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66]
[散文]看重自己 [145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60]
刘燕成简介 [1334]
陈平简介 [1230]
龙珍锋简介 [1200]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81]
龚经松简介 [1142]
李金福简介 [1053]
龙月江简介 [1040]
潘年英简介 [103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62]
[散文]姨妹老七 [91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07]
[散文]我的丑陋 [88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82]
[散文]春趣 [802]
写不完的乡情 [78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48]
[散文]忧郁的村庄 [716]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散文]吃年酒
作者:蒋映辉    更新时间:2009/11/4 11:50:01    浏览次数:217

也许,只有在乡里,才有这样淳朴的人情,和“坐在一块土,就是一家人”的亲密和谐的人际关系的吧?在我的故乡,每年过年期间,家家户户,都要轮流办年酒,招待上门拜年的贵客,宴请附近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以联络感情,融洽关系,加强亲族乡邻和朋友之间的团结,构筑温情和谐的人际关系。这种习俗,由来已久,至今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改变。吃年酒所请的客人,除了上门拜年的贵客以外,一般左邻右舍——只要不是积怨甚深,难以化解的——在必请之列,还有最亲近的房族,也是主要所请的对象,此外,还有住在附近的亲戚、朋友伙计,以及地方领导、寨佬等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人,一般也会请来。从过年吃年酒所请的客人中,人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一户人家在当地的名望、地位、处境、社会关系和人缘情况。因此,这虽只是一种没有制约力的传统习俗,一种互表亲近,换手抓背的自愿请客行为,但是,一般人家都会十分重视,把它当作家里过年的一幕重头戏来对待。富裕的人家,往往会大摆阔气,争足脸面;一般人家,也会倾其所有,打肿脸充一回胖子,以赢得客人的欢心和地方上的良好口碑。其情形,正如时下某座城市承办某个国际盛会一样,必倾其所有,不计得失,来成就其体面和盛誉。就连我们家这样在当地曾经属于出了名的“超支户”,在整个寨子里没有多少脸面和地位的人家,在我尚未离开父母,到外面组建自己的小家庭之前,每年过年,都照例要竭尽全力,办一餐丰盛(相对于自家来说)的年酒。

