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390]
[散文]看重自己 [1378]
[散文]城里的娟子 [1290]
刘燕成简介 [1244]
龙珍锋简介 [112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07]
陈平简介 [1104]
龚经松简介 [1056]
李金福简介 [978]
龙月江简介 [960]
潘年英简介 [95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889]
[散文]姨妹老七 [85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31]
[散文]我的丑陋 [804]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01]
[散文]春趣 [724]
写不完的乡情 [718]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691]
[散文]忧郁的村庄 [66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小说]寻找钟小云
作者:吴谋诚    更新时间:2010/12/4 20:05:11    浏览次数:438

  

如果不是五年前,我在广州火车站狠狠的对钟小云说五年后我一定会去找她。现在我也不会去那八辈子打不着一杆子的湘西,我要去湘西龙山,只是为了证明我没有忘记我说过的话。

这么多年的南方打工生活,已让我厌倦了城市的喧嚣,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躲进城市的五楼,楼下的车水马龙就犹如海市蜃楼般的在倦怠的双眼里消失,变成一片苍白。在朦胧的梦里,我想得最多的还是钟小云,想到她对我的好,想到她不顾一切的付予我,想到她在生活里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包容。我不知道这个说口口声声要我娶她的女人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不知道这个和我指天为誓的女人为何最后还是要和我分道扬镳。

我有时候嘲笑自己的社会地位,嘲笑自己只是个穷光蛋,嘲笑在这个金钱买卖的社会,有了钱就可以买到房子,还可以一同把女人也买进去。如果爱情必须与金钱联系在一起,我付出的真心又有什么用,生活是要继续的,真心不能够买到面包!

我常常想着在这个新时代的社会中,我们一样无法逃脱父母之命媒妁之约,往往别人总是会编着很完美的爱情故事欺骗世人,什么牛郎织女每年都能够在鹊桥相见,什么梁山伯和祝英台最后化为蝴蝶双飞,而我们最后什么都没有变成,要变成也只是变成时代的可怜虫吧。

之前钟小云就这样问过我,如果有一天她和别人结婚了我会不会去。我说我不会去,我害怕我土得掉渣的样子玷污了你们富丽堂皇的房子,我更害怕我一个人走在回来的路上,如今就是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所以,每天我都努力的去工作,我只想挣钱,我发誓等我挣够了钱我就去看钟小云,去看看这个小婊子跟着有钱人过着的幸福日子,看着钟小云那女皇般的生活,就算是死我也值得了。

这么多年里,多少个夜半醒来,回答我的依然是夜的苍白和黑暗,我向上司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又在旅行箱里翻出了钟小云以前给我的一张乘车卡片,我一直保存着它,就像钟小云离我而去的那天我说的话一样,我也许用一年的时间来恨她,却要用十年的时光来怀念一个人,她就这样轻易的穿越了我一生的沧桑。

 

也是因为钟小云的原因,很多人都以为我是湖南人。丹丹来车站送我,问我还会不会回来?我说如果我被拐卖给湖南寡妇的话,我就回不来了。然后我上了车。紧闭的车窗里,我看到丹丹一直挥着手,连自己最后吸入的一口新鲜口气都魂飞魄散,我想对她说你回去吧,我想她不能听得见。

丹丹是我从酒吧回来的路上认识的。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在我回来的路上她问我说:先生,能不能给我一点钱,我只要吃一碗面的钱。

看着她乞求的眼神,我感觉到有些奇怪!可能是她也觉察到我脸上异常或者已经是司空见惯的表情。接着解释说自己老家是贵州的,自己离家出走,现在身上已经没有钱吃饭了。

我还是有些惊讶,就问你没有老乡在这里吗?

我有同学在这里,但是我来到这里都联系不上他们了。

这让我想起我离家出走的那年,也是这样流浪着,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我用乞求的眼光乞求着城市人的可怜,可换来的只是别人的怀疑和唾弃,要么就说我是骗子,要么就骂着我说臭要饭的,滚一边去,不要妨碍他们逛街。

我说我请你吃饭吧,我们应该是老乡。她有点疑惑,然后跟着我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餐馆。

我问她,城市很无情,你不读书了吗?

