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3]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感悟烧炭年华
作者:天柱民中202班 姚源清    更新时间:2009/5/18 22:40:57    浏览次数:282

大雪断断续续,纷纷扬扬地下了半月有余,绵亘的雄奇大山失掉了以往的恬静,活泼,取而贯之以空旷和死气,如同荒疏已久的人心,虽已逼近年底,然而却显得分外空落与慵懒,找不到一丝迎新辞旧的朝气。每每山外普降鹅毛大雪,祖母总是倚门眺望,接着便开始怨天尤人了:“这样下下去怎么过得了这个年冬,怎样烧长明火啊?”语气竟夹带着些许不满和愤懑。

这的确是场罕见的大雪,据说是五十年一遇,这股寒潮直弄得天寒地冻、大地封凝,电线和电线杆都被折断了,夜晚只有点上松明或是将就用些菜籽油,如果无法,那只得早做晚饭,天黑时便蜷进被窝,不过漫漫长夜也是难熬之极;自来水管也是硬梆梆的,任你烧几锅开水沿途如何去烫,不过半把时辰,又凝结成冰了。取水就只有把稻草搓成草绳,往筒靴底绕上几匝,踏着寒冰不打滑后就可以担着水桶去水井挑了。如此水电不通,自然是难过得紧,但也还强忍得过去,但没有柴火生饭取暖,这年底大冬的,谁能生受得了。

“街上卖炭十五块一斤,嘿,这年头,烧炭一个冬,顶打十年工啊!那伙烧炭的精明得要死,试问我们这伙农民哪个买得起啊!”二十七那天夜晚,小叔找到我感慨地说道。他多年来一直在外奔波,逢上过年才有空回来一趟,这不前几天刚从山东回来,然而生活似乎并不如意,艰辛让他饱尝了风霜,而唇上蓄着的短须,则他看起来越加成熟和显老。

我深有同感,但又觉得是无可奈何的事,不由黯然地点了点头。小叔猛地手掌一挥,断然说道:“赶明天我俩也去你大伯那口炭窑烧上一窑。”我知道大伯在五里外的山坡上曾经挖得有一口炭窑,不过这冰天雪地的,山路极是难行,而且去哪里找炭柴啊?

小叔见我颇为踌躇,便说道:“炭柴那有什么难处,试一下总比在家呆着强吧!”我心想也是,与其在家闲着无事,人变颓废,还不如进山去闯一闯,于是向父母征求意见,父亲听到我这个想法后,竟大为高兴,说这样正好给我机会去历练历练。

第二天天刚麻亮,小叔和我就已经套上筒靴,戴上手套,选了两把磨得锃亮的柴刀和斧头,背上齿牙锋利的钢锯,便开始向山上进发了。沿途果然是冰雕世界,下了这许久的大雪,这人迹罕至的山野更是只余下寂寥与莽苍了。四下一派萧瑟,了无生气。偶尔有几只僵冻的云雀,扑扑地几个纵跃,飞入灌木丛中,丢下几声鸣叫,冷涩而短促。

我们走进山中,首先便是寻找被雪压断的树木,在用柴刀敲击树干,直把树上凝结的冰淞震得哗啦啦地落了一地,这就开始伐木了。麻栎树当然是首选,这种树木因为纹理密集,质地坚厚而为人所喜,当然更重要的是烧炭时候没有太大的亏损,而且成炭后十分耐燃。砍伐的树木如果是树身较小的,用斧头便可以解决,但若是有碗口般粗细,那就须得改用钢锯了,小叔和我各自找到一棵麻栎,当即钢锯与斧头齐施,动手砍了起来,空山中立时伐声响彻,木屑纷飞。忙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十多根麻栎树放倒,之后挥舞柴刀,又把树木的叉枝修理干净,用油茶树当作捆绳,捆了三扛。

