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99]
[散文]看重自己 [1553]
刘燕成简介 [152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34]
陈平简介 [1423]
[散文]印象西江行 [1337]
龙珍锋简介 [1333]
龚经松简介 [1278]
龙月江简介 [1159]
李金福简介 [1148]
潘年英简介 [1129]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79]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1011]
[散文]姨妹老七 [996]
[散文]我的丑陋 [99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94]
[散文]春趣 [915]
写不完的乡情 [902]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40]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813]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出了远门的爸爸妈妈
作者:蓝田中学 杨秀兰    更新时间:2009/2/7 23:03:37    浏览次数:265

1993617早上,“哇哇”的哭声划过山沟,钻进了树林,一个小生命诞生在偏僻的穷山沟了,那就是我——一个苦命的小女孩。

三天后,我离开了亲生的妈妈、爸爸,离开了两个姐姐,没有任何交易的被山另一边的一个陌生的姓杨的家庭拣了去。

时光像山沟的流水,叮叮当当地流出山沟。转眼间,我成了13岁的小姑娘。13年的历程,泪回首,沧桑经历:路妹,是邻居阿姨给取的名,饱经生活磨炼的爷爷、奶奶是多么的高兴,天上又落下了个“林姑娘”给他们,让他们老有所托。小时候邻里淘气的小弟弟老说我是捡来的,没人要的。我也曾多次流下伤心的泪,但终是事实。他说他的,然而泪总是往肚里流了,暗地里想:我总有一天会找着我的爸爸、妈妈,现在他们出了远门(因为爷爷、奶奶老是说这话)。这不,爷爷、奶奶高兴地起早贪黑的干活,我上学了,新书包里装进了新课本,爷爷、奶奶脸上写满了幸福。书包里的新书换了一次又一次。

昨天,也就是2006415日早上。山沟边的映山红开得好艳。一对中年夫妇淌过山沟小溪,穿过映山红,竟直接走进我和爷爷、奶奶的家。

当我刚从酣梦中醒来时,奶奶早坐在我的床边,屋里还有一对陌生的中年夫妇,我把眼光投在那男的身上:他下腮长满胡子,微胖,一张疲倦的脸。我觉得我长得像他。那妇女见我醒来,脸上堆满了笑容说:“是这个妹呀!叫什么来着?”此时我才将眼光放在奶奶身上,她画满皱纹的脸布着阴云,她扭转头去说:“路妹”。中年妇女于是甜甜地叫道:“路妹,妈来看你了”。妈----我迷茫了:爷爷、奶奶在我刚会说话时,只教我叫“爷爷、奶奶”;在我受邻家小孩欺辱时,爷爷、奶奶只告诉我爸爸、妈妈出远门了;在我13岁的人生字典里“爸爸、妈妈”还没翻查过。爸爸是什么,妈妈是什么!那中年妇女竟然拉上了我的手,我胆怯地从她手里将自己的手挣脱了出来,藏在了身后。“路妹——叫妈,那是你爸!”中年妇女用手指着那个一脸困倦的男人说。山沟上了蒙蒙的雾,那雾挤进了我那本就简陋的小房间,仿佛想一下子冲破这一切。我有爸爸、妈妈吗?

这次,我的泪仍是往肚里流,苦啊!有谁知道:十三年的委屈,十三年的泪?我茫然的拖动我那双平时欢快的脚,我挪出了小房间,爷爷他孤独一人坐在门槛边,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此时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愁云,眼睛凝望着山那边,嘴衔着烟袋,一头的烟雾。“路妹,跟妈回去吧!你的两个姐姐很想你。”那个自称为妈的中年妇女说着,从屋里追了出来。我一头雾水,爸妈出远门了,十三年后回来了,又要跟妈回去了。我来到爷爷身边,蹲下一只脚,用手揽住爷爷那苍劲有力的右胳膊,我一句话不说,只看着爷爷的脸。爷爷将吸完了旱烟的烟斗,在门槛上磕了两下,卷上烟袋子,插进左边衣兜,却又扯了出来:“好吧,跟你爸爸、妈妈回去吧!”他无可奈何的说着。我的泪终于像开了闸的池水泄了出来。“爷爷,你不要我了,你不是说我爸爸、妈妈出远门了吗!爷爷——”我那积蓄了十三年的泪,翻着浪,奔腾着,洪水般的涌了现来。“我没爸爸、妈妈-----我没爸爸、妈妈!他们出远门了!”声音穿过山沟,漾出了山谷。

我没有跟随十三年不见的爸爸妈妈回去,尽管他们想用金钱补偿爷爷奶奶对我十三年的养育,但我十三年的辛酸他们没法补偿,仍是一桩免谈的交易。我只要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也只要我,我不需要如此落后的父母。昨天晚上,我们两家和邻居阿姨一起吃了团圆饭。今天虽然在他们走时,我叫了他们一声“爸爸妈妈”,但是我留在爷爷奶奶身边了。当爸妈的身影消失在山沟尽头后,邻居阿姨向我揭了一个天大的谜,我是爷爷( 杨德富)、奶奶(杨桂花)抱养的第六个女孩,前面的五个女孩都被自己的爸爸妈妈要走了,只有我毫不含糊的留了下来。那山沟的映山红,一簇一簇的,开得好艳啊!

爸爸——妈妈——,女儿只有把您们看成还是在出远门了!

(指导老师:杨汉多)



 
总访问量:114839 本月访问量:1071 今日访问量:24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