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66]
[散文]看重自己 [145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60]
刘燕成简介 [1334]
陈平简介 [1230]
龙珍锋简介 [1200]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81]
龚经松简介 [1142]
李金福简介 [1053]
龙月江简介 [1040]
潘年英简介 [103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62]
[散文]姨妹老七 [91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07]
[散文]我的丑陋 [88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82]
[散文]春趣 [802]
写不完的乡情 [78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48]
[散文]忧郁的村庄 [716]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逝去的美好岁月(外一章)
作者:龙家鑫    更新时间:2009/9/4 12:29:27    浏览次数:236

漂泊的心,只有过年才有机会平静,回到那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回到自己的那温暖的被窝里面。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做一件相同的事:打开房间角落上那落满灰尘的木箱,取出一两本有点发旧的影集,小心地一页一页翻过。

这些旧照片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宝贵的财富,品着品着,那些鲜活的记忆像洪水一样泛开,湿润了我干枯的心灵。

它们记录了我的学生生活。相片有同学的,有自己的,也有和同学一起照的;有全班的,有单个的,也有三五个一堆的;有在学校的,有在家的也有在野外春游时照的;有老师一起的,有和兄弟们一起的,还有单独和个别女生照的。

且不说十年寒窗,同窗三五载总是有的。那每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每一张脸,每一张脸的背后,总是有一段说不完的故事。尤其是毕业照,每一张照片里的酸甜苦辣总会在我内心深处激起一道道难以平静的涟漪。记得小学毕业时,几个个头小的同学都还没有讲台高,但毕业聚餐那晚竟也会手捧小酒杯抱着同学哭得稀啦。一起读书,一起淘气,一起受罚才能建立最亲切的交情,同窗之情当然才更浓厚。

小学有这么一回,一个同学在拔河比赛中去给我们的对手班加油了,结果回到教室就被七八个同学按在讲台上,扒下裤子,然后用个色彩笔在屁股上乱画。从此“叛徒”的帽子就这样再也摘不下来了。小学生嘛总是这样子的,比赛之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而比赛之后呢?那可难说了。

在学校时,老师不许我们叫同学绰号,但绰号却是大家最常用,最亲切的称呼。什么二秃子,二愣子,现在还有几个同学能叫出他们的真名呢?绰号亲切,又容易记忆。教过我们的老师我们也会善意的送给他们每人一个顺口的绰号,当然那是绝对不能让老师知道的。那时有个女生因为脖子比别人稍长一点,就被同学们称做“鸵鸟”,天哪!一群疯子,害得人家小姑娘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来上学。

想到女生,当年那个同桌的她就不由自主地从大脑深处蹦了出来。模糊的记忆告诉我,那是小学二年级的事。一个明媚的秋日午后,那次调位置后我有了第一个女同桌。

那时我们学校的池塘边没有榕树,操场边的秋千也被高年级的同学占了,但无邪的我们也曾一起到田间去抓过蝴蝶,一起光着脚丫在小河里抓虾。真的,那时的天真的很蓝。虽未曾听她提过喜欢和我在一起,但记忆中却有过借半块橡皮之类的事。

春天的蝴蝶还没来得及抓完,夏天的知了却早已不知不觉地爬上了树干,正当我回头准备接过她手里的枫叶,却发现身后的脚印已经在雪地里踏了好长一串。

突然有一天听见上铺的兄弟在羡慕别人有漂亮的女同桌,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睡进了高中的被窝。而那时的我也很遗憾,遗憾自己怎么就不是他羡慕的对象呢?不知是高中那快节奏的生活冲淡了我的记忆还是老天有意让我的思想单纯。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同桌的她那香水味就这样被上铺的兄弟那臭袜子味取而代之了。

梁实秋先生说:“学校动辄几十人一班,百多人一级,一批一批的毕业,像是蒸锅铺里的馒头,一屉一屉发售出去。”生活所迫,毕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香水味,袜子味全都不知飘向了何方,残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作别时那一张张挂满泪水的脸。我一直相信,同窗之情定比这泪珠更晶莹透明,定比那作别时的话语更真诚,定比那分离时的甘醇更浓烈。

老人看照片是追忆年华,小孩看照片是取乐。而我,半个老人半个小孩的样子,心情却要复杂得多。为了生活而奔波,还有谁能记起被定格在多年前的那一张张单纯的笑脸;为了生存而忙碌,还有谁会这样安静地捧起那定格着一张张笑脸的旧照片。也许我早已被某个同学从他记忆的存盘中删除;也许我早已不去考虑如何报班主任的责罚之仇;也许我那个同桌的她早已披上了美丽的嫁衣;也许……

合上影集,封存记忆,又小心地装进木箱,也把爱一起珍藏。这些旧照片像是一把火,燃烧着我的心,给我温暖,为我照明。时光的长河缓缓流淌,我相信美丽的梦就在不远的前方......

沐浴阳光

 

忙碌是个荒谬的借口,它竟然让我忽略了阳光之美。

那是一个美妙的周末,阳光温暖而灿烂。我抛下烦乱的思绪和平时间琐碎的想法,来到了学校林荫道的石凳子上,今天的阳光好极了。她们在树叶上有旋律的舞蹈,显得特别的活泼、可爱,像美丽的小精灵一样。它们透过树叶,斑斑驳驳的散落在树下。那感觉就像是童话,而我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我就是她们的主人。我闭上眼睛,静静的去感受这一切,也伸出手去,想去扑弄她们,和她们做游戏。

深秋里的暖阳是难得,她们是那样的明媚灿烂,具有穿透力,直接抵达我的心灵深处,让我感觉到温暖,感觉到格外的亲切。我想在这个时候贪婪地看着高高的天空,看天空漂浮的白云,看天空的飞雁,看像大海一样辽阔而幽蓝深邃的天空。这时我的思维在肆无忌惮的飞翔,在漫无边际的幻想,我想到了庄子说的: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这是天的真实颜色呢,还是因为高远无际产生的错觉呢?

当我正在沉思时,一粒树种不礼貌地打落在我的头顶,它打断了我的遐思和漫想。回顾四周,目光游离于身旁的花花草草。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找什么,但今天中午却很好,我起身走在路上。周末的校园显得有点空寂,也是很宁静。背着手踱着步子,我忽然生出了像朱自清那样的感慨:“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确实,我爱热闹,爱群居,爱与同学们慷慨激昂的指点江山、臧否人物。但是也爱冷静,喜欢独处,让一个人静静的思考宇宙人生,和先贤哲人对话。这是一个心灵安宁闲适的中午。一个人在这温暖灿烂的阳光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真是个自由的人。平时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绝妙的好处,我且受用这飘在空气中阳光的芬芳吧!

从明天起每天深呼吸一口来自大自然深处,带着大自然体香的空气,只为滋养我干枯的心灵!



 
总访问量:103436 本月访问量:1660 今日访问量:68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