歇了一阵气后,便要把所有修理完毕的光秃树枝扛上坡来,堆在炭窑边的雪地上。因为树身浸了雪水的缘故,显得甸沉异常,而且双手拨着树子,虽然戴着手套,但那是棉纱所制,湿了雪水后便无济于事了,霎时间双手有如被烈火灼伤,疼痛无比。加上山路崎岖盘旋,裹覆冰雪,扛着树子转弯极是不便,来回几转,我便已经吁吁冒汗,喘如咆牛了。同时心里也是暗生悔意:“大雪天的来受这份活罪,晓得在家看书就好了。”当然小叔是不会真正让他这个侄儿累坏的,要是我歇气扛不来了,他就走过来拨起树干,替我扛走。

等到忙完,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了。我们收拾了柴刀等工具,赶回家吃早饭。路上小叔对我说,下面就是锯柴上窑了,这回需要拿锄头、铁锹,还有扛上两扛干柴去起火,活儿虽然没有早上这么辛苦,但得耗更多的时间才能忙完。为了节省时间,小叔还建议把中午饭打包将来山上吃,省的走路。 

 回家吃过早饭,我往怀里揣上一本阿来的《尘埃落定》和一本食指的诗集《相信未来》,因为我笃信在烧火的时候有闲工夫,再说在黄天雪地的环境中看书,我倒还从未试过。当然也不忘兜上两个刚打的年粑,聊充午饭,又在猪圈边扛了一扛干柴,叫上小叔,便又匆匆来到炭窑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把麻栎树锯断,每截都要大约相等,如果是树躯较大的话,那锯断后还得用斧头劈破,这样在烧火的时候才容易接火,另外那些修理过后的枝柴,也都要砍成三寸来长,当作棚柴。

这其间要数锯柴最为辛苦了,因为是圆滚的柴木,极易滑动,所以锯着的时候就得手脚并用,一只脚踏实麻栎树后,双手才能执着钢锯往树身锯去,开始的时候还很有气力,可来来去去都是这机械的几下子,加上握着锯柄地双手冰冷之极,弄了几根之后手臂就不行了,不得不坐在雪地上休息片刻。

而看看小叔,正自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活儿,他到底是身强力壮,只见他手中的钢锯嵌在树干里,来回梭动,伴随着纷扬的锯末,吱吱几声,麻栎树已经断成两截。他回过头来看到我一副吃力的样子,不由笑道:“毕竟是学生啊,还嫩得很!”说完又叹了一口气:“还是学生好啊!”我虽然不明所指,但一听他这话,心里不是滋味,一发狠,起身又锯断两截。小叔见状莞尔一笑,也不理会。

然而要锯断这许多麻栎,砍这么多的棚柴,也不是件一时半会能办出来的事情,在歇歇停停中挨了许久,才总算做完。我不禁如释重负地长吐了一口气,因为烧炭最辛苦的两道工序总算完成了。

接着便是上窑了,小叔用铁锹撬开柴门上堵着的土石,把它们刨在一旁,一个洞门立时出现在眼前,约莫五六分钟,等到窑里的秽气散尽,空气流通之后,小叔就蹲了进去,一边看着窑膛,一边示意我把锯断的麻栎搬运过去,然后一根一根地递给他。

只见他把这些主柴根根紧挨着竖直放好,又在主柴上面横放那些已经砍断的棚柴,别看这窑膛没多大,可说要装起来,还真是不少。直累得我腰酸背痛的,所幸小叔一边放柴,一边跟我讲这炭窑的结构,讲完后又对我说这些年他在外头闯荡的故事。我对这些事情表现出极大的兴致,而小叔也是平时难得找个人来倾述,这时讲得十分尽兴:
    
“跟你说啊,那次我包下整个工地……有一次老板发下一张图纸,整个工地的人都不会瞧,嘿,你说怎么着,巧了,偏偏就给我琢磨出来了,结果那天晚上工头都跑来找我问啊,还说要给我加工钱哪……唉,可惜不久后,那家老板涉嫌诈骗,被拘捕了,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那你只是差上一点运气……”

“谁说不是呢,接下来的事就更气人啦……”

“啊,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啊……”

