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99]
[散文]看重自己 [1553]
刘燕成简介 [152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34]
陈平简介 [1423]
[散文]印象西江行 [1337]
龙珍锋简介 [1333]
龚经松简介 [1278]
龙月江简介 [1159]
李金福简介 [1148]
潘年英简介 [1129]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79]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1011]
[散文]姨妹老七 [996]
[散文]我的丑陋 [99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94]
[散文]春趣 [915]
写不完的乡情 [902]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40]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813]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苍重的雪
作者:天柱民中202班 姚源清    更新时间:2009/5/5 17:23:08    浏览次数:287

时令交冬的天气,干冽而寒冷。天空依然彤云惨淡,丝毫没有放晴的意思。到了正午,强劲的北风呜呜地嘶咽,夹杂着沙粒般大小的雪糁从天而降,噼哩啪啦地在泥地里,在屋顶上,在干涸的田塘边,在堆积得发黑的柴垛上摸爬滚打,发出和这个世界摩擦的窸窣声。

山子迈着沉沉的脚步,拖着疲乏的身子,在车马来往的街头,觉得自己的命运就像这些雪粒,任由北风刮吹不能自主。然而悲哀之余,拼命地欣赏这凋年急景,却也不算寂寞。雪越下越发急切,冬风更是如蛇缠般钻进衣领和裤腿,吹得皮肤僵冷生疼。山子叹了一口气,却没有顿脚,而是继续前行。

昨天上午,山子刚到学校时就被躲在厕所旁抽烟的阿东叫住。对于这种在学习上不思进取,抑且品行不端的家伙,山子向来没有好感,而且一想到阿东平日里那股嚣张气焰,心中便觉说不出的厌恶。当下装作没有听见,若无其事地朝另一旁走去。 

阿东叫了两声,见山子没有回应,急忙把烟头掐灭,放进兜里,三步并两步地奔到近前,一把拦住山子,哼了一句,你神气什么?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单,迎风一抖,扬到山子眼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山子不屑地朝纸单一瞥,只见上面横横竖竖的格线里,密密麻麻地写着阿拉伯数字和全班同学的姓名,山子心中一紧,马上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强烈地压抑着内心的紧张,凝神屏息,目不转睛地从表格的第一行看下去。

第一行写的是:张小爱,语文:95;数学:92,品德……名次:1

前五行没有自己的名字,山子一咬牙,那么自己的姓名该在后五行了,目光很快扫过后五行,没有。山子有些发虚,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前十五,前十五一定有自己的名字,山子对自己说。可是这名字好似跟他捉迷藏,山子仍是找不到。山子不敢从末尾倒看上来,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名字当真会在那里,那样的话,他会疯掉。山子闭上眼睛,他几乎是近于乞求了,老天爷,你就保佑我得个前二十吧,我保证每年给你烧高香。睁开眼睛时,姜小芬:语文:70;数学:62;品德……名次:16。刘小云:语文……蒸发了,一定是蒸发了,山子喃喃地说。半期的时候,自己还是全班第四呢。山子几近绝望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跃入眼帘:

石小山:语文,65;数学,47;品德,52;自然,37……名次,33

不可思议,山子微笑着对自己说,半期的时候自己还是第四名呢,怎么可能这样子,不会的……山子痛苦地蹲了下去。

阿东把举起的手垂了下来,甩了甩胳膊,酸死了。看到山子一副痛苦不欲生的样子,脸上微现得色,别这么夸张吧兄弟,我不是还在泥的后面么,有我垫底,你怕什么啊?

山子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盯着阿东,这下你可高兴了?阿东尴尬地笑了笑,咳,你说的什么话,我,我是那种的人么?不过估计这次回家,我老爸可能不会再像上回那么凶了吧。

山子嘲讽地说,以你的意思,这还比我考得好了?阿东脸色一红,当然不是,你不知道,以往每次拿成绩单给我老爸看,巴掌虽然是少不了要挨,但更气愤,更令人难受的是,他每次都拿我跟你比,说什么看看人家山子,他吃几斤你就未必少了,他长一个脑袋你又不多,咋你就是比人家差那么一大截啊?这些话你说气不气人啊?现在我的名次就紧跟在你的后面,回家又看他怎么说。

山子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也不理会,径直朝教室去了。

到班上正式开一个总结会的时,取得好成绩的张小爱等人理所当然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而诸如山子、阿东之辈,受一顿批评却也是在所难免的。班主任杨老师在说山子时间他耷拉着脑袋,目光茫然地望着黑板怔忡出神,自己说得苦口婆心,嗓子发干,他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不由彻底被激怒,她走到山子桌子前,用力一拍,山子惊惶地看着怒不可遏的老班,任她口沫横飞地臭骂过来,狗日的把我讲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半期得了个第四名就屁颠屁颠了是不是?看看你现在这死蛤蟆相,以前考得好就翘尾巴了是不是……虽然山子对蛤蟆有没有尾巴还不甚明了,但想起蛤蟆翘尾巴的样子,虽然面对的是一向严肃的老班,但也不由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全班的同学都诧异地回过头来盯着山子,老班铁青着脸,低喝一声,滚出去。

