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66]
[散文]看重自己 [145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60]
刘燕成简介 [1334]
陈平简介 [1230]
龙珍锋简介 [1200]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81]
龚经松简介 [1142]
李金福简介 [1053]
龙月江简介 [1040]
潘年英简介 [103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62]
[散文]姨妹老七 [91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07]
[散文]我的丑陋 [88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82]
[散文]春趣 [802]
写不完的乡情 [78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48]
[散文]忧郁的村庄 [716]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小说]南江河上会唱歌的小水车
作者:钟家武(黎平)    更新时间:2009/6/27 10:55:08    浏览次数:147

“吱吱呀呀……”,这是侗乡特有的水车声,单调而不失灵性,清脆而又响亮。

在侗乡,只要有水车传唱的地方,准是一派生命飞扬的田园风光。

你看,田野上金黄的油菜花开了,一片连着一片,像金色的波浪,又似流金的阳光。微风送来阵阵清香,溶了蜜蜂的心魄,化了蝴蝶的灵魂。

这时,你会发现一条河流在浪花里显现了出来。水灵灵,凉爽爽,给这幅早春画卷挥出了最飘逸的一笔。

巴乌就是站在这条叫南江河上的一架小水车。它不知转过了多少春秋,经历了几多风雨。它那大轮子慢悠悠地转,轮齿边上是许多的竹筒和小木板,木板在河水的推动下使整个水车转动了起来,每个竹筒就会尽职尽责地把河水送入岸边的稻田里。这真是一个古老又神奇的创造。小水车巴乌浇灌着这方土地,浇灌着这些鲜活的生命,还有那一桩桩关于河流的往事。

春天是迷一样的季节,巴乌低着头微笑,它真有点儿幸福得眩晕了。

三月的春天,农民开始耕田、插秧了。哗啦啦的流水把每一块稻田都滋养得水汪汪、甜润润。小水车巴乌披星戴月,任劳任怨,从未休息过。看着渐长的麦苗,它高兴得嘹开了高亢的嗓音。

这一天(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只叫横横的青色螃蟹误入歧途爬进一个竹筒里。随着巴乌慢悠悠地转,那只螃蟹惊慌得大声喊道:“小水车,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巴乌笑了:“到哪里并不重要,因为每一片土地都是蕴育生命的地方呀。”

哗啦啦,横横随着这筒水来到了一块田里。恐慌而好奇的横横花了半天功夫就把这片水田走了个遍。原来这块田,泥那么软,水那么浅。不过小鱼小虾可多了,随便挥钳就能捉住一只,饱餐一顿。这样的日子是横横所料想不到的。不像在河里,螃蟹那么多,竞争可大了,生活得很不滋润。哈,天上莫非是掉下了馅饼?小家伙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让一只掠过水面的蜻蜓都羡慕死了。

“你好!”一条大大的草鱼游了过来,它对这只长相古怪的小青蟹充满好奇。

“哦,你好!“横横挥动着两个钳子。

“你从哪儿来呀?”大草鱼问道,“怎么以前我从来不见过你?”“我从河里来。”

“河是什么呀?”

“河?唔……”横横也不知道河是什么。它只知道一条河流没有

源头也没有尽头。

    夜晚的水田格外的平静,只有小草钻出泥土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平静并不长久,春天来了农民开始耙田了。牛的蹄子,耙的利齿呼啸而来,这片小天地被搅得翻江倒海暗无天日,有如一场地震的浩劫。横横被埋到泥底,好一会儿才钻上来。这浑浊的水里一片狼藉,死尸遍地。太可怕了!横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第二天天还没亮,横横就沿着来时的路爬到了小水车的跟前。

“咦!这不就是那只青色的螃蟹吗?”巴乌看到了横横,十分高兴。

“呜,你还没走吗?”横横一脸悲哀不幸的样子。

巴乌笑了起来,吱吱呀呀地唱着歌:“浇灌是我的使命,河岸是我的根,我转了这么多年都转不出这方土地。你怎么又回来了?”巴乌不解地问。

“别说了,田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太可怕了!”横横心有余悸。

“地震?”巴乌哈哈大笑起来,“新翻的泥土更适合麦苗的生长,这是农民下秧前必做的一件事。其实,田里没有水的涨落,没有各种天敌和生存的激烈竞争,这不是很好吗?”