她回答说,我初中刚毕业,不想读书了,就跑出来了。我叫丹丹,别人都这样叫我。

对于她,我并没有多少话说,可她总是找话题跟我聊起来。后来才知道她是我们隔壁县的。我们能够用家乡话聊天,这是我在这个城市唯一能够听到的乡音。

吃完饭后,她想说什么,犹豫才说:城雁哥,你能不能再借一点钱给我,晚上找个地方住宿。白天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了,过几天家里才打钱过来,到时候还给你。

我还是掏出50元给她,说你到那边去找个地方住下,我走了。分手的时候她又回头问我,你电话号码多少?说话时候有些咽哽,我感觉得到她泪水都流出来了。

我说。我没有手机号码,你自己多保重,记得早点回家。

我再次看到那个叫丹丹的女孩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我下班回家,她就在我回家的路上等着我了。她见到我,就笑着说,城雁哥,我拿钱还你,今天我请你吃夜宵。

我说,不必了,你现在很需要钱,你自己留着。哦,对了,以后不要叫我哥,听起来挺别扭的,也没有人这样叫过我。

但是在我心里,你就像哥哥一样啊,如果你不去的话,就是看不起我。

丹丹带我来到了一家烧烤店,烧烤店里没有什么顾客光临,音箱里传来的一首歌,让我莫名的流泪,这首歌是我和钟小云在一起的时候听得最多的歌。也是我们第一次手牵手去逛街的时候听到的,我特别喜欢这首歌,所以下载到手机里,两个人出去的时候就经常听,表明对爱情的决心和忠贞。

我问丹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她说,我现在想学美发,然后自己开一家美发店,和我妹妹一起做。

这个主意不错啊。有一技在身,不愁吃穿,自己好好学,我支持你。

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每天这么晚才下班。

我猛地喝下一杯啤酒,沉默很久才说,我现在在做兼职,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找我帮忙。

做了一年的兼职,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累,在这样的时间里,我没有时间去消遣,有时候丹丹会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那里玩,我说我还有任务就拒绝了。虽然很忙,我还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学广告设计。不久,我接到丹丹打来电话,说要我资助她在这个城市开一家美发店,到时候还给我分成。选好了美发店的地址之后,我拿出了一部分资金给她。美发店开张的那一天,丹丹叫我去喝酒,她妹妹也来了,姐妹俩长的很像,她说以后蓝丹格就是股东。

我说你们自己挣的钱自己存起来吧,我有自己的工作,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当初我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也一样的过着流浪的生活,我去过温州,也吃不上饭,到过东莞,喝过自来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钱,每天渴了也只能等到吃饭的时候到饭堂里猛撑两碗水煮汤。那时候我就想,就这样熬过一天是一天吧,直到发了工资,我才有了新的想法。

丹丹问我,你打算存钱结婚吗?

我说,我一个打工仔,穷光蛋一个,谁看得上我?现在的女孩子不是问你有房有车,就是问你有没有存款。

这么说,南方这么多打工仔都娶不到媳妇了,再说,一个人当老板,几千人为他做事,如果那些打工妹都想着跟大款,很多人不就得单身了。

这个不说了,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去打拼些吧,等到老了,还能创什么业啊。

就这样,每天下班回来,我都可以到蓝丹格去吃夜宵。丹丹经常弄些家乡小吃,有时候还托人从家里带家乡特产过来,日子过得很有滋味。可是我还是把自己关闭在房间里,打开电脑看着每天发生的新闻,查找资料,突然有一天就看到了《青春苦旅》这首歌,这是我写的第一首歌,不知道我的搭档什么时候放到网上去的,当此,我还在写着我的长篇小说,写着那个发生在这个城市里,那些流浪人群的故事和爱情。

 

