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99]
[散文]看重自己 [1553]
刘燕成简介 [152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34]
陈平简介 [1423]
[散文]印象西江行 [1337]
龙珍锋简介 [1333]
龚经松简介 [1278]
龙月江简介 [1159]
李金福简介 [1148]
潘年英简介 [1129]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79]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1011]
[散文]姨妹老七 [996]
[散文]我的丑陋 [99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94]
[散文]春趣 [915]
写不完的乡情 [902]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40]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814]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小说]屋顶上的树
作者:甘典江    更新时间:2010/4/21 9:58:05    浏览次数:231

 

“倘若人不是诗人,我如何能忍受做人。”

——尼采

 

    明天要砍一大片的树。

徐者很着急,接近于惊惶失措了。他愤愤不已,那些老老实实的植物,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多年了,不行凶不作恶,不扯谎不下流,从不招惹过任何人,现在,为什么要去砍伐它们?领导的说法是,学校已由师范转为中学,要发展扩建,要起新的教学楼和教职工宿舍,以培养更多的大学生,为社会作贡献。所以,必须砍掉那些树子,好腾出空地来。

在校园,没有任何人,会比徐者更了解更热爱那些树木了。

而在别人的眼中,比如,后勤主任认为,这些树是单位的一笔财富,即使劈成柴火来卖,也能创收。生物老师认为,这些树有七八个品种,是对学生进行直观教学的最佳范本。还有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更不会舍得,因为一到夏秋之季,他们就会争先恐后地钻进树丛中去谈情说爱。甚至,一些流浪的鸟儿也闻风飞来,在树冠上安家落户,生儿育女了。

在美术教师徐者的眼中,这些树就是一片风景,是供他在画纸上临摹的艺术符号。他经常对树写生,竟读出了每一棵树的表情。一次,闯进几个烂崽来打鸟,徐者出面制止,他们恼怒地朝徐者开了一枪,射中屁股。徐者勃然大怒,竟然跑去食堂抢劫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来追杀,把烂崽们撵得飞奔逃命。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进学校来打鸟了。

不过,校长严厉地批评徐者,责怪他鲁莽行事,要是闹出人命,那还了得?为几只麻雀如此拼命,太不值得,也不像是一个人民教师的所作所为,还艺术风度呢,扯卵谈。

徐者不服,争辩自己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即使闹出人命,他自会承担,绝不会连累别人和单位。总之,他痛恨一切刽子手,特别是戕害小生灵的家伙。

从此,有事没事,徐者总爱在腰上插一把菜刀,去那片树林巡逻。

现在,居然要砍掉这片林子。

他阻止不了,想保护又无能为力。想来想去,第二天上午,他去找校长,想出钱买下其中一棵最小的柚子树,作个最后的记念。

一百块钱。校长开出价,打个条子,让他去财务室结账。

交了钱,他马上去街上请来两个民工,把柚子树先挖出来。到下午,就会有挖掘机来作业了,那些树将被连根拔起.

挖出柚子树,徐者指挥两个民工,要把这树种上教工宿舍的屋顶去。

民工大惊失色,以为这个穿着一身唐装的老师疯了。他们当了几十年的农民,只晓得所有的植物都是栽进地里,从没见过栽上屋顶的怪事。何况,这教工宿舍的屋顶,全是水泥板,怎么活啊?

徐者不耐烦,笨蛋,既然可以在阳台上种花,在笼子中养鸟,怎么就不可以在屋顶上栽树了?没有泥土,挑上去铺一层不就行了?

