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4]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蕨生西南
作者:龙珍锋(锦屏)    更新时间:2009/4/29 8:29:16    浏览次数:190

  傍晚十分岳父送来两把的嫩蕨菜,是丈母娘刚从山上采摘的。

淅沥的濛雨,阴霾的天空,岳丈在暮色中消逝的背影,把我带进了蕨菜时代的世界。

在中国大陆的西南,有一条江,叫清水江,清水江两岸浅山向阳而疏针留阔的混交林地带,到处生长着早春穿白色绒毛、叶拳卷,春过即成呈三角形羽状叶的“拳头菜”。在《尔雅》专门解说草木鸟兽虫鱼各种物名的《翼》中,关于蕨菜的外形有这样的记载:“蕨生如小儿拳,紫色而肥。”而白居易也曾有“蕨菜已作小儿拳”之句,所以千百年来蕨菜在文人世界里已久负“佛手菜”、“佛手鱼翅”、“蕨菜鱼翅”的盛名,而在清水江沿岸,人们都俗呼其“蕨菜”。

西南山区的蕨菜,其貌不扬,其味甘而涩,但千百年来却与着西南山区的老百姓有着缠绵不清的瓜葛。上世纪90年代前中期,清水江沿岸大兴土木,锄掘火薅的栽杉种松之声不绝于耳。翻年过后,暖日更替,二三月间游之于兹的采蕨村姑、乡妇、儿童遍及山野,苗语飞歌唱响四方。

我们在儿童之列,背兜上放两三个糍粑,跟着大人们跋山涉水,沿着蕨菜的足迹采摘。或抢或闹,或追或藏,或停或走,追逐于天际之外。泥土深而肥的地方,蕨菜最胖。我们在杂草与丛树间匍匐前进,采摘出一摞摞的蕨菜和一摞摞的情。大人们总嫌我们碍事,因为我们跑在前面专挑肥根,后面那瘦弱的群体影响了他们的雅兴。当他们有怨言了,我们的小背兜也满了。这时我们就会把小背兜放在特定的地方,一窝蜂从山上向清水江边作百米冲剌。朋友们最喜欢的是浮游飞度清水江,或是等待机船荡起的浪花冲浪。我不喜欢冲浪,也不喜欢横度清水江,我最喜欢追寻窜于苇荡深处的羊群。一个人坐在那如凝脂柔滑的清江怪石上,独对清江,让思绪溯洄于江源头,或是沿江溯游而下,逐浪于那渐远于天际间的机动船行走的方向。

如今,又一年。这西南山地草与水同色的季节,那两把嫩蕨菜又悄然无声的叩响了我尘封已久的心门。那在十多年前锄耕火种下的杉林现在已变得草丰林茂、苍翠而挺拔,已前寄生于底下的蕨族们早已在苍苍的杉叶间退出山林,而那于江边笑傲风云的清江怪石,也石沉无声。封治电站的下闸蓄水,风云千百年的清水江奇石也告别出了历史的舞台。

今虽“别来春半”,却也“触目柔肠断。”在《诗经·召南》中记述伯夷、叔齐“陟步南山,言采其蕨。”可能是蕨菜可用于食的最早记录了,伯夷、叔齐宁可饿死也不食周食的壮举,让蕨菜于文人的笔下有了清高隐逸之感,再经过“商山四皓”一吃,蕨菜也就成了上至宫廷,下至百姓都追捧的长寿佳品。唐代储光羲有诗曰:“腌留膳茶粥,共我饭蕨薇”;盂郊也有诗曰:“野策藤竹轻,山蔬蕨薇新”;钱起也有诗曰:“对酒溪霞晚,家人采蕨还”。几千年来,蕨菜成了文人志士用以讴歌或抒怀的题材。其实在西南边境,多年以前蕨菜至始终都在扮演着一个为平民百姓作代粮的角色。

“皇天养民山有蕨,蕨根有粉民争掘,朝掘暮掘山欲崩,救死岂知筋力竭,明朝重担向溪浒,濯彼清冷去泥土,夫舂妇滤呼儿炊,饥腹虽充不胜苦。棠阴诸公知不知,朝夕思飧醴与肥?赈饥无策未足怪,胡忍剥我民膏脂!嗟予黍为斯邑宰,致民多饥欲谁罪?见尔奔波心甚惭,立马无言颡生此。但愿皇天怜尔苦,五日一风十日雨。雨顺风调五谷登,蕨根满山长不取。”

黄裳的《采蕨诗》就是清水江两岸山区居民自耕不足以此糊口、采蕨充饥的侧面写照。清水江沿岸很多乡镇都才是几百年的开辟历史,以前多都是蛮荒之地,蛊毒瘴疠漫,蛇兽横行,人烟稀少,四境荒凉,很多方志中都在记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是先民们到两岸的最早生活方式,开荒填坝造田,从永乐年初算起不外乎也才是600多年的光阴。直到上世纪末,蕨菜依然是部分家庭在青黄不接时接济生活的重要补食。春天吃菜尖,秋天挖菜根(做成蕨粑),年年如是,如是年年。

打工的浪潮唤醒了荒山。林树深了,我们也豆角年华快上而立的台阶了,当我知道蕨菜含有丰富的脂肪、糖、粗纤维、胡萝卜素、维生素、蛋白质、钾、钙、镁等人体所需元素时,还知道蕨菜有解毒、清热、润肠、化痰、延寿的功用时,采摘蕨菜的村姑、乡妇、儿童却也少了。

在以经济为主宰的时代,中国西南的蕨菜早已成为人们“踩青”的战利品,还有也成了人与人之间情感联系的赠品。



 
总访问量:111496 本月访问量:724 今日访问量:85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