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4]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小说]经典绯闻
作者:甘典江    更新时间:2009/12/11 22:22:34    浏览次数:238

  亡人越望越远

——卡夫卡

  1、孔子的独白

想不到,我静若处子的定性,苦心经营的礼法,自以为坚如磐石,可以万古不朽。天哪,一遇上那惊艳的南子,竟然全部土崩瓦解了。

南子啊南子,你这怪力乱神,莫非就是我的宿命?

我搞不懂,卫灵公那个无才无德的家伙,竟然会与你匹配?不错,他故作高深,以养鹤为名,来逃避政事的纠葛。他那不孝之子,却以扼鹤为乐趣,扼断了鹤腿,又假装仁义为鹤包扎,表演给臣民们观赏。 最后,把卫国所有的丹顶鹤都弄成了残废,状比矮脚鸡,害得它们再也不能骄傲地立于鸡群。一家人,假惺惺地,真是变态。更恶心的是,灵公还是一个双性恋,养了一个男宠弥子瑕,任其胡作非为,甚至,和他分一个桃子吃,吃得津津有味。从此,害得我对桃子也生了恶感,连那灼灼的桃花,也斥为妖娆轻薄不正经。其实,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却在扪心自问:桃有何罪?

那一年,我56岁,年近耳顺,本以为能建点功立些业,却处处受制于人,如丧家之犬。在卫国,灵公对我不理不睬,他的夫人南子,渴望见我一面,却又不公开召我进去,偏偏引我入内室。那一刻,我矛盾极了,去见,恐不合自己尊奉的礼法,毕竟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不去,也恐失礼,且辜负了美人的一番好意。最后,我失魂落魄地还是去了。在内室,她摒退左右,招手邀我进入葛布制成的帷帐。我惶恐之极,向她行礼,她马上还礼,刹那,我听见了她佩戴在身上的玉器相互撞击所发出的清脆之声,甚至,我还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酸涩之味,好不消魂。顿时,我呼吸急促,手足无措。迷糊之中,我依稀听到了她的发问:“先生殚精竭虑编定《诗经》,究竟为何?怎会有如此众多的男女之事?”我吃了一惊,天哪,一个女人,提问也如此刁怪?情急之下,我只好严辞以对:“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话音刚落,南子竟然笑得乐不可支,腰弯得像一株扶风的弱柳,“先生啊先生,你也太不正经了。我且问你,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难道不是爱情之鸟?我知道,你是一个循规守矩的先生,但是,你也是一个男人,是男人,就该爱上我们女人。比如我们的灵公,不但爱女人,也爱男人,当然要是俊美的男人。那个他所宠爱的弥子瑕和他同寝,压着了他的衣袖,他早上起来,为了不影响男宠的瞌睡,竟拔剑割袖。可怜的是,世上没有不老的男人,等到弥子瑕色衰,自然就被灵公反目清算了。罪状么,也就是弥子瑕居然请他老人家品尝一个吃剩的桃子。先生呀先生,我所尊重的老夫子,老实说,你爱不爱过一个女人?”我只好敷衍,当然当然,我爱我的老婆。谁知,南子嗤笑不已,“哼——我指的不是你的什么老婆,男人爱老婆根本不是什么优点,也没出息,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情人?”听到这,我又羞又恼,不敢再等她放肆下去,就转身逃回。逃到馆舍,子路吃惊我的狼狈,问明情况,竟恼怒起来,怪我不该去见那么一个有淫行恶名的女人,有辱斯文。我急了,只好解释:“事情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路不信,瞪眼怀疑,我无法,就赌咒发誓:“我孔丘如果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让我不得好死。”这样,子路才似信非信,叹息着走了。

