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41]
[散文]看重自己 [1511]
刘燕成简介 [1428]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95]
陈平简介 [1313]
龙珍锋简介 [1279]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44]
龚经松简介 [1209]
龙月江简介 [1105]
李金福简介 [1098]
潘年英简介 [1090]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29]
[散文]姨妹老七 [960]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48]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45]
[散文]我的丑陋 [927]
[散文]春趣 [854]
写不完的乡情 [854]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09]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49]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柱文苑
[散文]故乡的感觉
作者:田尚培    更新时间:2009/8/24 18:37:46    浏览次数:171

故乡是什么?在我的意识里,是那曾经与你一起同呼吸共命运的老老少少,是那永远长在心头的山山水水,是那看惯了的日落日出,是那听惯了的鸡啼犬吠、马嘶牛鸣、雀鸟啁啾,还有那从泥土庄稼、山花野草里散发出来的气息,你只有把自己的身心放在那种氛围里,才有故乡的感觉,那样的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离开岜湾之后的我,开始那几年,一般情况下每到周末就往家里跑。后来,尽管我把家人都接了上来,但心里还是想着家乡的一切,在那种深入骨髓的故乡情结里,我每年都要回去几趟。

每次回到故乡,我都有新的发现和感受。

家乡给我的感觉,是在一天天的改变和发展,这样的改变首先从房子的变化中体现出来。

岜湾人住的房子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模式,这就是祖辈的茅棚子、父辈的木房子、当代人的砖房子。

岜湾人的生活是从祖父那代人开始的。那一代人像一粒粒随风飘飞的草籽,从曾经的家园飘落到一个陌生的角落,砍几颗树枝作支架,割几捆茅草往上面一盖,就成了屋子。之后那茅草棚就慢慢变成低矮的塌塌屋。这样的房子,童年时期的我们还看到过。到了父辈那一代,一般是那种三柱四瓜的木屋子,如果有人造起一幢五柱大屋来,那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可到后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砖房就逐渐取代了木屋子。我每回去一次,就会看到一两座新起的砖房。现在的岜湾,新起的砖房几乎占了三分之一。

家乡的一切都在变,整体上是变得越来越现代。但具体到某一个家庭或某一个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对于有的人来说,昔日的辉煌已不再是他今日的辉煌,过去的落寞已不再是他现在的落寞。那过去走出去的现在又走回来了,那过去走不出去的,现在却走了出去。成功的大门总是向着那些不甘落后又不断求索的人们敞开着的。改革开放给人提供了一个让人充分展示智慧与才能的大舞台,有些人一步步走出了贫困,迎来了富足。但有些人却是原地踏步,甚至一天不如一天。有的人躺在过去那种计划经济的大锅饭里,可以游刃有余,可一旦将他放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他就捉襟见肘了。就如我在一部小说中塑造的一个人物一样:“别人的餐桌上是山珍海味,他的小酒杯常常是空而无酒,或者是有酒无菜”。这就让我对那个名叫洪应明的先贤佩服得五体投地,几百年前的他就这样断言过:“富贵名誉,自道德来者,如山林中花,自是舒徐繁衍;自功业来者,如盆槛中花,便有迁徙兴废;若以权力得者,如瓶钵中花,其根不植,其萎可立而待矣。”不只是他,吴敬梓也说过这样一句话:“须是骨头里挣出来的钱才做得肉”。纵观古今,环顾四周,无数人的成败得失,莫不应证着这些先贤哲人的科学论断。

而变化得更快的不是这房子,而是人们的思想观念。改革开放给人们营造了一个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宽松环境,很多人不愿再把自己绑缚在土地上,想做生意就自个做生意,年轻人大多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人们的生育观念也在改变,没有谁愿意多生小孩。他们说,现在什么都贵,养一个孩子要很多钱。特别是读书需要很多钱,盘一个大学生出来少不了五六万块,生多了谁盘得起?不过在这样的变化中,我不无遗憾地注意到了这样一种现象:好些个娃娃没读完初中高中就忙着外出打工去了。我弟弟就是这种情况。弟弟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只有第二的那个考了个师范学院。大女儿去打工之后,我对侄儿说,姐打工去了,你可不能跟着去打工,你要好好读书。可后来他还是打工去了。我就责问我弟说你这爹是咋当的?弟就笑着说我的哥啊,现在是市场经济,是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读了大学又不包分配,读不读书都一样,反正都得出去打工挣钱。我说那不一样,有没有知识,打工的档次就不一样。他说脚生在他身上,他要走就走呗。要是个个都读书,我也盘不起。我听了无言以对。在现在的老家,弟弟的这种观念是很有代表性的,在现在的岜湾人看来,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就是钱,钱就是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这和读书不读书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懂政治也不懂经济,我想说这种认识好像有点不对,或者不全对,或者太粗浅,但我又说不清道不明。在这个高度自由的时代,人们要走出去是很容易的,但要弄出点名堂却不容易。我们走出去的那些娃娃们,他们去了又来,来了又去,老是徘徊在一条低级打工者的路上,挣几个钱实在不容易。这就涉及到知识问题了。你没有知识没有技术,就只能永远走在这样的一条路上。不过,这比过去总算是进步了,这一代的年轻人,大多读到初中高中,也算是有了些文化底子;而且出去打工,走南闯北,有条件见识到许多我们不曾见识过的见识,阅历过许多我们不曾阅历过的阅历,经验过许多我们不曾经验过的经验,接受着比我们更为现代的现代理念,比起那个时代的我们,就显得很有知识了。走出岜湾已经十多年的我,现在每次回到岜湾,多少有点那种“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味道,我总会看到一个个我不认识的小不点,那些小不点也不认识我。许多时候我总是这样想:说不定哪一天哪一个小不点就会成为将来的人中龙凤呢?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希望,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社会总是在不断地进步着,人类从低级阶段走向高级阶段,从刀耕火种走向现代农业,从手工作坊走向现代工业,从古代文明走向现代文明,新的事物总是在不断地取代着旧的事物,后来的人总是以其新的优势显示出超越前辈的优势。尽管岜湾现在的这一代还没有谁崭露头角,但我坚信,像所有有人群的地方一样,希望总是握在新生的一代人手里,他们一定会创造出超越前人的辉煌。

新的一代在不断成长,他们每成长一步,就意味着他们的父母要衰老一分。那曾经品尝过浪漫与爱情的父母不再需要浪漫与爱情,而把浪漫与爱情传给了下一代,把希望也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从而担负起更多更大的责任,任由那生活的风霜一天天刮走自己曾经的美丽与剽悍,带出丝丝缕缕的白发与一道道皱纹。半年回去一趟,你就会发现有些人比原来老去一分;一年回去一趟,你就会发现有些人的脸上又多出了几道岁月的痕迹。甚至有的人永远地不见了。于是我们就感叹,于是就感叹出许许多多关于过去与现在的故事,勾出那再也要不回来的青春与浪漫。就在那无穷无尽的话题中,我醉在了浓浓的乡情中。

家乡的一切都处于变化中,有些事物是在慢慢地变,有些事物是在急速地变。今我来归,物是人非,许多人事倚风而过,不变只有那永远青黄交替的大山,那时清时浊的小河,那春去秋来的花开花谢,那昼夜轮回的日升月沉……

昔我往矣,回去时的我变了,我变得不再年少,不再去打丢崽,不再去捕鱼,也不再有当年的许多梦幻与冲动。那不变的只有一种永远去不掉的家乡情结,我永远都是大山的孩子。



 
总访问量:109352 本月访问量:1053 今日访问量:67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