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天柱作家 | 文友推荐 | 天柱文苑 | 文友作品 | 天柱书架 | 学生园地 | 佳作欣赏
最新文章
幸福有多远 [5/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5/18]
[小说]又是故乡花开花谢. [5/18]
[小说]我们何必当初 [5/18]
《高原风》第六期目录 [5/18]
母 亲 [12/4]
父爱如山 [12/4]
[12/4]
[小说]寻找钟小云 [12/4]
[评论]“嗓嘎”的失落 [12/4]
[诗歌]苹果与红薯(外二. [12/4]
[散文]渴望自然醒 [12/4]
[散文]竹  树 [12/4]
[散文]乡村平民 [12/4]
《高原风》第五期目录 [12/4]
[散文]天下欠你五斗米 [10/5]
言海拾贝 [10/5]
远望(外一章) [10/5]
[评论]蝴蝶的语法——《. [10/5]
[评论]寻找精神家园 [10/5]
文章排行
甘典江简介 [1573]
[散文]看重自己 [1529]
刘燕成简介 [1473]
[散文]城里的娟子 [1412]
陈平简介 [1348]
龙珍锋简介 [1302]
[散文]印象西江行 [1267]
龚经松简介 [1241]
龙月江简介 [1133]
李金福简介 [1119]
潘年英简介 [1106]
《高原风》组稿中,欢迎投. [1052]
[散文]姨妹老七 [974]
[散文]在凯里街上撒把尿. [968]
天柱文学网开通,欢迎投稿. [967]
[散文]我的丑陋 [949]
[散文]春趣 [874]
写不完的乡情 [873]
[散文]爱情之外的另类亲. [818]
[评论]门外乱弹——甘兄. [774]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友作品
[散文]伤感,散落在曾经的天堂里
作者:吴国生(从江)    更新时间:2009/4/13 20:18:59    浏览次数:210

寒假,又一次来到曾经让我伤感的掽柑园。

冬日的太阳暖暖地照射在果园斜斜的土梯上,摘去了根块的木薯杆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懒洋洋地浸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一茬茬齐过腰间的长茅草随风起伏,要不是几株瘦弱虚虚的老树招惹了我的视线,还真不敢相信这里曾经是一个天堂——一个名声远扬的掽柑天堂。

今天我和妻到这里,是继续上演去年那出尚未落幕的戏——将染上病虫的果树彻底毁灭。几枚畸形果孤零零地挂在光颓颓的枝丫上,它们在寒风中摇曳着,仿佛在努力地回忆着那些曾经惬意的日子,或许它们是在默默地等候着曾经和它们相濡以沫的伙伴,此刻伙伴们到底在哪里呢?畸形果们有气无力地托起那些赤裸裸的枝条,就像挽起一双双病入膏肓皱纹纵横的老人的手,去领取这个冬日里的最后一束阳光。哟,8年前,同一个地方,绿叶叠翠,浓阴蔽日,花香四溢,游蜂戏蝶,构成了夏日里最为亮丽的图景;8年前,同一个季节,硕果累累,欢声笑语,扮靓了整个舒爽的秋天……,如今,岁月已洗去了它当年的丰姿,时光已逝去了它当年的容颜,留下的只是满目的萧条、冷清、落寞。

枯叶在寒风中飘舞,犹如一个个断了线的风筝,有的吹落在土梯上,有的吹散在园子上空,这不正向我泣诉着一个天堂的坍蹋吗?我的思绪顿时复杂了起来。在我的记忆中,这是一块占地面积10亩拥有果树400多株的大果园,1998年至2000年连续三年从江县“十大果王”的美誉就是从这里打出去的,当年我家大哥也因这片果园而名声在外。在斗里乡,提到掽柑,谁不知道这片果园呢,谁不羡慕这片果园呢。也许是物极必反吧,不到几年的功夫,病虫不断侵袭,管理手段落后,果子行情鱼龙混杂,市场价格直线回落,曾经让从江人引以为荣、曾经是从江县支柱产业的掽柑一下跌入了低谷。在这个寒假中,我感受得最深的是,掽柑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果园里没有了果农们忙碌的身影,大片大片的果场冷冷清清,只留下那漫山遍野枯黄憔悴的老树和孤独摇曳的畸形果们静静地守候着这个寂寞的家园。每每看到这些情景,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涌进我的心头。我想,也许过不了几年,我们能否还看到地地道道的从江掽柑呢,能否再品偿到甜入心脾的从江掽柑呢,打造出这些梦幻天堂的果农们是否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呢……,我不敢想像。

