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散文]看重自己 [1349]
甘典江简介 [1342]
[散文]城里的娟子 [1269]
刘燕成简介 [1203]
[散文]印象西江行 [1079]
龙珍锋简介 [1079]
陈平简介 [1053]
龚经松简介 [1004]
李金福简介 [946]
龙月江简介 [921]
潘年英简介 [91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855]
[散文]姨妹老七 [827]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801]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775]
[散文]我的丑陋 [775]
[散文]春趣 [697]
写不完的乡情 [687]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674]
[散文]忧郁的村庄 [641]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加牙:一次远离现代文明之旅
作者:吴国生(从江)    更新时间:2009/10/5 20:06:07    浏览次数:420

  2003年初春的一天下午,我和一群学生前往光辉乡加牙村家访。

  此前我没去过加牙,只听说它是光辉乡最大的苗寨,也是光辉乡最远的苗寨,坐落在名声远扬的月亮山脚下,距加鸠乡50多公里。由省城贵阳到州府凯里有190公里,由州府凯里到从江县城有250公里,由从江县城到加鸠乡有80公里,由加鸠到光辉又有30公里——确实不知道加牙这个遥远的村寨在哪一方天空下,又是哪一缕阳光照耀它。2003年的光辉乡刚刚通车,是全省最后一个通车的乡镇,也由此结束了贵州交通的落后时代,开始了贵州省乡乡通公路的历史。

  我们从加鸠村路口挤进了一辆山地车。车子颠簸在新开的路面上,我的心里不时掠过一丝丝说不出的恐惧感。一条褐色的彩带定格在车子前挡风玻璃上,那是通往光辉乡的新路,它缠绕在山腰间,披挂在梯田上,明灭于沟坎谷壑中。它是横贯月亮山脉唯一的交通枢纽,是连接外界的桥梁纽带。车子时而俯身冲下河沟,时而呼啸越过斜坡。瓦蓝的天空偶尔牵扯着几缕淡淡的云丝,脚下却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幽谷,车子如同在太空中奔驰。

  翻过几道山梁,绕过一条田冲,光辉乡府蓦然现入眼帘。两条小溪分别从幽深的山谷中静静淌下来,在狭长的木楼群边悄悄汇合,将整个乡府揽入怀中。一座约十米长的水泥桥俯下身躯将我们迎接过去。一栋四层高的砖房从木楼群里拔地而起,将修长的身躯抛在半空中,与木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光辉乡唯一的砖房——香港佛教人士释大光先生捐资修建的光辉乡中心小学。乡府附近看不到村落,只有零零星星的小寨子散落在远处的半山腰上。

  一条玉液般的小溪将我们引向山谷深处。曲折的小路顺着溪干,在狭窄的石壁岸边艰难延伸,在无法拓展的岩壁上,便由一座座简易的独木桥取而代之。在溪塘之间,在沟谷之上,一座座小巧玲珑的独木桥是一道道亮丽的风景。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原始的桥梁了,它质朴无华,不加修饰,却也不乏审美价值。它以最坚实的身躯和最流畅的线条传递着乡村的文明,承载着乡村的历史。

  我们一路走走停停,或坐在独木桥上享受一会儿清爽的山风,或俯身掬一捧清凉的山泉,或躺在光滑的青石板上歇会儿脚。同行的几位女同学总是悄悄地走在前边带路。我想,山里的孩子上学真不容易,小小年纪,早早地接受了崎岖山路的洗礼。然而,正是这种周而复始的跋涉,磨炼了他们山一样的体魄、山一样的品格和山一样的胸怀。沿着弯曲的山路往上爬,一个不大的村寨泊在耸入云端的山巅上,还有几朵云彩缭绕在木楼上空。一时间,仰望缭绕的云彩,我无端的产生一种臆想,或许,那里的人们一定过着桃花源般古朴、恬淡的日子吧。

  正午十分,这个小村庄早已进入了沉沉的午休中,只有偶尔几声报午的鸡鸣从远远的山坳里隐隐约约传来。

  在一条山沟边,我们遇到了几十个抬电杆的村民。千斤重量的水泥电杆长长地横躺在田埂边,村民们有的坐在溪边的青石上,边歇息边慢慢地吸着旱烟,静静地咀嚼着山寨中道不完的故事;有的仰在青石板上,悄悄地回味着山外世界无法知晓的乡村秘密;还有的躺在田边稻草垛上,美美地打着小盹。身旁歪斜着碗口粗的抬杠,抬杠上绞着拇指大的麻绳。这里算是从江县海拔最高的地方了,沿着这条小路要爬上那道高高的山梁,即使是便装轻行也很费劲,难以想象他们是怎样把这个庞然大物挪到山头去的。想到这里,一股深深的敬意在我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看哟,那条穿山越岭的小径,斗折蛇行,明灭可见,消失在莽莽群山之中,这绝对是山里人祖祖辈辈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出来的。