民工已经目瞪口呆。

徐者住在教工宿舍楼最后一单元的顶层,五层高。他安慰民工,你们不要怕累,照我讲的办,挑一百挑土上去,把树栽好,我开你们五百块钱。

见民工还有犹豫怀疑,徐者掏出两百块钱,一人先发一张,接起,干完活再补足。

民工马上相信了,欢天喜地干起来。

有人看见这情景,好奇地询问。徐者严肃地回答,栽树,种风景。

忙了半天,才把这棵碗口粗的柚子树栽上屋顶。徐者拿来相机,与树合影,并且给这棵树取了一个名字——“最后的旗帜”。

每天傍晚,徐者都要端一盆清水上来,用一张新脸帕,为树洗澡。他架着楼梯,不厌其烦地擦拭每一根枝桠每一片叶子。作为一个热爱山水画的舞文弄墨者,他深受倪云林的影响,以为洁癖就是一个真文人的标志。古人都爱好洗梧桐,他就效仿洗柚子树,复古之风,山高水长。

民工领完钱之后,还舍不得走,竟傻呼呼地又问,老师,不,老板,你要是还想这样种树,又喊我们呀,我们喜欢干这种活。

徐者一愣,觉得这民工还有点意思,竟如此幽默,不禁笑道,好,也许下回我还想再种一些庄稼,比如,种几杆苞谷之类,一定又请你们。

下午,庞大笨重的挖掘机开进校园,把那片树林铲除得一干二净。徐者看到,那些树身上汩汩渗透出来的白色浆汁,不是树的血,就定定它们悲伤的眼泪了。

很快,整座校园都知道了美术教师徐者的怪癖或壮举,有好事者把这屋顶上的树拍成图片传上网,命名为“史上最牛的一棵柚子树”。

传来传去,这张图片就传遍了各大网站,甚至挂上了“新浪”首页。

这下不得了,一些网友竟慕名前来,有的是附近的,有的是远道而来,都想一睹这棵高高在上的柚子树之风采,并且要求合影。越来越多的网友跑来参观,惊扰了学校的教学及生活秩序,校长不厌其烦,只好砌了一溜围墙,加设门卫,谢绝来访者。

几年过去,柚子树粗壮了,所撑出的绿荫,遮覆了大片面积的楼房。

一天,天气很热。几个教师摸上楼来,躲在柚子树下打扑克赌钱。

妈的,叫哪样卵,吵得我手气都悖了。体育老师烦这乱七八糟的鸟叫,骂起来,他输了几块钱,竟怪起头顶上无辜的鸟来。

物理老师帮腔,是有点烦,唱歌也不选选地方。

办公室的潘秘书把牌一甩,站起来,先刹一脚,我看看到底是哪样鸟。

大家只好丢下牌,站起来仰望,原来是一个鸟窝,肯定是前段时间飞来的那两只夫妻鸟搭建的,好像是花喜鹊,居然悄悄地生出了一窝小鸟,正叫得欢,大概饿了,等着父母快点叼虫子来喂呢。

嘿嘿,好事来了。潘秘书快活地笑道,掏出手机拨打,喂,毛校长,快来快来,正有一件好事等着你老人家啊,在徐者楼上的柚子树上。

体育老师奇怪,骂潘秘书,你这个卵崽,我们在这赌点牌,你也要请领导来剪彩,想积极表现是不?

潘秘书忙解释,莫乱讲,别个毛校长是个省级会员摄影师,你晓得不?这个鸟窝,对他来讲,正是一个天赐良机,我不过是成人之美。

是啊,对你同样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体育老师气恼,呸地吐口水,下楼去了。

毛校长激动地赶来,脖子上套着他那架昂贵的佳能相机。他爱摄如命,看到什么都想拍照,全校的花花草草,都被他拍遍了。

望到鸟窝,毛校长兴奋得汗水都渗了出来,连连表扬潘秘书及时的通风报信,夸他有艺术的眼光,懂得欣赏美,不愧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前途无量。

鸟窝那么高,怎么拍呢?我要的是近距离的写真图,要把小鸟们的嗷嗷待哺抓拍下来,体现一种神圣的母爱,才能展现出大自然的神奇和生命的伟大。毛校长抱着树干,试着爬了爬,根本爬不上去,他太胖了。

危险,毛校长你等哈,我去帮你扛架楼梯来。潘秘书制止毛校长的强行攀爬,飞快跑走,喘着粗气扛来了一架长长的楼梯。他架好架稳,站个马步,用力扶住,才请毛校长爬上去,他使劲扶着,保证安全第一。