“唉,我可受不了了。”横横极不耐烦地说,“快把我送回河里吧!”

无奈,巴乌只好将它送回了河里。就在那年夏天,南江河涨了一回大水,侗乡美丽的花桥都被冲走了。听说那只叫横横的螃蟹被埋在泥沙深处,再也爬不上来了。几万年后,地质学家也许会在这里发现一只青色螃蟹的化石。

春去秋来,小水车巴乌依旧吱吱呀呀地唱着歌,唱鸟语花香,唱瓜果成熟。它的歌声吸引了一条叫远行的鲤鱼。

鲤鱼远行也是这样被送入稻田的。那时是禾谷扬花的时候,水美田肥,整个田野预示着丰收的喜悦。田里鱼儿个个神情悠然,肥美硕大。农民抛入的那些可口的饲料让他们衣食不忧,逐渐长熟的水稻压入水里,那饱满的谷穗可是极佳的美味。

瘦小的鲤鱼来到这里,过着富足的日子,身体渐渐长胖,哪像在河里,要吃上一顿美餐只等逢年过节了。并且河里社会动荡,危机四伏,稍不留神就会丢了小命。

这个夏天,太阳炙热,白天田里的水温高得婉如沸腾的热汤,很多的鱼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难受极了。

更让人担心的是在这丰收的七月,田主人的两个小儿子几乎每天都来钓鱼。一条又一条肥硕的鱼被腾空拉起,挂在半空痛苦地挣扎。这一幕幕让远行心惊肉跳。

更可怕的是远行得到消息,说这块田将被放干,便于农民收割稻谷。那时所有的鱼肯定是被主人一网打尽,能逃脱的最终也将会被渴死。水是鱼的生命,想到这远行可真的心慌了。原来这美好的世外桃源也将成为荒凉的大戈壁。人生不如意,难得一帆风顺啊,远行感叹道,还是趁早回到小河里去,那里虽不富足,但至少水永远不会干涸的。

远行顺着原来的路来到了巴乌的前面。看着肥胖的远行,巴乌差点认不出来了。

“喂——你好!”巴乌十分高兴,“你发福了啊。”

“哦。”远行苦着脸,“我这么肥胖,哪是福啊。”

“是啊,太胖了,行动很不便的。”巴乌说道。

“我可不想在这儿等死了,我还很年轻,我还想去更大的河里,可能的话我甚至还想去看大海。一条到达不了大海的鱼是一条悲哀的鱼。”鲤鱼满腔热血,它看到了宽阔的河流,蔚蓝的大海。

“一条小鱼要到大海去,要经历多少险滩,经受多少磨难,你就不怕吗?”巴乌真有点担心地看着远行。

“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远行反驳道,“在逆境和困难中成长,才会更有机会接近成功。”

 “好吧。”小水车看着这条不起眼的小鲤鱼,爽快地答应了,“幸亏你来快点,主人明天就要晒田了,从明天开始我就有一个很长很长长的假期呢。”

远行心想,还好今天来,要不永远就回不到小河里了。

从十月开始,小水车就停止了歌唱,这个春天和夏天它实在是太累了,它真算得上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

秋天变得越来越寥落,凛冽的北风由北南下,所向无敌。小河开始结了冰,所有龟裂的稻田被冰冻得更坚更硬。

冬天漫长而又寒冷,大雪纷飞下了几天几夜。这是南方百年才遇的一场大冰冻,灾情十分严重,巴乌开始了冬眠。

冰冻灾害使南方大片的地方度过了一个难熬的新年。

是一声南归燕叫醒了整个春天,是一束阳光点亮了巴乌的眼睛。它睁开眼,又一个春天来临了。

“吱吱呀呀”巴乌又开始了婉转的歌唱,它在歌唱春天的同时,也在歌唱这个新的生活。

当然,它忘不了那只叫横横的螃蟹和那条叫远行的鲤鱼。要想得到螃蟹的化石不知要等多少年,但那条鲤鱼已经度过了这个严寒的冬天。据说,它顺流而下,走出南江河,进入清水江,已经到了广阔蔚蓝的大海。

巴乌开始无比地怀念起那条叫远行的鱼来,它的那句话还掷地有声地在耳边回响:

“一条到不了大海的鱼是一条悲哀的鱼。”



 
总访问量:103431 本月访问量:1655 今日访问量:63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