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466]
[散文]看重自己 [1456]
[散文]城里的娟子 [1360]
刘燕成简介 [1334]
陈平简介 [1230]
龙珍锋简介 [1200]
[散文]印象西江行 [1181]
龚经松简介 [1142]
李金福简介 [1053]
龙月江简介 [1040]
潘年英简介 [1035]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962]
[散文]姨妹老七 [915]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07]
[散文]我的丑陋 [886]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882]
[散文]春趣 [802]
写不完的乡情 [789]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748]
[散文]忧郁的村庄 [716]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一粒种子在发芽
作者:钟家武(黎平)    更新时间:2009/4/13 20:22:32    浏览次数:160

 

向日葵的种子小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她觉得好累。

昨晚她一夜没有睡好。燕姐姐告诉她,天上有很多很多的星星,它们的眼睛在眨呀眨。还有那个挂在天空很大很大的银盘,它的故事可多啦。人们叫它月亮。

月亮?是不是那个很美的少女?像燕姐姐一样?哦,不是,燕姐姐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少女了。她不仅走了,而且出嫁了。结婚那天,燕姐姐说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小小在心里暗暗发笑,女人呀!

小小感到心里闷得慌,她高兴不起来,她在回忆以前他们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苦,但很快乐。

在小小前面的是燕,燕是大姐,她是个大美人,至少小小是这样想的。燕脾气真好,又懂得很多很多的事。小小对大姐燕真是佩服极了。在小小右侧不远处是大哥锋,小小喜欢锋。有锋在,她觉得安全多了,在最黑的夜晚也不怕。当就在小小的后面。当很调皮,常常欺负小小,他总是一副霸道的样子。不是强抢位置,就是霸占那些渗入地里甘醇的水。

但小小还是很留恋二哥当的。因为燕姐姐走了,大哥锋走了,当也走了,只剩下小小了。小小感到很孤独,她怕。

孤独的小小想起了妈妈。小小从来没见过妈妈,原来她以为姐姐就是妈妈呢。但姐姐告诉她:“大地才是我们的妈妈。”

“大地?”小小迷惑地看着姐姐,问,“那隔壁那个特泼辣的胖妞红辣椒一家,她们的妈妈又是谁呀?也是大地吗?”

姐姐笑了,那双牙齿真好看。她拍了拍小小的脑袋,说:“小小,不懂的事还多着呢,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的。”

可小小怎么也长不大。小小恨,咬牙切齿地恨,恨这个世界。

大姐走的那天,小小流了好多的眼泪。

那天是清晨,天还没亮。雷声大极了,大地都在颤栗。小小全身也跟着发抖,她怕极了,还好大哥锋护着她。

大姐跟锋说了好多话。燕说,小小是他们兄妹中命最苦的,要锋照顾好小小。燕还批评了当。当撇了撇嘴,冲着小小做了个鬼脸。临走时,燕为小小擦干了眼泪,吻了吻她的小脸蛋。

大姐走了,走得稳稳当当,一瞬间冲破了大地。她说她看见了大片大片的田野,雨后的空气满是泥土的芳香,太阳刚露出地平线,一束光射得她睁不开眼。她说她听见了两只鸟儿的叫声,两只鸟就站在一棵桑树上,那是恋人在窃窃私语。

姐姐准是被那两只恋爱的小鸟给迷住了,才这么早结婚的。小小心里想,结婚是爱情的坟墓,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呢。

后来锋也走了,他是在夜晚走的,走得无声无息。小小当时正睡得香,连最后一面也见不着。她很后悔,为什么自己睡得那么沉。她有点恨大哥,为什么也不叫她一声。她也好想出去了,她再也不想呆在这黑灯瞎火的鬼地方了。可是不管她怎样努力,上面那块不知多大的石头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喊,她叫,她愤怒,但也无济于事。为此,她哭了整整一夜。