毛校长激动地爬了上去,骑在那枝桠上,对着胯下的鸟窝,咔嚓咔嚓地猛拍,像端着机关枪在扫射一般,又蹲下身,凑近去,作近距离的拍摄,把可怜的小鸟吓得吱吱地大哭起来。

这时,猛然飞来两只大鸟,是鸟爸爸鸟妈妈,它俩瞅着自己的孩子被偷袭,竟奋不顾身地俯冲下来,朝着敌人发动自杀式攻击,猛啄猛抓。毛校长惊惶失措,连连躲避,却身形不稳,晃来荡去,竟一头倒栽下来,嘭——摔在水泥地面,相机四分五裂,像个玩具积木散了架。

潘秘书叫喊起来,甩倒楼梯跑过去摸躺着的毛校长,呆了傻了。大家凑近去,看到毛校长口鼻出血,像是死了。

拨打120急救电话。

不知何时,徐者也上来了。他注意到,天上那两只有惊无险的鸟爸爸鸟妈妈,正站在窝边喂它们的孩子吃虫子,吃得正欢。

幸好,毛校长被抢救活了。

潘秘书愤怒地提议,那棵柚子树是一棵不祥之树,害人不浅,必须马上砍掉。徐者这家伙把树前无古人的种上屋顶,本身就是个不祥之兆,是反科学反风水的。对此事故,他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起码要付部份的医疗费,另外,本年度的考核要不合格。

奇怪的是,毛校长没有采纳潘秘书的建议。不过,养好伤后,似乎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热衷于拍照了。

徐者更想不通,觉得毛校长高深莫测,是个人物。当然,柚子树上的那一窝鸟更了不起,居然敢跟人斗,还赢了。他感慨万分,写下一首诗《钢筋水泥上的柚子树》,献给屋顶上这棵骄傲的树、孤独的植物。

 

城市是一座巨大的收容所

所有的人都无家可归

他们丢了钥匙

戴着一张镂空的面具

在裹着油漆的高楼

我斗胆栽了一棵柚子树

这个城市中唯一的逆子

插在钢筋水泥上,遗世独立

它拒绝被砍被涮

在众目睽睽之下,裸露着身体

只和阳光雨水作爱

表演着惊世骇俗的伟大隐私

 

一个暴雨天,徐者发现,房间的墙壁渗出水来,滴下打湿了书桌和床铺。他和妻子慌乱地搬东西盖东西,又拿盆子和桶接雨,狼狈之极。

待到雨停天晴,他才发现,几个房间的天花板都绽出了裂缝。他去找补漏的民工,一检查,才得知是屋顶上的柚子树造成的,那不停生长的根系日渐发达,竟透过泥土钻进了水泥预制板。更严重的是,左邻右舍也出了相同的问题,他们知晓原因,都生气地责骂徐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最后,告状到了校长那里,要徐者赶快把树子砍掉扯掉,清理好现场并恢复旧状,找专业的补漏师傅来把缝缝补严。同时,还要赔偿一些损失,淋下来的雨水,把大米潮湿发了霉。经过工会的调解,徐者赔了些钱,就算了。不过,这棵柚子树,一周之内必须从屋顶上面消失。

看到徐者一副愁眉苦脸相,妻子只好帮他想了一个办法:把柚子树又转移下来,栽到她娘家去。她娘家住在郊区,是农村户,天宽地宽的,不会再有谁跑来干涉。

于是,徐者又请那两个民工来干,他们都有联系的手机。这一次,要难多了,因为树的根系已经渗进了水泥预制板的缝隙,抓得又紧又牢。徐者不禁叹服,再任其生长,怕是要延伸进砖缝里去了,甚至会长进他家里面去,共居一室。想到这,不由得对这棵命运多舛的树充满了敬意。

然后,徐者请来一辆马车,连树带泥一起装上,朝郊区驶去,种在了妻子娘家的门前空地,引来了村民们围观,好奇不已,现在已是立夏,过了种树的季节,还来种这么粗的一棵大树,是什么意思啊?有的村民不怀好意地讽刺,人家的女婿是知识分子,是在种反季节树子,这样结出来的果子,才不酸。