半夜醒来,也许是我自己太兴奋了醒了过来。马上又可以见到钟小云了。想想当初和钟小云的相遇,走着走着两个人就走在了一起,这用别人的话说就是缘分。

我和钟小云在同一厂里打工,而且在同一个车间。我说我是她的老乡,这话应该追溯到我的父母那一辈。借用汪涵的江湖人说法,我有一般血统也是湖南的,在我出生的那个湘西以西的贵州,就是我的家乡。

遇到老乡,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就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用钟小云的话说就是我们很快就混熟了。所以,每次钟小云出去玩的时候都叫我一起出去。国庆节放假三天,我还在睡觉的时候钟小云就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吃早餐,然后去溜冰场,在音乐的轰炸声中,钟小云拉着我的手,一圈又一圈地在那个圆圈里晃来晃去,摔倒了再站起来,在没有原点的溜冰场里继续轮回。出来之后进入富晟商场,买吃的东西,货架上有很多雨伞,我看上了一把透明的情侣伞和一个很可爱的碗,钟小云说要买一个送给我,开玩笑说我睡觉的时候可能会抱着它。

我说我可能会带去车间,告诉所有的人这是你买给我的。

晚上两碗热腾腾的兰州拉面摆在桌上,钟小云直往我的碗里加辣椒酱。在碗里胡乱搅拌一番,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她好像有话要说。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问她。

你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不辣吗?

我只顾着吃了,怎么知道辣不辣。

你吃完了我这里还有啊,我分一半给你,钟小云说。

分手的时候钟小云对我说,要是你没有人陪你就叫我去玩啊。

第二天钟小云说又要去溜冰场,出来之后去照大头贴,我们两个人,相拥着像那些暧昧的情侣,暂时依靠在彼此的胸膛。在电话亭她妈妈问她有没有找男朋友,她坐在我的腿上,看着我笑,抚摩着我的脸,看她那笑咪咪的样子像是有点想勾引我。我沉默不语,出来后我说我请客,我们去吃烧烤,然后就是酒喝多了,然后是翻山倒海的吐出来,在吹着冷风的河边我依靠着钟小云的肩膀,有些想哭,可是很没出息的一个劲就瘫坐在了地上。恍恍惚惚我钟小云把我送回家睡觉,至于怎么爬上楼梯的我也不知道了。

半夜醒来发现床上只有我和钟小云,钟小云抱着我睡觉。朦胧的醉眼中,我去吻她的嘴唇,她没有拒绝我。­

 

钟小云搬到我的租房以后,从此房租,水电费,或者是零食和两个人没有成长的爱情,在狭小的空间里,积压着依然捉襟见肘的生活。我们就像两个像偷吃禁果的孩子,为躲过世俗的眼光,我们一般很少一起出去,而那张温暖的床,我们在冬天簇拥在一起取暖,温暖已经被马赛克传染上伤寒和被流水线磨得麻木的心。一个除了摆上一张铁床,一台电视机和两个人吃饭的小饭桌之后,还有可以转身的空间的租房里,我们就在这样的蜗居里培养我们的感情。

我每天重复的洗衣,做饭,洗碗,打扫清洁。钟小云在一边笑着说,你成了我们家的家庭妇男

我感叹的说:所谓的相濡以沫,就是你经常的用嘴巴喂我喝水;所谓的同甘共苦,就是你吃不完的东西你会喂我把它吃完。

钟小云笑着说:现在是你养我。

我们经常在一起看书,我手捧着书,钟小云就躺在我怀里,看完一页之后,我为她打开另一页,这样反复着,有时候床上和地板上全都是杂志。钟小云就说,哪里都是书,虽然自己没有上过什么学,但是现在躺在书的世界里,证明自己也有一点点学问。

很多时候我和钟小云跑到公司隔壁的那一大片菜地上,那里就是我们的后花园。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还夹杂着蔬菜的淡淡清香,鱼塘在阳光下波光闪闪,钟小云张开双臂,说这样的生活多么自在啊,我们也回家去过着田园一样的生活吧。