大哥锋告诉她,外面静极了,有条小河从旁边轻轻流过。水有点冷,带有冰山雪水的气息。天上有星星,但月亮还没出来。

小小心想,没有月亮,那玉盘一样的东西,也许像我一样出不去了。大哥锋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孤独?她找到大姐了没有?外面也许精彩但危机四伏,所以大哥才不带她走的。想到这些她又开始为大哥的前途担心。

大地母亲这时候开始变得朗润起来了,地层底下好像每时每刻都在涌动着一种向上的力量,这种力让土地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小小从未有过这样的震憾,好像世界末日将要来临。隔壁红辣椒胖妞一家也不知什么时候都走了。

二哥当这时候快乐极了,他伸伸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然后手舞足蹈,满身是无穷的力度和热望。他还是改不了那个坏习惯,他还是那样我行我素,他还是常常在小小前面装出一幅长辈的模样指这挑那,说东道西。

小小好想念大姐大哥,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样,快乐吗?幸福吗?如果他们在该有多好啊。可怜的小小。

一天,二哥当吃饱喝足之后,便呼呼地大睡了。看着二哥的样子,往事一幕幕在心头回放。那个调皮的少年,那个懵懂的少年。小小打了一个喷嚏,才发现自己感冒了。她全身发热,头痛得要死。她闭上了眼,难受极了。这个感冒的小小在一遍又一遍地做着恶梦。

她看见一大群一大群的红蚂蚁从地面上涌了进来,那些贪婪凶恶的家伙像一股毒流,吞噬一切。他们把当围住了,然后用锋利的牙齿撕咬他。当满地打滚在痛苦地呻吟着。可怜的哥哥,小小眼圈红了。哦,我的当。她想跑过去拉住他,但她连半步都迈不了。她被这可怕的一幕惊醒了,扭头看了看后面,当已没有了踪影,连根都看不见了。一滴泪便从小小的眼角挂了下来。

大姐说,红蚁是种子家族的天敌,它们不仅吃掉每一粒种子,对整个家族都具有毁灭性的打击!太恐怖了,当肯定是被它们给吃掉了。那个捣蛋的二哥,他真的死了。

小小小声地抽泣着,最后竟呜呜地大哭起来。这个黑暗的世界那么的不公,我要诅咒你,我坚决的抗议!孤单无助的小小好像被打下了第十八层地狱。

小小的哭声惊动了一条正在松土的大虫。它的身体光滑滑、软绵绵。小小擦干眼泪问:“你是谁呀?你在干什么?”

大虫说:“我是蚯蚓,我正给大地松土呢。”

小小问:“你从哪里来呀?”

蚯蚓说:“我从春天来。”

小小问:“春天在哪里?春天是个什么东西?”

蚯蚓哈哈大笑起来:“春天不是东西,它在泥土之上。春天是阳光,是希望。”

小小好像听懂了,因为大姐曾跟她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孕育生命的季节。

小小问:“我能看见春天吗?”

蚯蚓说:“能啊,每粒种子都可以并且一定会看见春天的。”

小小眼前似乎一亮,但看着头上那块牢固的大石块,她又暗然伤神了。

蚯蚓好像看出了小小的心思,笑着说:“傻孩子,一块石头对于一粒生长的种子算得了什么?青松扎根峭壁都能生命旺盛,只要你认定了目标就应该不怕困难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你就会成功。”

听了蚯蚓的话,小小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不能死在这地底下,我一定要看见希望,看见春天!小小此时不知从那来了一股子劲儿,浑身是一种向上的力。她憎恨这黑夜,她像一位轻骑兵,冲锋陷阵,所向无敌。

向上冲啊!挣破这张网,冲出这黑暗,要死也要死地阳光之下。累怕什么,苦怕什么,流血怕什么,牺牲怕什么!

小小冲出了一条石头缝,她终于钻出了地面。嗬,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

这一天正是早晨。太阳已升起一丈来高,大地一片金黄。河水叮咚地流过,风温暖地拂过脸颊,花的香味沁人心脾,几只燕子在低空掠过,唱着欢快的歌。

春天就是希望,小小回想着这句话,她笑了。



 
总访问量:103440 本月访问量:1664 今日访问量:72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