山子回到家时,已是下午,刚踏进门,心中正自算是否该当隐瞒父亲,迎头便已碰见。只见山子父亲一脸醺醉地低眯着眼,成绩单领回来了?山子忐忑不安地说,我没……没有。山子父亲胡地大喝一声,拿出来!山子吃了一惊,颤颤巍巍地把成绩单掏出,递了过去。

这小兔崽子,吼一声就差点吓出尿来,真没出息。说着微笑地将成绩单接过,慢慢打开。看了一会儿,忽地笑容凝注,目光陡然一厉,双手狂扯,成绩单早已被撕得粉碎。山子战战兢兢地看着父亲的狂态,半点也不敢出声。山子父亲忽然抬起右脚除掉皮鞋,往山子飞砸过来,山子急忙侧身一闪,那皮鞋打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山子干嚎一声,从大门里飞奔出来。

永远不要回来,山子父亲捡起地上的皮鞋,恨恨地说。

此时天空已不再下雪糁,只是稀稀疏疏地地飘着几朵零星雪花。街两边的雪已有牛皮般厚,而街心的雪早被来回的车马碾碎,化成一道道雪水,黏着黑土,使得道路更加泥泞不堪。

回想着昨天的事,山子仍然心有余悸。已经离家出走一天了,他觉得现在又冷又累,而且自从昨天吃了一碗早饭,到现在滴水未进,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晕倒在马路上。从街边抓起一把白雪,胡乱地拍进嘴巴,雪水咽到肚子后,却越发觉得口渴肚饿了。

街上有几条野狗在来回地游荡,山子忽然觉得自己就像这些野狗一样,漫无目的地在四处觅食,流浪,也或许在期待一个温暖的家,一份真挚的爱……想着想着,不禁对这些野狗心生亲近起来,他忽地唿哨一声,逗起这些野狗来。

然而这些野狗似乎并不领情,头脑瑟缩着,警惕地将全身体毛竖了起来,呜呜地闷叫一阵,竟朝山子扑了过来。山子吃了一惊,本待撒腿就跑,可是疲乏终究没能让他提力再次狂奔。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野狗早奔了过来,咬住裤腿,山子只觉一阵虚脱,热血直涌如脑,几欲晕厥。

蹲下去,捡泥巴扔它。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这话如同救星一般,山子想也不想,蹲下身去,抓起一把烂泥往狗身上砸去,那只野狗一声惨叫,夹着尾巴,溜了回去。其它的几只却逡巡着,只待山子稍有空懈,就群起而攻之。

呼呼的破空声响,几大沱泥球飞射而来,打在泥地上,溅起的污水向群狗身上撒去,山子也不失时机地扔出烂泥。几只野狗前后受敌,惶恐地狂吠着四散而逃。

你没事吧,救他的那个人说道。山子回头看时,那人却是阿东,山子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心下终究是一阵感动,是你?阿东过来扶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山子看着他微微肿胀的脸颊,心中奇怪,你的脸怎么了?阿东牵强的一笑,还能怎样,我爸打的。山子问道,你不是说这次和我的距离拉近了,回家就不会遭打了吗?阿东脸色一红,他这次的政策又不一样了。

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啊?山子似乎很好奇。他说上个学期我还得了个32名,现在却是34名,成绩明显有下降,我还来不及说自己跟你的差距已经缩短,他的巴掌就罩到我脸上来了,现在还疼呢。你呢,大雪天的窜街上,算怎么个回事啊?山子闻言叹了一口气,黯然地把自己的境况告诉了他。阿东听完他的讲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你爸比我爸也好不到哪去,咱俩当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两人感慨一番,向前走去。 

阿东忽地叫道,那不是你爸吗?山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自己的父亲披着大衣,左手拄着一根枯竹棍,时不时地朝路边的人询问些什么。看着他的父亲,山子忽然心里涌出一阵得到报复后的快意,正当在思考要不要去见他时,他忽然发现父亲犀利的目光正朝这边射来,而且是几乎用嘶吼的声音喊道,小兔崽子,别跑!同时整个人像野猪般追了上来。旁边的阿东不由分说地一把拉开山子,还愣着干什么,打你的时候不知道心疼,现在又急着来追你,就让他急去吧,我们走。

来到街背的小山丘边,两人都累得坐在雪地上,阿东笑着说道,你老爸能耐再大,可说要找到这个地方来,起码也得花上半个钟头,不用愁了。山子却粗重地喘着气,你身上有吃的东西不?