钟小云说,小时候我们都向往城市,现在在城市里生活又羡慕和怀念故乡的那些岁月,有天真无邪的年华,或是闲适无争的生活,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可以像陶渊明一带月荷锄归

等到过几年,我们就回去吧,我说。那个傍晚的夕阳,很红也很美,看着它慢慢在地平线上消失。回来时,华灯初上,月光从道路两旁的芒果树叶的缝隙细细碎碎的洒下来,突然感觉到几分的沧桑。

钟小云说,你以后去我家吧。

我说好啊。几天后她母亲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她的父母说,只要你能真正对小云好,我们都可以接受你,有时间你就跟着小云一起来湖南看看我们。

钟小云突然问我,要是我们有了孩子怎么办?

我说要是有孩子的话我们就把他生出来吧。

钟小云说,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我们还可以玩几年。

生活就这样平静的过着,每天下班回家,钟小云就在家里等着我,看到租房的灯总是亮着的时候,心里很温暖,每天她都帮我烧好水。 

 钟小云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那半个月,很漫长。半个月之后他回来了,在半路上发生了车祸,但是伤得不重,我到车站去接她。回到家里,她抱着我就哭,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真的。我很感动,感动得泪流,尽管她满身伤痕,我紧紧的把它抱在怀里。

钟小云回来后不久,她决定回家了,我不再像以前一样搂着她在怀里,给她讲述我的故事,一直到她睡着,我也不相信我们两年的感情就这么不堪一击。那个晚上我们喝醉了,我从市场把她背回来,她跟我说了很多的心里话,说家里又给她介绍了隔壁村的一个男子,说那男子家境也不错。而且很有钱,他家已经上门提亲了。我躺在床上不说话,又转身去埋头痛哭。她安慰我,说,你不要对我这样冷漠好吗?无论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要你对我负责,你就理我一回吧。

第二天我把她送到了广州火车站,对她说,无论怎么样,五年后我一定会去看你。

她这么一走,每天我都在酒吧里买醉,谁又知道,不买醉的夜晚,我将会在思念中度过,我宁愿在这样的夜晚用酒精换来一个醉宿,城市就这样孤独的存在着。形只单影的生活开始爬满每个角落和这张冰冷的床。

 

二十多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到了龙山县城。当天,我买了份龙山地图,我必须在地图上找到钟家村。

晚上,我在县城找了家旅社,服务员问我要不要小姐,同行的几个人问,有没有五星级的?老板摇摇头。这种人不要理她,真是腐败,一男子说。我突然感觉到这个城市有些让人疑惑,我拉紧了窗帘,害怕被别人偷窥的样子。可是隔壁还是传来了一张木床叫春的声音,想到在刚才进旅社之前,从旅社老板的眼中看到的那种目光和言语,在她看来我们都是来这里行苟且之事的男女。

天一亮我就起床,收拾东西出门了,几个同行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太平山旅游。我说我要去找人,有时间再见了。我在水田坝徘徊了一天,晚上找不到旅社就寄宿在一户农民家里,家里就只有一个老人和两个孩子,老人告诉我他的儿子都出去打工了,一年才回来一次,丢下两个孙子给他看管。老人拿出陈酿多年的米酒,还炒了一份腊肉,孩子们吃完饭就睡觉去了,只留下老人和我在昏黄的灯光下,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也聊到了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他说好久没有这样聊过了,我躺在发霉的被褥里,竟然有眼泪流下来,我觉得我的泪水流得太多了。如今社会是发展了,可是很多农村人还是要到城市去打工,维持着这个家,因为贫穷,所以出现了那么多的留守老人和孩子。天亮的时候,我拿一些现金给老人,说这是昨天晚上的食宿费。老人说,孩子,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乡里人不兴这套,你拿着。回来的时候记得再进来坐坐。老人的举动让我有些无措,更多的是感动。