为了办好这餐酒,每家每户,早在过年前的物资采购和年货预备中,就已作了通盘的打算,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有些家境较好,比较讲究体面的人家,还专门想方设法地通过各种渠道弄来了冬笋、香菇、木耳等比较难得的山珍,以及牛肉、狗肉、羊肉等在当地节日市场中比较鲜见的稀罕肉食,以撑脸面,胜人一筹。我们家当然没有这样的条件,我的父母,也好不起这个面子,因此,每年过年,只是按常规要求,准备了足够的腊肉、猪脚棒、猪耳朵、血丸子、血粑、发豆腐、水豆腐、海带、细粉丝等过年的传统美食。年景好的时候,最多还有个把鸡鸭来杀。但我们每年还是花费很大的力气,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这一餐酒席办好,以显示我们家的诚意和热忱,至于名誉,当然是不敢奢望的。轮到办酒的这天,母亲早早地就到各家各户去通知计划邀请的客人,交代好他们今天晚上不要煮自己的晚饭,到我们家来吃(办年酒一般多为晚餐,因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得到对方允若后,事情就敲定了。紧接着,全家人就分工合作,乒隆乓啷地为办酒席的事忙碌起来了。父亲主厨,担任总指挥;母亲当助手,负责烧火、洗菜、煮饭、准备碗盏;三哥到集市上跑差,购买香烟、汽酒(那时的商店还没有啤酒卖,一般女客和小孩喝汽酒)、胡萝卜(外地运来的大胡萝卜,本地没有出产)以及香料等一应所缺的东西;妹妹到菜园打萝卜白菜,以及拿浸泡好的海带到河边去清洗;我在家负责借(向邻居借)搬桌子板凳,以及搬柴添火,跑腿打小差使等。大哥和二哥已分家另立门户,各有家事,不参与忙碌,只来陪客。厨房是忙碌的中心,要准备三、四桌酒菜,手续非常繁多,手脚十分忙碌。父亲把火塘屋板壁和天花板上悬挂的腊肉取下一大堆来,交由母亲用火一块一块地烧铁硬的猪皮,再用淘米水清洗积存上面的塘霉(烟灰),然后放大铁锅里用沸水煮软烧过的肉皮(这样才吃得动),再捞出来切成细块,备炒,才得了一样菜。然后又把挂装在火塘屋天花板上竹篮里用烟火烤熟的血丸子(用豆腐、猪肉和红颜料加工而成的豆腐丸子),取下一大堆,同样用淘米水洗掉塘霉,放清水里煮软,捞出来切片备炒,才备得第二样菜。用猪大肠灌猪血和糯米煮熟,晾挂在通风处的血粑,则只需取下来切成圆片,装在盘子里备炒就行。猪脚棒和猪耳朵,是先前早已加工存放好的,只须掺配菜炖炒就行,这就又得了第三样菜。最麻烦的是做油炸米粑。须临时用糯米磨浆,然后掺葱姜及肉末拌和,再放油锅里一小勺一小勺地炸,炸几大碗,需要费许多工夫。准备好了主菜后,然后就是预备配菜。把洗好的海带撕碎打结,把胡萝卜和白萝卜切成细丝,切葱,切蒜,切辣椒,切生姜等等,都需要费许多手脚,花很多时间。等把所有须预备的菜预备停当后,往往已忙了大半天,到了下午三四点钟了。累得腰酸背痛手脚发麻,中饭也顾不上吃,把肚子都给忙忘记了,还得洗碗抹桌摆杯筷。等到炒好了几个菜,用盖碗盖住,又得重新挨家挨户上门去一一把该请的客人全部请来就座。有些人临时有事,不能按时到的,以及有些讲客气,打过虑(心中有某种复杂的想法或顾虑),扭扭捏捏不爽快的,还得催我们小孩一次又一次地上门去请,最后终得母亲上门再请才来。好不容易把客人都请齐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男女老幼济济一堂,人声鼎沸,笑语喧哗,气氛热闹得就像过好事一样。这些客人中,上门的贵客主要是我的那些已出嫁生子或未生子的堂姐,以及她们的夫婿和孩子,他们是此次宴会的主客,要招待的重点对象。我父亲有四兄弟,其他三个兄弟每家都有好几个女儿,仅出嫁的,算起来就有五六个,每家来两三个,算起来就是一大帮。他们都带着礼物上门拜年,必须要摆宴招待。此外的贵客,还有认了干爹干妈,上门来拜年的干亲,以及附近的其他亲戚。除此以外的,都是半个主人的家客(指本房族、乡邻等客人)。客人坐定,先筛两道茶(客气的人家有三道)来润喉,再来一碗甜酒或油茶来爽口,最后才开宴喝酒。女客一般在火塘屋,喝两杯汽酒后就用饭,由母亲陪伴,添饭劝菜,侍侯孩子,极尽主人之热情。饭桌中,攀亲叙旧,忆苦思甜,共话沧桑,彼此贴心贴肺,亲情融融,气氛极为亲热融洽。一餐欢聚,抵得百年相思。男客,则集中在堂屋,由房族中善饮者把壶主陪,并排两桌,合成划船桌(长桌)。坐上席者,必是我那七十多岁的老爷爷。在这里,他辈分最高,年又最长,是大家共尊的老祖宗,理所当然坐上席。在旁边陪坐的,多是我的三姐夫(大伯的三女婿)。他先在学校当校长,后到政府机关高就,社会地位显赫,又知书达礼,极敬重老人,讲究礼节,深得整个家族男女老幼的敬重和喜爱。因此,每年上门拜年,他都是酒席上的中心和宠儿,尽管他百般礼让谦辞,每次,他都被大家抬举到到首席跟爷爷并坐。其他人,则各依长幼辈分身份地位落座。先来一个“三杯通大道”, 每个人脸上都开始泛出桃花。接着便是主人殷勤劝菜,客人礼让反劝,宾主间极尽客套和礼让,互尊互敬,情谊浓浓。然后再来一个“两两对扯(互相敬酒)每人见面”,双方立身起来,举杯在手,各展口才,互道祝福。平日疏远的关系,此时都被酒拉扯拢来,心里暖暖乎乎,一时无比亲热。酒过三巡之后,每个人都酒酣耳热,心头活泛,舌头灵敏,话语粘稠起来,声音提高了七八度,酒席中的气氛,被推向高潮。这时,主人不失时机地敬烟点火,让客人休息片刻,闲话聊天,彼此交流。各种亲热的称呼,各种奇闻异事,各种平日里没机会说,或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掏心窝子、套近乎的话语,都在酒力的推动下,滚滚滔滔地从各自的嘴巴中奔涌出来。气氛十分热烈,融洽,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亲情,令人十分温暖感动。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三姐夫吹嘘的官场见闻和经历。内容多是他的官场为人处世的得意之笔,中心又是突出自己的光辉形象。这些官事,对于我们这些农民棒棒来说,本来就有几分稀奇新鲜,又经过他那当过教师的如簧巧舌的夸张和渲染,也许原本不过平平常常的小事,便变得惊险曲折,扣人心弦起来,让我们听得神经亢奋,兴味盎然,不住地为他赞叹,奉承,把他的形象,突出得高高大大,令人生出无限的景仰和钦佩。却没有人嫉妒他,因为他在官场得意,我们做亲戚的,脸上也有光,他的胜利,似乎也就是我们的胜利。整个酒席中,便啧啧声不断,气氛便持续高热不衰。等到酒残菜冷的时候,已是夜幕深沉,灯火阑珊的时候了,便唤里屋端来炭炉,架起火锅,把桌上的杯子拎成一堆,添酒加菜,开始互找对子,开起拳来,以较高下。一时间,“全福寿”,“高升”,“再高升”的猜拳声不断高喊起来,此起彼伏,相互应和,声震屋宇,远远地传播开去,整个寨子都听到了,显得热闹非凡,宴席的气氛被再次推向了高潮,欢乐达到了极点。输者饮酒,甘拜下风;胜者踌躇满志,得意洋洋。几番对阵,胜负已分,英雄已出,而舌头也已经打结,脖子也已开始摇晃,于是,向里屋唤出饭来,三扒两嚼,便撤席收捡,一场热热闹闹的年酒,便圆满落幕了。虽没有吃到什么山珍海味,但大家心里都十分热乎,快乐。这样的年酒一场场地吃下去,乡村的年味和人情味,便格外地浓烈。

办过年酒以后,人情得到了应酬,关系得到了巩固,亲情得到了加深,心里开始塌实下来,身上的重负已经卸去,可以无忧无挂地开始新的生活了,即使板壁上的腊肉空空如也,坛里的米酒也见了底,也在所不惜,了无遗憾。生活在乡里,人情大如天,是不得有任何吝啬和疏忽的。

一晃,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吃过故乡的年酒了。客居他乡,人情没有这么浓厚,关系难有这么亲密,亲情已有些疏远,倒教我对故乡的年酒开始有些怀念起来了。

 

20091021于远口寓所



 
总访问量:103408 本月访问量:1632 今日访问量:40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