  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我们终于爬上了那道最高的山梁。立春后的太阳从薄薄的云层中露出了浅浅的笑意,山头上的冰屑雪末依然匍匐在枯草丛中。山风送来一股股料峭的寒意,一下子将先前爬山时的劳困和浃背的汗水吹得一干二净。前面那座高大峭拔的山峰和那片茂密的原始森林挡住了我们的视线,那便是月亮山的姊妹山——太阳山了。

  学生们告诉我,从这里往前走,到加牙还要一个多小时。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遥远是一种怎样的距离了。

  一条绣满青苔镶满野花的小径把我们带到大山深处。突然,一条流淌着琼浆般的小溪扑入我们的眼帘,纤细的腰肢展示着大山的灵性,幽潺的曲调传递着大山的柔美。溪水甘洌明净,这是用大山的精华与灵气酿制而成的天然矿泉。移步前行,只见溪边杂树环合,郁郁葱葱,隐天蔽日,初春的阳光透过婆裟的树影,在地上描绘出一幅幅五彩斑斓的画面。高大的板栗树忘我地冲向苍穹,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清晰的弧线,然后用它的繁枝密叶向人们展示着自己的铺张与骄奢。兰花草也不甘示弱,不时地从青石缝里向我们捧出一束束美丽的花朵。

  山回路转,地势陡然开阔。学生们告诉我,前面那条深黑的大山脉就是赫赫有名的月亮山了。夕阳早已悄悄没入山坳里,氤氲的雾霭给月亮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啊,许多人为之神往的月亮山,现在却近在咫尺了。尽管我没能痛快一睹其风采,但已身在其间,完全融进了它的血脉中。

  不远处,一个村寨静静地泊在那座山头上——那便是我们将要造访的加牙苗寨。傍晚的加牙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那样文静,那样妩媚。木楼散布在山包间,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袅袅的炊烟缭绕在寨子上空,给我们活括出一幅安详宁静的乡村素描。

  当晚霞从天边完全褪去时,我们已悠然坐在了初二(3)班潘永福同学的楼廊里。趁晚饭还没吃,我便独自一人走出潘永福家,到加牙寨随意打转。加牙苗寨房子格局和加鸠乡的苗寨如出一辙,都是依山建寨,择险而居,房子造型普遍低矮,这也是为了适应山高风大的地理环境。屋基均由硕大的青石板垒叠而成,石缝间看不到黄泥或水泥之类的粘合材料,但每一块基石都码得整整齐齐,稳如泰山。最有特色的要数木楼的柱子,所有柱身都很粗大,尤其是那根顶梁柱,精挑了大山中最硬杂的老杉树做成,将整栋木楼稳稳支撑起来。与加鸠乡苗寨不同的是,每个房子的楼梯都从屋背面直插上二楼横梁,省去了上下楼房须绕过屋脚的繁琐,出入非常便捷。我对这个村寨的历史一无所知,但木楼下高低不平的那些大基石在告诉我,寨边的那些高大的古树在提示我,这一定是一个具有久远历史的古老苗寨。

  黑黑的天幕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我沿着窄窄的村巷爬上了潘永福家的木楼。

  晚饭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开始了。爬了一天山路的我早已饥肠辘辘,端起碗筷,顾不得主客之嫌,风卷残云般地猛吃起来。饭间,潘永福的父亲用竹筒盛满自家酿制的酒来招待我们,这完全是用月亮山的红薯山芋等精心酿制而成的,不掺杂任何别的元素,口感非常纯正。主人给我筛了满满一土碗。端起碗来,轻轻呷一口,味道极佳。我们边谈边喝,他们给我讲加牙的历史,讲加牙的近况,也谈加牙寨的一些奇闻趣事,总之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不知不觉酒力渐渐上身,话也渐渐多了起来。那天晚上也不知喝了多少酒,只记得是在迷迷糊糊中沉沉入睡。奇怪的是第二天起来,照样神清气爽,丝毫没有醉意。

  这是一次心灵净化之行,这是一次远离现代文明之旅!从加牙回来后,我久久不能平静。

  如今的加牙已经结束了油灯过夜的历史,州际旅游公路也即将在今年年底全线开通,现代文明正以日行千里的速度向原始的太阳山脉挺进,沉睡千年的加牙寨和月亮山将要从此惊醒了。

如果时间允许,我真想再次探访加牙苗寨。



 
总访问量:90864 本月访问量:860 今日访问量:43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