我漫无目的地沿着自家果地那条布满青苔的小径往上爬,不知不觉折进了邻居家的果园。记得去年的今天我就在这里看邻居收果子呢,今天怎么连个人影都不见,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呢?我刚想喊出来时,一阵寒风把几颗严重走样的畸形果划断了我的视线,挂断了我喊到嘴边的话语。在我印象中,那是一片生长旺盛的果林,主人安祥地边采果边向我炫耀果子如何的个大,如何的甘甜,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金灿灿的果子,绿悠悠的枝叶,密不透风的树冠,肥得流油的泥土,别说是偿果子,就是伫足静观片刻,都会让人享受到都市人无法想像的视觉盛宴。不到一年的功夫,这片生长旺盛的果林怎么提前走到了生命的衰竭期,我百思不解。树冠上枝多叶少,全都成了颓顶的老头,树皮粗糙干瘪,活像是非洲难民皮包骨头力不支体的悲惨形状。一株株病虫树在冬日的阳光下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被主人遗弃枝头的畸形果们在寒风中垂头丧气,片片叶枯有气无力地“吱-卡…吱-卡…”从枝头上跌落下来,仿佛在向我嘘唏岁月苍桑,哀诉命运多舛。土梯厚厚的落叶堆上除了几条野鼠寻找冬食遗留的痕迹外,再没有任何别的脚印,我猜测主人自去年采果之后,似乎没来过这里。如今遗弃枝头的畸形果们只有自生自灭,曲折的小径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缠绕在果园四周参差披拂的青滕野刺在寒风中颤抖。

我呆呆地望着这一切,我已完全浸没在满目萧条的氛围里,我仿佛置身于园明园的残垣断壁中,我宛若站在清冷肃穆的古战场上……。我的思绪跟随着舞动的枯叶,随风飘去,不知挂卷在哪座山腰间,还是飘浮在何方天空下……。面对着这一切,我该做些什么呢?我又能做些什么呢?作为一个凡夫俗子,我能做的只有观察与思维,我能做的只是把这些飘浮而去的历史记载下来。

在满目萧条和伤感中,妻叫我开始干活了。我在惆怅中做出了最后的抉择,扬起锯子下意识地伸向了那株虫孔累累的老树。在锯子阵阵“克-克”声中,老树应声倒下去了,它没有哀怨,没有道别,也没有求恕,随着“卡”的一声断响,老树直挺挺地倒下去了。唉,一个辉煌的历史,从我们的手中创造出来,如今却又要在我们的手中结束,是不幸?是悲哀?……。一棵棵老树在我的锯下纷纷倒去,一幅幅曾经亮丽的图景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一个美丽的天堂将要成为我记忆中的往事了,这个场面是那样悲壮,那样惨烈。午后,所有干枯瘦弱的老树全倒在了我的“屠刀”下,它们又在妻的柴刀下统统变成了长短不一的柴棒,土梯上只留下一堆堆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枯叶,整个果园豁然间又重新回归到了它当年的历史。我想,几年后,如果再到此地,恐怕连我的记忆也难以复原它当年的丰姿了。

冬日的太阳终于被午后的寒风移到了最后的山头,空荡荡的果园里只剩下最后一抹淡淡的余晖……。



 
总访问量:111501 本月访问量:729 今日访问量:90
版权所有(c) 2009-2010 天柱文学网
地址:贵州省天柱县凤城镇 网站管理:凤城居
E-mail: wuji0855@163.com QQ: 47823063

本站由<无忧建站网>提供技术支持