我从水田坝去钟家村的路上,没有车,走了一段路,才遇到了一辆货车。我招招手示意停车,司机问我去哪,我说去钟家村。他说顺路,我就带你吧。货车在公路上行驶,像悍马一样穿梭在大山里。灰尘飞扬得一片模糊,让我看不清楚背后的路。我是到达钟家村了,可是我要找钟小云就难了,我只记得她身份证的地址,再说她好像嫁给了一个有钱人,五年过去了,她去了哪里,她家里人是不是也跟着她一起搬走了?但是,钟小云说过,她要找一个人去她家里的,我在脑子里越想越矛盾。在路上,每遇到一个人我都问,认不认识钟小云这个人,还拿出照片给那些人看。路人都是摇摇头。最后我只有返回乡里,去派出所查询。工作人员告诉我,她的户口迁移到了隔壁村。

我到隔壁村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雨。蓝丹发来一条短信给我:丰哥,你走的那天晚上,我姐哭了一个晚上,你给我姐讲了什么?有时间打个电话回来。

我回答说,我说如果我被拐卖了我就回不去了。开个玩笑而已,你姐也当真!

这玩笑也可以开吗?你比猪还要笨。

好了,我有时间会给你姐姐打电话的。我关上手机,决定到村里去问问。很多孩子看到我都跑开了,也不怪,看着我戴着一副眼睛,真有点像假斯文的人贩子,可偏偏就有个小孩子不怕我,手里捏着块石头像要砸我。突然被叫住了。小诚诚,你又要做坏事,把石头扔了,快过来。

我转过头,就呆住了,站在我背后的那个人不就是钟小云吗?五年过去了,虽然她的摸样改变了,可是他脸上的那颗痣不会改变。她说,先生,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你千万不要怪他。我没有看她的眼睛,我只是说,没关系没关系。

先生是外乡来的吧。做什么生意?我们家有货要不要。

我不是做生意的,我是来找人的。

你来找什么人?她突然觉察到什么似的的脸突然刷的一下白了。然后说,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她变了,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背影里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那个黄昏,我在草坪里一直看着日落,牛群回家了,晚归的鸡禽都进舍了,只有我还守望着乡村的炊烟,萦绕在矮房子上端,久久不愿离去,拉扯成了薄暮里长长的忧伤。掏出那天丹丹为我准备的干粮,我大口的啃着,才想起来,这一天我都没有吃过东西。那夜,我就露宿在星光下,沐浴着月光,我打开手机,手机里又有一条短信:我知道你找到了这里,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不要再找我了,我不会见你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我也知道你总有到来的一天,我早就作好了准备。我躺在草坪上,一滴眼泪伴随着流星,划过天际。我想着,是不是我真的很傻,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我还要来找她。

我突然想到羽泉《难道》的那首歌来,也许,钟小云现在过得很幸福吧。或许,他会比我更爱她一百倍,一直到凌晨三点。我还是睡不着,那时候,我发觉自己挺想念丹丹,村边的坟地里,磷火还在燃烧,还夹杂着猫头鹰的叫声,阴森森的。乡村的狗吠传来,伴随着阵阵的凉意。既然是出来旅游,我却忘记了要准备帐篷,又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

也许,在这个世界不眠的不只是我一个人,丹丹突然给我打电话了。丹丹问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说我一个人在野外,自己平时不抽烟,现在连火机都没有一个,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出门的时候,我都给你准备了,你说不要带,嫌麻烦,现在可好,多穿些衣服,乡村半夜冷。

我知道,你还不睡觉吗?

我睡不着,你明天打算去哪里?