种好树,等别人都散去,岳父才问徐者,你这样种树,别人会笑话的。在我们乡下,没有哪个敢这样。

徐者红了脸,你老人家就不要管这么多了,该活的自然会活,各有各的命。

树,活了下来,一天比一天大了,绿了。

两年后,枝上结出果子。

这期间,徐者带着速写本,对树写生,从几个角度来观察来欣赏,他觉得,一棵树的形象并不亚于一个美人。在古人的笔下,树是多姿多彩的,有性格有气质,比如,屈原的橘树是高洁的,倪云林的树是傲岸的,甚至,连弱不禁风的芦苇,在吴镇的笔下都是隐逸的化身。

一天,妻子突然来告诉徐者,娘家人想把柚子树砍掉。

徐者大惊,急忙去看。岳父告诉他,你这棵柚子树太可恶,好看不好吃,没得用。

徐者才晓得,他们是嫌柚子树上结的果子不好吃,尝了那么多个,竟然没有一个是甜的,苦得像黄莲,把舌头都苦麻了。这样苦的柚子树,留来何用?还不如几斧头砍了,劈来当柴烧,还可以煮熟几锅猪潲。

徐者又急又气,又感到可悲可笑,只好竭力解释,这柚子树不好吃,别吃它就是,让它们就挂在枝叶上,看看也好。总之,它们又没妨碍谁,又不是非吃不可。

岳父听不进去,怪起徐者,天呀,你这个书呆子,讲出的话好奇怪。从古至今,这果树,就应该结果子,结了果子就应该让人吃。不好吃,还栽它做哪样?看着都烦。我们农村人讲的就是实用实惠,没有用的东西,不要拿来摆样子,免得被别人笑话。你不嫌麻烦,我老头子还怕丢丑呢。你要是实在舍不得,也可以,你就把这棵该煞费苦心的树子又搬走,否则我非把它破来当柴烧。

徐者气得浑身颤动,快要发作。

妻子见势不妙,慌忙出来圆场,吵哪样吵?办法我有的是,我看,把树种到田坎边去,哪里正缺乏一棵树来遮荫挡雨。

只好如此。

这棵大腿粗细的柚子树,又被费力地移到了田坎边。在绿油油的田野中,显得是那么地另类,孤寂无助。

每个星期天,徐者都要骑自行车去郊区,去瞻仰他那棵柚子树。他望见,有人在遮阳,也有人在躲雨,甚至,还有一些鸟儿在绿荫丛中穿梭,还有马匹和水牛在下面憩息,悠闲地啃着草儿。

又有事了。

四年后,政府要搞开发区,准备征收这一片大坝。

农户们都不愿意,失去了土地,他们感到无依无靠,生活不踏实。但无法,抗议无效。岳父通知徐者,要他赶快去处理他那棵柚子树,要砍要卖要搬早点办,限期一到,拆迁队就强制没收了。

徐者仍想进行一次搬迁,但根本不可能了,树已长得更为粗壮,根系肯定已经伸入地心,更无法的是,他再也不可能找到一处还能容纳这么一棵大树的地方了。这么一大片的良田,都保不住了,何况一棵容易受伤的树呢。

有人来买柚子树,想砍去打家具,价钱很高。

徐者拒绝了,他不想出卖他的树,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应该给它寻找一处最后的归宿了。

他买来一把大斧子,磨得锃亮锋利。在一个星期天,他亲自砍伐,一斧一斧地,像在弹奏一把巨型的乐器。接着,他请人解成木地板,又把树蔸挖出,做成一把根艺椅子。

最后,他把木地板铺进书房,不上油漆,只刷一层薄薄的桐油,又把根艺椅子搬到几案旁,每天出出进进,光脚踩来踩去,又一屁股坐上柚子树蔸,长吁短叹,似喜若悲。



 
总访问量:114859 本月访问量:1091 今日访问量:44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