阿东闻言,双手在身上的兜里游走了半晌,摸出一支发皱了的香烟,一盒火柴,最终掏出一个已经咬了一半的生硬糍粑,晃了晃,这个行吗?还没递过去,早已被山子夺去啃了。

阿东看着山子这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微笑着摇了摇头,自顾地把那支香烟叼在嘴上,侧过身子挡住风,抽出一更火柴,往刮火皮一划,黄色的火焰立时点着了香烟,也擦亮了他那双干涸而寂寞的眼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但见随着香烟上的火芒飞快地向嘴边逼近,他的腮帮也深深地吞陷了下去。山子静静地看完他意味深长地把那股青烟徐徐吹吐出来,问道,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滑雪,阿东指着下面两边乱石堆中间两丈宽的山坳,感叹道,当真是块滑雪的好地方啊。山子疑惑地问道,可是滑雪也得有两片竹板啊。

阿东笑了笑,走向旁边的枯草从,双手往里中一捞,扯出两片竹板来,早在去年就藏好了,可是一直没下雪,今天正好用得上。说着便将竹板按竖二字摆在地上,然后将香烟递给山子,自己就要踩上去。

好孩子是不抽烟的,山子轻轻地说道。好孩子?阿东冷笑一声,你还当自己是好孩子么,老师,同学,还有你老爸,他们可不这么认为。山子闻言呆呆地看着他,忽觉眼角有些湿润,不禁凑过嘴去,深吸一口,对,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孩子。不知是因为第一次抽烟经验不足而被呛住,还是感伤,山子有些哽咽。

阿东索性将烟放在了他的手上,自己踩上竹板,双手握着竹板一端,嗖的一声,急驰而下,只激得雪花翻飞,壮观无比,连山子也不禁低呼一声。阿东把竹板拿了上来,重新在地上摆好,你也来玩一下?山子呼出一股青烟,接着吐了一口苦水,可是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嘛,我来教你啊。阿东似乎有些奋亢。山子把烟蒂咬在嘴上,半信半疑地朝竹板试探性地踏上脚去,竹板因为重量滑动了一下,山子心里一虚,哎呀一声便抽回了脚。

阿东笑得弯了腰,学滑雪首先得练胆量,就你刚才这样子,学一年都未必会,嘿,人家教牛也只要三个早上就会转犁了,你要是拿不出胆量来,怎么可能学好呢?山子听他笑声带刺,将心一横,好!说完又踏了上去,学着阿东刚才的姿式,紧紧地握着了板控,任着竹板载着他慢慢地移动,一颗心也随之上下起伏。竹板滑动了一会儿,忽地一泻而下,速度便加快了起来。山子闭上双眼,觉得自己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放地在原野上飞奔,一辆急驰的列车,洒脱地在一截截高山隧道间穿梭……种种异象,不一而足。

不好!山子,你爸找来了,阿东颤声叫道。山子猛然一阵哆嗦,白忙中回过头来,但见山头上站着一个魁梧的身影,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山子一想到嘴上咬着的那根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急忙吐掉,隐约间,他听到父亲骂着,……你竟敢抽烟,回家我抽死你……

然而就出神这么一阵子,竹板底部却触着了一块稍微凸出的小石块,竹板的方向登时偏转,改向右边拐去,快速无伦地朝乱石堆扎进。山子回过头来时已措手不及,他只觉自己被浪卷般重重地拍在棱角锋利的石块上,全身一震一瘫,当下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

阿东在他身边号啕大哭,这位兄弟哭得慷慨悲壮,哭得豪气干云,然而山子却没有能听到,父亲搂着他,拍着他僵冷的面庞,大声吼道,兔崽子,你给老子站起来啊,你不起来,回家我抽死你……好儿子,你起来吧,老爸再也不会拿棉花柴抽你了,再也不向你扔皮鞋了,再也不撕你的成绩单了,老爸保证,这次说话一定算数,你要是死了,谁来给你老子我尽孝啊……我们一起回家,你不是说羡慕邻居小胖天天有肉吃吗,老爸今天就是赊账也要顺便从街头带上两斤猪肉,我亲自下厨,夜晚我们两父子好好地干上一瓶白酒,你就算抽烟,老爸也不会介意的……你给我起来啊,你怎么那么不听话了,你个没有家教的孩子,山子父亲跪在雪地上泣不成声,像野狗一样围在他的身边乱爬乱转,兔崽子,你倒是给老子站起来啊,老爸其实也爱你啊……

然而山子再也不会听到这些,他只是瞪着死鱼眼茫然地看着苍重的雪天,天空是那么的静邃,静邃得有些怕人,他很想听听落雪的声音,然而当脑后的鲜血慢慢凝固,慢慢变冷时,他的一颗小脑袋终于不明不白地栽了下去……



 
总访问量:114843 本月访问量:1075 今日访问量:28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