唉,我真后悔,后悔死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只有女人与小人难得饲候呀。

2、子路的独白

想不到,我一向敬爱的老师竟然会这样。

想当年,我见到老师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斯文儒雅,意气风发。我不懂事,竟用剑威逼他,想凭武力分个高下。谁知我错了,老师只用三寸不烂之舌,就降伏了我,让我做他的弟子,陪侍了二十年。现在,他56岁,我也47岁,老大不小了。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我这个曾经与虎搏斗的莽汉,竟然也信了论辩之术,由一个武夫变为说客,跟着老师到处游说,希望成就一番大事。唉,好不容易来到卫国,正受人白眼非议,老师他倒好,居然神魂颠倒跑去拜见那个淫妇南子,哼,这个婆娘不是人,专权又淫乱,身为王后,却又跟美男子宋朝私通,名声一片狼籍,臭不可闻。我问老师她找你做什么?老师说是问《诗经》,哼,一帷之帐,一对孤男寡女,还会有什么好事?唉,莫非老师是野合出来的,天生就有苟且的冲动?我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不讲清楚,别人会非议我们师徒的,毁了清白,下一步就无法在江湖上混下去了。老师生气,竟然赌咒否认。天哪,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呀,不是我不相信老师,而是我太了解南子的为人了,她看上了的男人,是不会放手的,哪怕亲手把他毁灭,也值。正是因为她和灵公都劣迹斑斑,所以他们才心照不宣,相互默认。我可怜的老师,肯定招架不住她的勾引,上了她的贼床。我这么说,是有线索推断的:过了一个月,灵公和南子同车外出玩乐,让老师和我随驾陪游。在后面,看着前车打情骂俏的灵公南子,老师莫名其妙地叹息了一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当时,我还以为老师是在感慨好德者可贵可敬,过后仔细一琢磨,又隐隐地觉得不对,这句话,可不能望文生义啊,很可能,老师还另有所指,也许就是凭吊自己的道貌岸然。换种说法,相当于是在羡慕以及嫉妒灵公了,这就是后人所说的吃不到葡萄就骂葡萄酸。唉,话又说回来,老师这种控制自如的有德者,也被迷得坐怀已乱,可以猜想,那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南子,究竟给老师喂了一碗什么滋味的迷魂汤呢?怪不得,连一国之君的灵公,都因此放权于她。将心比心,如果这个男人是我子路,我会不会也乱了分寸呢?不敢想象,女人真是猛于虎啊。

3、南子的独白

我不是婊子,你们认为的那种。我本是宋国宗室的美人,与公子朝两小无猜,早已蒂结婚姻。不料,宋国弱小,为讨好卫国,竟把我献礼给灵公。这个老家伙,尽管变态,但对我还是言听计从。我表面和他快活,心内却在滴血,我发誓,一定要报复他,夺他的权灭他的国。

我相信,那天之后,孔丘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了。

我敢打赌,子路之死,绝对不是什么“结缨而死”。司马迁枉为一个史学家,不敢放笔直陈,善待孔夫子是为尊者讳,把老孔见我叙述得“语焉不祥”,而又把子路简单化了。站在男人的角度,你们可以设身处地:子路对老师的抱怨,岂止是弟子爱老师,他是另有隐私和苦衷苦闷——说白了就是,他希望他老师守身如玉,就像老孔过份地表扬颜回也是一种苟求和自私。他越是诽谤我,就越是喜欢我热爱我迷恋我,这是男人们的天性和德性。在某种意义上,男人对女人不可救药的追求,就变成了诽谤和中伤——通过伤害和毁灭来实现对女人的终极占有。这,就是男人们可怜的伎俩。我可以负责任想象一番:子路临死还要扶帽子的那一刹那,并非是在冒着生命危险维护尊严以显示君子之风,而是故意求死速死,说什么“君子死而冠不免”,只不过是借此遮掩罢了。他对老师非礼我南子的彻底绝望,才是其丧命的真正原因。听到子路的死讯,老孔哀叹:“老天,不要绝我呀!”之后,孔丘为祭奠子路,不再吃肉酱。甚至,他还要求弟子们,像对待丧父母的礼节那样,大家来为子路守丧三年。弟子们都默哀愿意,只有宰予反对:“要我们守这么长的孝不干活,不演习礼仪,不练习音乐,就会‘礼必坏,乐必崩,谷必没。’老师,这不要退化成禽兽了吗?”老孔气得发抖,又无法反驳,只好朝他干瞪眼。某一天,宰予午睡,老孔趁机羞辱他:“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意思是骂宰予不可救药,臭不可闻。后来听说,宰予失望之极,想退学回家去种萝卜和白菜,免得天天遭受老师的致命打击,真的要沦为白痴了。可惜呀,要我来评,这个宰予才是一个诚实可爱的男人,值得女人们托付终身。

千年之后,无数的人,都在考证那天孔丘究竟和我发生了什么,因为,这关系到孔夫子是做凡人还是成圣神的千古大事。他们钻在故纸堆里爬抉梳理,惶惑地寻找标准答案。

呸——我才不告诉你们,气死你们这些伪男人伪君子,最好。对我南子而言,人生最大的价值,就是自由地挥霍自己饱满的青春。至于上不上你们的贞洁牌坊,老娘无所谓。

2009-7-2



 
总访问量:111477 本月访问量:705 今日访问量:66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