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378]
[散文]看重自己 [1368]
[散文]城里的娟子 [1285]
刘燕成简介 [1228]
龙珍锋简介 [1106]
[散文]印象西江行 [1094]
陈平简介 [1087]
龚经松简介 [1040]
李金福简介 [964]
龙月江简介 [946]
潘年英简介 [939]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878]
[散文]姨妹老七 [848]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22]
[散文]我的丑陋 [795]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793]
[散文]春趣 [714]
写不完的乡情 [708]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685]
[散文]忧郁的村庄 [652]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远望(外一章)
作者:龙竹青    更新时间:2010/10/5 14:07:54    浏览次数:401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

 

那是我第一次远望,远望他。

我躲在楼上房间里吹风扇解热,听到一串串脚步声,猜想定是他回来了。

径直推开后门走下水刚齐膝深的小河,擦背洗脸,回到堂屋喝凉水缓口气,然后吃饭,最后打开电脑小憩一会儿,这些是他不变的惯例。

大概下午两点钟,电视节目的吵闹戛然而止,他出门了。

本想继续冷落他的,没忍住,快速往窗边跑,掀开帘子朝外探望,好刺眼的阳光!大片绿绿的稻田被考得冒着热气,树木沉沉的昏睡着,除了知了的聒噪,田野死一样的安静。我努力睁大眼睛搜寻他的踪迹,可是,他不见了。

哦,快看,那不是他吗?白色的衣服,褐色的短裤,好像还头戴一顶草帽。真的是他,惨白机耕道上除了他,空无一人。过了一会儿,一辆农用车一下子赶超了他,他被甩的远远的,在车尾缓缓前移。在我的注视下,他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一片密密的玉米地。

再也寻不着他的影子。我终于放下窗帘,颈上的汗珠,揉揉疼痛的双目。

心里软软的,酸酸的。

昨天他和老妈吵了一架,理亏的他今天早起出门了。我知道他是去对面很远的工地上出卖劳力了,窝在家里偷了一个星期的懒,早该悔改了。

在此之前我是决定与他僵持到底的,因为高考失利后在我复习与否的问题上我和他争执不下,他给我灌输他的那套想法,却忽略我的感受。

现在我动摇了。

他不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没有红花绿叶的点缀,远望他,只会徒生哀伤;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习惯在心底反复盘算着生命的流程,远望他,竟发现他的背影很单薄;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逃不了生老病死的厄运,远望他,时刻准备给他坚实的依靠。

 

仲 夏 之 夜

 

伸出汗湿的手撩起床边的窗帘,外面黑黝黝的山崖头顶一片泛白的天穹,闪闪亮亮的萤火虫从眼前慢悠悠地游走,蟋蟀家族的演唱会正持续增温。

我躺在床上,有些焦躁地翻了个身,哪凉快往哪贴,一旁的妈妈同样辗转难眠,平躺会磕疼脊椎骨,她只好左右侧身睡着。闷热的天气把她从自己房间赶到了我这里,虽然情况有所改善,可依旧难逃闷热的牢笼。

风扇吹出的气息是热的,人的呼吸是热的,空气中少了蚊子的骚扰,多了身心的膨胀。睡不了,背脊上侵出源源不断的汗,粘稠稠的。摸出一张硬塑料板,配合电风扇左右开弓,两面扇风,惬意多了。

我开始满口的东拉西扯,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在听,只是有一茬没一茬地回应着,当不知不觉中谈及孩提时代的我的时候,她的话匣子便关不上了。

小时候,我喜欢到屋后面的小河里玩耍,有一年河里涨了大水,我稀里糊涂地卷入涌流中,哥哥及时发现了我,连忙唤来爸爸捞我上岸,简单的应急处理后,气息奄奄一息的我很快被送往医院,捡回一条小命。

妈妈一说完,舒了一口气问:“妹妹,你还记得是怎么落水的吗?”

我怎么记得我的顽皮险些酿成一场人间悲剧?我怎么记得事后的你们是如何拍拍胸脯谢天谢地?昔日的我仅仅3岁而已,你们所留给我的3岁的记忆,似蜜一样的甜美,哪里会让我品尝一丝苦涩呢。

后来,只要妈妈出门劳作不方便带上我,总会拜托隔壁的小阿姨代为照看我,那个凶巴巴的阿姨十分尽责,把我控制在她的眼皮下兜圈圈,丝毫碰不到河水。每次在伺机下河,快成功的节骨眼上,身后总会见鬼似的响起一声响亮的“嗯哼”的假咳,我立马僵成了木头人,纹丝不动。要知道,羊村的肥羊们之所以害怕灰太狼夫妇,只因为羊的天敌是狼。我为什么见了小阿姨就不是我了,理由同上。再后来,小阿姨出嫁了,我便再没有遇到过她,可10多年来,只要我到河边去,她那一声“嗯哼”威慑力又会暗涌。

妈妈还说,小时候胡乱吃东西拉肚子,瞒着一家人偷偷跑厕所直到虚脱都不敢吭声,所幸的是,被及时送到诊疗所输了一天的液才恢复了生气。

这是我所清楚的,因为害怕吃药,我宁可忍耐。可是生病哪有不吃药的呢?每逢我生病吃药,往往全家总动员。

先是被抓或是被骗回家中,被爸爸强行捉住手脚反抗不得,然后哥哥上前一把捏住我的鼻子,妈妈迅猛地将已调好的药一勺一勺往我嘴里灌,任我如何挣扎,如何哭喊,那又苦又臭的液体已在我的体内肆意翻滚,吐吧,后果只有受二茬罪。忍吧,从桌上抓一把水果糖含在嘴里,把药的气焰压下去。

我只能乞求老天爷让我健健康康的度过每一天,可记忆中的我却总是生病,不病则已,一病便牵连一家,尤其是妈妈。

犯肠胃病,突发慢性阑尾炎,总让我一次次成为忍受病痛的患者,而一直默默陪在我身旁的,没停止过一刻操劳的妈妈,又是隐忍着如何沉重的痛楚呢?

觉得自己是个恐怖分子,专叫妈妈提心吊胆,捏一把汗过日子。

妈妈仍在佯装怪罪我的样子,列举我当年的“恐怖行径”,我哽咽了,默不作声。

我知道,妈妈,你是不会责怪我的。

窗外的风景依旧,蟋蟀依然在歌唱,我心里说:安心地睡吧,我不会再让您担心受怕了,妈妈。



 
总访问量:92939 本月访问量:874 今日访问量:37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