喜欢上了狗,自己也养起了狗。

最初,我只养了一只狗,一只大大的黄公狗,体格健壮,毛色发亮,凶猛无比,没有哪只狗能战胜它。哪时它都跟在我的身后,哪怕我用棒子打它,用穿着皮鞋的脚砸它,几天不喂它的食,它都不肯离开我。后来,我越养越多,竟增加到了十多只,我几乎成了养狗户。前年狂犬病流行,县城就成立了好几支打狗队,见狗就打,县城的狗几乎被赶尽杀绝,但我的这群狗却躲过了这场屠戮的劫难,一只狗也未损失。尽管居委会每天有人上门要我把狗处理掉,以免狂犬伤人,但我始终舍不得处理这群狗。打狗队的人手拿木棒到过我院子前好几次,我就是不让他们进院子。居委会无奈,竟把这事通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带着家伙来到我的院子前,要枪杀我的狗,我还是不让。我对派出所的说,我的狗是关在院子里的,又不放出来,也未伤到哪个人,为啥要枪杀我的狗?派出所的说是照章办事,他们并不想来枪杀我的狗。辩来辩去,派出所的也说狗是关在院子里未放出来,不应该枪杀,但这些狗必须得去派出所上户口。我说只要不枪杀它们,上户口就上户口。十多只狗,上户口倒是难了我好一阵子。因为我要给每一只狗取一个好名字,这就很费一番心思,也很让我头痛。我最喜欢的那只大黄狗,我叫它亚洲雄狮;那只白质黑花母狗,我叫它美洲豹;那只黑公狗,我叫它太平洋驱逐舰;那只小一点的黑公狗,我叫它非洲帅哥。因时间关系,我不一一列出,反正每一只狗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这群狗上了户口后,它们就成了正式的中国公民,并享有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我养狗并不是想获得什么利益,就是我前面说过的,我喜欢看它们争抢食物时的恶斗,在血淋淋的厮咬场景中寻找刺激,获得感观上的快意。为了让狗们每天为抢食而发生争斗,我从农贸市场买来了很多的牛骨头和猪骨头,这些骨头几乎堆满了一间屋子。每次扔骨头给它们,我只扔一两根,看谁抢得最凶,看谁咬得最厉害。那激烈争抢的场面,我还用数码相机拍了下来,拿到电脑上回放。咬得最凶的还是那只亚洲雄狮,它力大无穷,别的狗把骨头咬在了嘴里,它都能抢过来。有些狗,被它咬破了耳朵;有些狗,被它咬断了腿;有些狗,被它咬破了鼻子;有些狗,被它咬通了脖子。它力战群雄,如西风扫落叶,所有的狗都是它的手下败将。最不能让其它狗忍受的是它独占花魁。每次美丽多情的美洲豹发情时,它不准其它公狗和美洲豹调情,更不准其它公狗和美洲豹交配。它竟当着狗们的面,肆无忌惮地和美洲豹干那事,让其它的公狗压抑着青春的冲动打干望,即使其它的狗有满肚子的火,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最让我开心的是,每次抛掷骨头时,我手中拿着骨头,先做一个抛掷的样子,但我并没有立即把骨头抛下去,我每做一个抛掷的姿势,狗们就前腿离地,后腿站立,准备跃起来扑向空中,抢夺我要抛下的骨头。我拿着骨头一扬,它们又站立起来,我反复做,它们反复站立,动作非常整齐。我扬了多次,还是没有把骨头抛下去,它们就疲倦地坐在地上,伸着长长的舌头,舌尖滴着涎水,饥肠辘辘地盯着我手中的骨头。等我开心够了,我才把手中的骨头扔下去,随着院子里就是一片噤啷咣啷的惨叫声,虽然未闻炮声震地,却也打得非常惨烈。看着这惨烈的场面,我很满足,我还禁不住哈哈大笑。当然,最终获胜者还是亚洲雄狮。

时光飞逝,一转眼好多年就过去了。曾经威风凛凛的亚洲雄狮也早已江河日下、雄风无存了。年老的亚洲雄狮,毛发也开始脱落,目光也迟钝了许多,走路也摇摇晃晃的,更不用说能抢到骨头了。年轻的狗们已经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衰老的亚洲雄狮。年老体衰的亚洲雄狮也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狗群中的霸主了,我每投下一根骨头,它只有看的份。它只要向骨头靠近,别的狗就会把它咬得遍体鳞伤,无力招架,除了认输,它别无选择。最后,它只能夹着尾巴躲在一旁观望,这时别的狗就会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它,好像在骂它你也有今天!骨头我是不会多扔的,每次我仍然只扔一两根,让它们继续厮咬,使我获得更多更大的刺激和快感。尽管衰老的亚洲雄狮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希望我能投给它一根骨头,但它可怜兮兮的样子并未让我发善心,这种通过多年打磨出来的铁石心肠,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奇。邻居们见我喜欢玩狗们争抢骨头的残忍游戏,对狗毫无同情怜悯之心,都说我这个铁石心肠的冷面杀手生不逢时,如果戴笠还在的话,我是军统特务的最佳人选。像我这样的冷面杀手,军统特务中也找不出几个。

每天我仍然给狗们扔骨头,每次仍然只扔一两根,狗们争抢骨头的闹剧仍然在上演,我仍然在刺激和快感中享受着人生的快乐。在这种快乐中,我看着年少的狗们在一天天壮大,年老的亚洲雄狮在一天天萎缩。再加上亚洲雄狮再也抢不到骨头了,它就只能饿着肚子等待着生命消亡的那一天了。有太阳的日子,明亮的阳光照进院子里,衰老的亚洲雄狮就颤动着身子走到有阳光的地方,趴下身子,躺在阳光里享受着温暖,然后闭上眼睛,做着能吃到骨头的好梦,那神态,幸福极了。看着躺在地上的亚洲雄狮,如果你不是仔细看到它的腹部随着微弱的呼吸还有一点点轻微的动,你认为它就是一只死狗。也许某一天它躺下去再也不会站起来了。如果哪天它真的不能再站起来了,我就给它挖一个坑,铲几铲土,埋了它。好在它也曾风光过,念它和我曾有过的情分,我会在它墓前立一块碑,并刻上一句碑文:来世一定会有骨头啃!



 
总访问量:103420 本月访问量:1644 今日访问量:52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