明天我也不知道,你早点睡觉吧。不要熬夜。

我还是睡不着。

天亮的时候,我也醒来了。其实我晚上根本就不敢睡着。这是我第一次露宿街头

我还是拨打昨天晚上发短信给我的那个手机号码。可是对方已经关机,早上出来晨练的老伯在大枫树下的水泥地上耍起了太极。我以前上学也学过点,我便走过去。他看见我戴着一副眼镜,就问我,小伙子,城里来的吧。我的儿子离开家好几年都没有回来了,就因为我骂了他几句。我又是一阵感叹,想到我自己,不是也好几年没有回家了,我的家里人应该也一样的在等待着我回去,无论曾经他们做错了什么。

我说,大伯,您认不认识一个叫钟小云的人。

就是隔壁村嫁到我们这里的那个钟小云吗?哎,真是孽缘啊。几年前,我们村田龙跟她结婚了,没有多久就生了个儿子,你说这事怪不怪。后来田龙起了疑心,说要到医院去做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孩子的DNA与田龙本人不吻合。从那时候起,田龙就开始往外跑,在外面找女人。没有结婚之前,田龙仗着家里有些钱,就到处混,还放什么高利贷,而且把我儿子也拉进去了。结婚之后,他还是没有一点收敛,到处赌博,有一次小孩病了,他都不理,都是村里人轮流着背去医院的。这五年,田龙每次喝酒回来,对钟小云不是打就是骂,钟小云也任凭着他打任由他骂,邻里看不下去了,就出来劝劝,久了,也就麻木了。

那田龙本人现在去了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就是开着摩托车到处混。小伙子,你找她人干么子?

我只是想看看她,是否过得幸福,谢谢您了,老人家。

我还是赶上一辆货车回到水田坝。然后转车回到龙山县城,我在想我下一步该怎么做,还是再回去看看他们,虽然昨夜没有睡觉,还是失眠了。我想我应该弄明白这件事再回去吧。问题是钟小云不想见到我,也许是因为我伤害了她,让她这辈子过得那么辛苦,虽然以前我什么都为她做,也什么都愿意为她做,可是后来只是因为爱转变成了恨。有了报复她的念头。我不是后悔,如果她知道她怀孕了,其实也可以来找我,可是她还是选择了别人。但是如果现在我掺和这件事的话,事态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一趟钟小云那里,那天天气很好,好到阳光有些刺眼。我走在村里时,村里人都在晒稻谷,钟小云看见我,转身要走。我突然叫做她。她走了几步,还是停了下来。

钟小云问我,你到底还想怎么样,难道你害我还害得不够吗?

没有,我只是想看看你,真的,看看你就走。

你现在不是看到了吗?你走吧,我命令你走,你走啊。

面对这样的情景,旁边很多妇女投来异样的眼光,有些人在指手画脚的。我转身,然后问了句,孩子还好吧。

孩子的事不要你管,他是我的孩子,你管不着。

我……,我突然想说什么,又忘记了。你能不能让我看看孩子?

看孩子,哼哼,真是笑话,告诉你,那孩子怎么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直接说了,你不要再欺骗我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我告诉你,即使是你的,你也不要以为你能把他带走。说完,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老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偏偏要这样对我?

真正看到田龙,是我在从村里回来的路上,他黄头发,个子偏胖,骑着摩托车,飞快的从我身边穿过。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我到商场买了一个玩具飞机,然后到乡派出所,把一本存折交给工作人员,附上一封信,要他们转交给钟小云。我在信里说,那个玩具送给小家伙,还有存折里的钱是小家伙的抚养费,也许,他在这里生活会更幸福,如果有可能,我会来看看小家伙。

在龙山开往珠海的汽车里,我突然听到一首歌,歌手深南大道在歌里唱着:别再对我谈起感情,这些年我过得不容易,别再对我山盟海誓吧,失去的只有我在意。在晃动的车厢里,阳光大片大片的折射下来,我在阳光下做了个梦,梦见他们为我送别,小家伙朝着我挥手朝着我笑,我伸出手去,却怎么也抓不住。

在车站,丹丹来接我,她一把把我抱住,哭着说,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抬起头,南方的天空很蓝。我在心里暗自嘲笑着,在这个世界,有些人真的很傻。



 
总访问量:94055 本月访问量:853 今日访问量:24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