我们边上窑边说,不觉间已经把窑膛装满,小叔往后回头一看,见到雪地里还余有几段麻栎,说道:“居然还剩主柴啊,嘿,晓得少扛两根就好了,现在要开始封柴门吧!”说完从旁操起锄头,在近旁的余地挖了个小坑,拿起旁边的一个烂瓢,想是以前大伯留下的,递给我叫我去田里边的小沟取水,等我装水回来,他把那水直接倒在小坑上,用铁锹捣破大的泥土,绊了几下,抬头说道:“还不够!”于是我又去取了两次,足水之后,小叔把泥土和得不希不稠的,糊上岩石,便开始在柴门口打土坯了,这土坯要砌得结实,就得一层一层地往上堆,直到门顶,丝毫马虎不得。这环节我可是一点也不会,也只有在旁呆看的份了。砌好之后,小叔用锄头把刚才刨下的灰土封了上去敲紧。

事毕后,小叔拍了拍粘在手上的黄泥巴,解开从家里扛来的枯柴,说道:“可以开始烧火了!”我听后大是高兴,急忙捡来一抱杉刺,小叔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杉刺。噼啪的火爆声中,小叔搭上干柴,火苗登时如花般恣意开放,烘烘地生了起来。我伸出僵冷的双手,靠放在火苗上,竟是没有半分知觉,过一会儿,一阵瘀痛才开始从手指传来。

小叔嘱咐我要不断加柴,不能够断火之后,便去小沟洗手去了。我从怀中掏出那两个年粑,清早才打的,我留了一个给小叔,自己把另外一个送入口中,嚼起来软软的甚是受用。我一边吃粑,一边往火门处加柴,看着腾腾的烈焰送入火门口,我仿佛看见,窑膛里的棚柴正在熊熊燃烧,接着主柴,“嗤嗤”地烘烤这上面的水分,豆大的水珠顺延而下,倘过膛底,穿过里边的洞穴,一股股浓烟缓缓地喷将出来……生活原来这么美好,我之前的悔意忽地消散殆尽了。

于是我索性用锄头架住窑边的土丘,从怀中拿出《相信未来》那本诗集来,一页一页地仔细品读。

“出烟了!”小叔一声雀跃,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我看书的思绪便立刻被他打断了,抬头往烟囱一望,小叔正挪开那盘盖子烟囱上的干牛粪,果然见到一缕白烟如丝带般随风左右晃动。我放下书本,走上去探手那股白烟,起初时气息还极为微弱,但接着愈演愈烈,慢慢地竟形成一股滚热的气流了。

 小叔从草丛中取出一枝枯竹节,竿上还裹着棉布,往烟囱一放,左右捣动几下,抽出来就是一把水,他拿到草丛边,用脚踏住后,双手使劲转动竹节,立时便把那股污水拧了出来。做完后又把竹节探进去,如此反复施为十来次,小叔才勉强停了下来,望着天边的瓦灰的暮色,开口说道:“做这么多,就只是为了大年三十晚上能够燃上长明火,唉,其实浮生如梦,做农民的一辈子也就只图这么多了,明年且去外头闯一闯,看看又能混成什么样。”
    
我闻言怔忡良久,手中反复摸着食指那本《相信未来》,掂量着这句消极的话语,这是小叔说出来的吗,我心底自问着。守着火堆,我忽而向起关于生命的厚重起来,生活难道不是五彩纷呈,难道真如他说的那般没有激情,没有奋斗吗?话的正确与否,我不知道,我只是走我的路,也许是我还未真正体验到困顿的生活吧。

……

火门上的火已经熄灭了,仅余下白色的灰烬或在盘旋,或在静躺。夜幕已然倾泻而下,我们封完窑后,收拾工具默默地回到了家。之后,我们顺利如愿地得到了两挑多麻栎炭,在三十那天晚上,家里烧到了年年永不熄灭的长明火。而小叔和我也在过完绚丽而又匆匆的春节后,踏着雪融后泥泞的道路,各赴东西,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和归程。

我现在时常怀念那段烧炭的时光,怀念那里的大山和那场大雪,当然还有一起烧炭的小叔,两年不见,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无论如何,那段时光无疑给自己被迷惘侵蚀的日子注上了新生活力,让自己更加明白生活和未来的永恒,诗人食指说:“我之所以相信未来/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而我,却之所以执着地相信未来,全缘于未知的诱惑以及自己对生活的热爱。



 
总访问量:111437 本月访问量:665 今日访问量:26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