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379]
[散文]看重自己 [1369]
[散文]城里的娟子 [1286]
刘燕成简介 [1229]
龙珍锋简介 [1107]
[散文]印象西江行 [1095]
陈平简介 [1088]
龚经松简介 [1041]
李金福简介 [965]
龙月江简介 [947]
潘年英简介 [940]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879]
[散文]姨妹老七 [849]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23]
[散文]我的丑陋 [79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794]
[散文]春趣 [715]
写不完的乡情 [70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686]
[散文]忧郁的村庄 [653]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滑雪车
作者:刘崇理    更新时间:2010/7/2 0:32:27    浏览次数:435

昨天给家里打电话,妈妈说家乡下雪了,问贵阳下雪了没有。我说贵阳的气温降到了零下,但却没有看到雪花飞舞场景。

记得小时候在家里的日子,每年到了冬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到下雪了。每到下雪的日子,早晨天还只有蒙蒙亮,我和弟弟就从床上蹦起来,穿上雨靴带上帽子就出去玩雪了。

玩雪时我们玩得最畅快最疯狂的是坐滑雪车了,那时,滑雪车都是父亲给我们做的,父亲是木匠,做工细腻。父亲先到山上砍一根竹子回来,然后就把竹子锯出两条一米多长的竹棒子,将竹棒子的前端加工一下,并在火上烤偷使其变软然后把它给弄得翘起来,再放到水里一淬从此翘起来的就定型了,之后在找来木条和木板把两条竹棒子给定好,再加工一下,一辆崭新的滑雪车就做成了。当然这样的滑板车只能在平地上玩,要去陡坡上滑那就吓人了,因为没有方向盘。很容易出现“交通事故”的,这个时候父亲又想出一个好办法,再锯一个30厘米左右的竹棒子,用同样的方法加工出来,然后选一根坚韧的木条将其给固定了,在已做好的滑雪车最前面木板中间穿个洞,把这个“方向盘”放进去,这样的就可以上陡坡玩了。这个时候往往是我和弟弟最兴奋的时刻,我们两人抬着这个大家伙就往屋后的坡上跑,父亲这个时候就跟在我们身后,看着我们兄弟滑。

我和弟弟到坡顶上,把车放好,我坐在前面掌着方向盘,弟弟坐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大声的喊着“战车一号出发了”父亲在坡下看着我们这样子大声的笑着,并发话说“小心点,不要摔着了”,父亲话没有说完,我们的车就开动了,可是还没有开多远,由于第一次开,也不知道它速度会这么快,方向盘就一个木棒子,我没有回过神来就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和弟双栓的翻到在旁边的金银花树下。满身都被雪给裹满了,弟弟大笑着,一边拍着身上的雪,父亲这时也大步的跑了上来,一把拉一个把我们拉起来,也一边笑一边骂道“叫你们小心点的,看……”父亲把车子拉回家,找出他的凿子,又将一根不大的木头锯好,经过几分钟的努力,一个T字形的方向盘把柄就做出来,父亲说现在你们就好玩了。我们再次来到坡上,有了第一次试车的经验,再加上父亲把车子的改进,这回我们开得格外顺利,不论是速度,还是拐弯的质量都上来了。父亲看了一会,觉得没有事情,就回屋里去了。

父亲回到屋里,母亲在烤火,看到父亲一身雪花的走进来,说父亲还这么小孩子气,父亲笑了,说他那么小的时候都已经是自己做滑雪车了。玩了一会儿,我和弟弟摔倒几次,雨靴里面积满了雪,脚冰凉了,但全身却热乎的很,我们把车子放在屋门前,什么也不管,就跑到屋里烤火去,母亲看到我们这副狼狈相,一边笑一边骂到“都是你爸带的,要是感冒了看你们怎么办。”我和弟弟嬉皮笑脸的把鞋子脱掉就到火桶(当地的一种取暖设备)里烤火,这时母亲就放下手中的活,亲手摸一下我们的手脚,冰凉的,衣服上被雪水给沾湿了,这个时候母亲就会下达命令,要求我们给她好好的在火桶里呆着,但我们往往当烤热了,衣服稍微干一点就又跑去滑雪。任由母亲怎么讲都没有用。

到上初中后,我和弟弟就不再要爸爸给我们做滑雪车了,每年十月份还没有到,只要放假回家,我和弟弟先去山里砍根竹子回家,然后就找到父亲的那些工具,开始做我们自己认为的战车。一人做一辆,每次都花上一天的时间,把父亲的工具都给弄得坏坏的,家里的木材木板都会被我们给翻出来,不管是不是父亲留着有用的。母亲有时也来看我们做,但总会说上一句“你们把你爸的工具弄坏了,看你爸回来怎么收拾你们。”但每次父亲回来看到被我们弄坏的工具,他都不说什么,只是去看我们自己做的滑雪车,有时会说一句还是我小时候做的好,然后找个时间把他的工具给修理好。

我和弟弟渐渐的长大,父亲新盖了一栋房子,屋后的那条小坡也因此被改了道,弯度变得很大,有时速度太快就会转不过弯来而被掉下匟去,匟有六米多高,记得有一次弟弟开着他的所谓的“航天一号”就掉下去了,我在后面的车上看着弟弟一下子不见了,连车也不见了,我从车上跳下来,积极跑去看他,他站在坑下正一木讷的笑,车子在他的身边稳稳停住,大拇指正在流着鲜血。正在火桶里烤火的母亲和外婆听到这声响急忙跑来看,以为是谁摔了。看到弟弟站在那里,急切的问“出什么事了!?”然后把弟弟抱在怀里,弟弟挣脱出来,说“我没事,只是刚才方向盘失灵了,直接开下来了,我及时跳下车,只把大拇指擦伤了。”奶奶把弟带到屋里,给受伤的地方消毒了,并不准我们在这里开车了。

我和弟弟上高中后,每年都只能在放月假回一次家,寒假回家时雪已经融化了,滑雪车被我和弟弟放在柴房里,几年都没有去动它。上大学后,这种机会更少了,在贵阳基本上看不到雪,回家也一样。

07年寒假回家,赶上大冰灾。在家四十天的时间里,天天看着屋外白茫茫的一片,实在忍不住,和弟弟又做了一辆滑雪车,这一次我们不仅可以在屋后玩,就是任何地方都可以滑,冰太厚了,我和弟弟拉着我们的滑雪车在原野里一路狂奔,可是不一会就泠得不行了,滑雪车依然被我们放在柴房里面,整天的在火桶里面坐着,有时看书,有时发呆。

大二暑假回家,发现我和弟弟做的滑板车停在二叔家的晒谷坪哪里,感到奇怪,回家问妈妈。妈妈说“这是你爸拿出来哄毛毛(我大侄子)的,后来被你章娃子(我大姐的儿子)拿去了”,我把车子搬回来,用水洗净晒干,放回柴房里。父亲看到了说“别放回去,过几天毛毛还要来玩的”。

看着父亲的样子,我感觉我回到了父亲给我和弟弟做滑板车的时候。那时弟弟和毛毛差不多大,我比弟大三岁。到了冬天,父亲就会给我们做滑板车,现在父亲将这个留给了毛毛。

如今,滑雪车还在房子柴房里,可我们的童年却一去不返了……



 
总访问量:92978 本月访问量:913 今日访问量:76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